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情报
    左三右二的五颗墨色勾玉敛去,红色的瞳孔也恢复正常,喜悦取代了赫赫有名的写轮眼标志,成为了主流。

    止水很开心,见到犬冢獠的兴奋中,感觉有很多话想要讲,但等收好了兵器,来到犬冢獠的面前,却只剩下阳光般暖暖的,开心的笑容,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来到河之国半年了,除了执行任务,也只有最开始被提升为中忍的时候才这样开心过,然后其他的时间,不是背负着宇智波殷切的期望,就是置身在同僚的排挤之中。

    忽然的,就见到了一位本不应该出现的好友,止水真的很开心,感觉一心的阴霾都被霍然清扫了。

    “我到这里来也是因为任务呢。不过先不说这些,嗯,让我来瞧瞧,貌似你的队友跟你很不对付啊止水。”

    “呃,这个……对了,幸助他们没事吧!”

    面对犬冢獠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促狭,止水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不过也是片刻罢了,更多的还是突然想起来应该更关心队友的安危才对。

    “啧,这时候了,还有心思关心他们。止水你的心真大,不过不得不说,你这个队长做的很失败。”

    对止水这种不记仇不记怨,一心为公的好骚年,犬冢獠表示我就欣赏欣赏就好。

    “呵呵,只是有点误会而已,说清楚了也就好了。”

    止水愈发有些尴尬起来,不过还是很正色的做了解释。

    “行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好友重逢,正是应该高兴的时候,犬冢獠不想跟止水争辩。

    “来,让我看看,你叫藤原幸助是吧。看起来比我大不少呢,是个成年人了。不过我有点不能理解啊。”

    犬冢獠用脚尖点了点躺在泥泞中,口不能言怒目而视的藤原幸助。

    “这种凄风苦雨,充斥水汽的环境里,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遇到危险第一反应居然是使用火遁?”

    犬冢獠哑然失笑,满脸嘲讽。

    “你是哪个老师教出来的?简直就是人才啊!这种环境你想用火遁干嘛?取个暖还是在雾隐之术里照个明?你以为你是二代目大人,可以在沙漠里放出个大海?”

    “还有你们两个,藤原幸助就算脑子蠢,但他至少四肢还够发达,虽然火遁没用出来,至少他遇到袭击还有点反应。你们两个呢?恐怕到这会还是一脑子浆糊呢吧。”

    挨个用沾满泥浆的鞋子点着三个人的脑袋,犬冢獠放了一罗圈言之有物的嘲讽。

    “就你们这点本事,就你们这种歪瓜裂枣的熊样,还敢胁众拒绝执行队长的命令,放任任务失败?忍者条例都忘了?信不信我一个报告打上去,叫自来也大人直接送你们回木叶当后勤搬运工啊!”

    另外两个人被犬冢獠的嚣张镇压了气焰,躲躲闪闪着心里发虚,目光不敢再对视,只有藤原幸助的目光越发变得愤恨,眼睛里也慢慢泛红,显然一副誓不罢休的意思。

    “怎么,藤原幸助,看你的模样还是很不服气啊。行,别说我欺负你,就你这样的,我还真欺负定你了。我的老师是大蛇丸,自来也怎么算都是我师叔,咱们走着看,看我能不能送你回木当后勤搬运工。”

    “汪~”

    犬冢獠嘲讽又威胁,气焰嚣张,对于这种神坑的猪队友,他向来没什么好脸色,而白丸也在一旁呲着牙发出叫声,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看上去还有点有趣。

    “好了獠,这种事情是我这个队长的责任,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虽然知道犬冢獠是在帮他,可止水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好友这样**着,不留情面揭伤疤的方式,站出来适时的给予了阻止。

    “像这种心胸狭义,不分轻重,不明事理的家伙。止水你就该打一顿再说,如果还不行,就直接叫他滚蛋。猪队友这种玩意,坑着呢。”

    毕竟是止水的队伍矛盾,作为朋友看不过插一手无可厚非,但止水有自己处理的决断,犬冢獠也不好再多费口舌,最后啰嗦着警醒了一句,也就将这件事情揭了过去。

    “行吧,止水你就自己处理吧。我这里还有紧要的情报要去汇报给自来也大人,这就走了。等你完成任务,我们再好好聊一下吧。”

