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形式
    一场忽如其来的暴雨席卷了河之国。

    地处河之国南方的海岸,天气总是说变就变。

    只不过这场瓢泼大雨来的突然的同时,延续的时间有些长。

    不同于平时那种海岸气候的风雨多变,来得快去得快。这次的雨水滂沱着已经延绵了七八天,看昏暗不见放晴的天色,恐怕还会继续持续不知道多久。

    覆盖了河之国东南方广大地域的天穹,仿佛像是遇到了什么锥心刺骨的伤痛,陷入了悲切的哭泣中不能自禁的怨妇。

    滂沱的雨水过后,雨水不见收敛,而是淅淅沥沥的如同啜泣,然后又在你觉得它应该就此打住的时候,再次倾盆而下,就像怨妇痛哭垂泪之后,喘息一阵回过神来,又沉浸到了创痛之中不能自拔。

    河之国密布的水网河流段位暴涨。这场雨下的很多人心里烦躁的发毛。

    “大家,再快一点。”

    顾不得顺着头发流下来,顺着脖子灌进胸膛的雨水,止水领着他的三个部下,正在埋头赶路。

    他接到了任务,前去狙击一条雾忍的小规模补给线。只是这场烦人的风雨,让他们这次的出行很不理想。

    大雨给了雾忍太多便利的同时,给木叶和其他势力造成了巨大的阻碍,一加一减之间,原本不算太过艰难的任务,现在也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终年生活在海岛之上的雾忍,在这样的环境经验丰富,变得游刃有余,如鱼得水,而他们却要面对各种意料之外的艰难险阻。

    本来接取任务时给予的情报,因为大雨的掩盖跟阻碍,到达目的地时,雾忍早已经人去贼空。

    循着雨水中若有若无的线索一路追击到现在,眼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有再次变大的倾向,止水心下暗暗着急,只得尽量催促队友。

    一旦大雨来临,彻底消除了雾忍的痕迹,这次的任务恐怕就只能是失败了。

    这是止水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自从那场发生在雾忍跟砂忍之间,迄今为止没有生存者出现的大战之后,损失惨重的雾忍在越发不利于他们的舆论下,完全放弃了对木叶的进攻转为全面防御。另一方面对河之国的砂忍发动了一波又一波,几乎倾尽全力的报复。

    砂忍在失去了叶仓这个河之国唯一的支柱之后,面对以四代水影矢仓为首,忍刀七人众频繁出动,带领着大批雾忍的攻击,已经被打的快要濒临崩溃了。

    作为自来也看好并力排众议,亲自提拔为中忍的止水,比很多人了解更多信息,也看的更加透彻。

    一旦砂忍在河之国战场全面崩溃,至今放任战线步步后退不见支援,已经做好了全面跟木叶一搏的砂忍一定会对雾忍媾和妥协。

    到那个时候,彻底击溃了砂忍,河之国三国对峙的平衡就会被打破,雾忍绝对会联手砂忍从两面对木叶展开决战。

    已经全面跟其他四大国开战的木叶,绝对顶不住两个同量级的五大国忍村全面进攻。

    所以,河之国的砂忍可是失败,但绝对不可以在雾忍的攻势下崩溃。否则,木叶将要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

    自来也大人也是看到了这些,所以最近才会不顾一切,在亲自出面牵制水影矢仓的同时,加大了对雾忍补给的打击,甚至已经派人直接出海拦截了。

    河之国的战争打到现在,对木叶来说已经变得很艰难了。加上忽然延绵不绝的天气制约,战场形式随时都有翻覆的可能。

    止水希望能够尽自己所能,阻止情况滑向最坏的方向。

    可惜,事实已经如此艰难,他的队友还在给他添堵。

    “这种见鬼的天气,水浇的人手脚都发木了。气都喘不过来,哪还有力气跑更快。不过就是个袭击补给线的b级任务吗,人家又不是只有这一条补给线。而且雾忍现在忙着跟砂忍战斗,我们高高兴兴看着不就好了。”