    言罢,领了白丸,犬冢獠也不想看着止水继续尴尬,问了营地的方向,扑入雨中远去。

    好友匆忙的一次相遇,中间的插曲也着实丰富。

    不提止水如何处理跟队友的隔阂,且说一路顺着得到的方向冒雨急行,终于在天际乌云汇聚,眼见就又是一场瓢泼大雨将至之际,犬冢獠来到了木叶在河之国的营地。

    与发现他的警戒忍者确认完身份,一路打量着相比桔梗山城的木叶营地来说十分简陋的河之国营地,领着白丸,犬冢獠来到了自来也的中军大帐。

    “轰~”

    揭开营帐门帘的时候,天穹深处传来一声轰雷震响,紫红变换幽蓝的雷光划开了沉沉烟云,淅淅沥沥的雨水顷刻变成了一片绵密,犹如充塞天地的珠帘。

    噼里啪啦打落在帐篷上的硕大雨滴碎开,化作水雾,犬冢獠目光回望,天地间只剩下白茫茫一片雨雾,仿佛将草木山石都隐去了。

    “哟~这不是大蛇丸那家伙新收的弟子吗。你不好好在桔梗山城待着,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呀?”

    盘坐在营帐中央空地上的自来也正在小酌,身后是散乱的堆满了文件的高案,犬冢獠揭开了营帐的门帘,漏进来的风吹动了烛火,趁机溅射进来的水雾浸湿了门口的地毯。

    “自来也大人。我接受监视砂忍叶仓的任务才来到河之国。现在有很重要的情报需要向您汇报!”

    眼下方方面面来说,河之国的战场形式都对雾忍有利,自来也却还在自己的大帐中不思进取,小酌弄情,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战场最高统领的义务跟责任。

    作为木叶的一份子,犬冢獠应该谴责他,但实际上,他却对自来也意外的很尊重。

    眼前这个总是嘻嘻哈哈的男人,可是从不掉链子的三忍之一的自来也,有什么不可以信任的呢?

    如果说,如今的木叶,三代可能偷窥澡堂猝死,大蛇丸可能脑残突然在战场倒戈,纲手可能因为拍死了一只蚊子而精神彻底崩溃,团藏会忽然扔掉拐杖发疯,但唯独自来也,一定会是那个最后的定海神针。

    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吊儿郎当的不上心,但犬冢獠清楚,自来也对什么事情都是门清。

    吊儿郎当不着调的模样,只是天性使然的外在而已。一种天然的伪装罢了,如果有谁因此敢小看他,想要趁虚而入,唯一的结果就是躺坟里等着长草。

    当初要是有的选,犬冢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来也作为自己的老师。

    “哦,重要的情报?有多重要?矢仓都已经被我打回老家去了,还会有什么重要情报吗?来,作为师侄,除了你偷袭拿鱼叉的那个雾忍的匆匆一面,我们还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呢,来陪我喝一杯!”

    自来也的心情无疑很好,而且看上去有点小醉的样子,居然不顾年龄问题,向犬冢獠晃着酒杯,要他陪喝。

    自来也的话里信息量有点大,不过犬冢獠关注的重点却是,自来也貌似知道当初偷袭烟锄雷牙的是他来着。

    这个,他是怎么知道的?

    “呜汪~”

    犬冢獠在思索,白丸却发一声叫,一个飞扑过去就叼走了自来也手里的酒杯,躲到一旁放下酒杯之后,伸出舌头舔了舔,一双大眼睛瞬间发亮,一口将杯子了的酒全喝了下去。

    “汪汪,汪~”

    一杯酒下肚,白丸彻底兴奋了起来,也不管犬冢獠无奈的看着她犯二想捂脸,直接把空酒杯往自来也面前一推,冲着有些目瞪口呆的自来也就是一阵叫唤,十分明显的表达出了还要继续的意思。

    “哈哈哈好有意思的狗,不错不错,那小鬼的年纪还不能喝酒,你来陪我喝也不错!去,给我再拿个杯子过来,我们一起喝!”

    反应过来的自来也不拘小节,大手揉着白丸就是一阵畅快大笑。

    一人一狗,一壶酒,忽然就进入了鸡同鸭讲的欢乐节奏,其乐融融的把犬冢獠扔到了一边。

    我要收回之前对你的评价!没想到你是这样子的自来也!

    深呼吸,平复心情,努力不让自己对这两个二货发出咆哮,犬冢獠决定将准备好的情报掐头去尾,开门见山,怎么惊悚怎么来。

    “自来也大人,砂忍打算对雾忍投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