    嫉贤妒能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缺。

    止水以十一岁的幼龄升任中忍,并且成为了一个中忍队伍的首领,其他人幸灾乐祸也好,心有不平也好,多数还是事不关己冷眼旁观。

    但作为被直接领导的部下,同样是中忍,而且年龄看上去最长,至少是止水两倍有多的那个青年,落在队伍的最后,对于止水催促之中的急切不屑一顾。

    其他两个队友沉默不语,似乎也是受到了年长青年的话语影响,非但没有加快脚步,反而默默的降低了速度,向着青年靠拢。

    “藤原幸助,你抱有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

    止水停下了刚要加速的脚步,豁然回身,甩起的头发抛出水珠,他的目光乍然凝聚。

    他感觉到了队友对他的不满,以及失衡的心态。

    “有什么不对?雾忍要打砂忍就让他们打好了,打到两败俱伤或者筋疲力尽,我们再出来将他们一举荡平就是了!难道我们的天才止水认为木叶不具备收拾一群残兵败将的实力吗?”

    藤原幸助索性停下了脚步,不屑的撇着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止水神色冷峻,看着站在两个队友中间,有恃无恐的藤原幸助,他不想再加深隔阂,整理了一下语言,准备做一番分析说服工作。

    “或者,我们宇智波的天才止水君,有别的什么想法?还是说,为了保证你百分之百完成任务的荣耀,非要在这种严苛的环境下,用我们的性命来浇灌你的荣耀吗!你说!”

    然则不等止水说话,取得了人数优势,藤原幸助心中的不满完全爆发了出来。

    “不,幸助,你这样……”

    “雾隐之术!”

    藤原幸助得势不饶人,一心顾忌隔阂的止水尽管心中有气,却还想着沟通,但一个沙哑带着无穷煞气的声音忽然幽幽响起,本就因为雨水充斥着水汽的丛林瞬间被浓雾掩盖。

    “咽喉、脊椎、肺、肝脏、颈动脉和锁骨下静脉、肾脏、心脏,八个地方。问一下,你们想要我先攻击哪个啊?嘿嘿~”

    沙哑声音中的煞气仿佛带着一股浓稠的血腥味,将呼吸中的水汽都渲染,让肺部瞬间停顿静止。

    “防御阵型。是雾忍的无声杀人术,有敌人!”

    变生掣肘,止水瞬间抽刀在手,打开了写轮眼。

    “混蛋,雾忍的混蛋,给我滚出来!火遁—”

    本来占尽了上风,要进一步压迫止水,却被这个忽然而来的攻击打的措手不及,藤原幸助的算盘被打翻在地,顿时勃然大怒,叫嚣着就要结印释放忍术。

    然而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

    “休想过去!”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浓雾弥漫着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止水的写轮眼依旧敏锐的捕捉到了一道攻向藤原幸助他们的身影。

    “噗~”

    横刀而过,将浓雾中的身影一刀挥断,却变作一蓬烟雾,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分身。

    止水惊觉上当,突如其来的浓雾到底是影响了他的写轮眼,等再要回援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

    “幸助小心!”

    “呃啊~”

    三声干脆利落的惨叫,止水回转的目光只见到一道模糊不清的烟影扫过,藤原幸助三个人就已经跌倒在泥泞之中。

    “你是谁?”

    救援已经没有作用了。敌人的速度很快,只不过是一瞬间的迷惑,就已经解决了他的队友,止水压下了心头的震动,紧着手中的短刀,将写轮眼催动到极致。

    今天说不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不过,敌人少说也是雾忍的高手,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啪啪啪~”

    “汪汪!”

    然而止水已经在转瞬的震惊之后抱定了决死一战的信念,却不料浓雾中传来一阵掌声以及狗叫。

    “半年没见,止水你的写轮眼已经这么厉害了。这回再打一次,恐怕输的就是我了。”

    浓雾悄然散去,犬冢獠带着白丸,笑微微站在扑倒在地的藤原幸助三人身旁,好整以暇中一副感慨颇深的架势。

    “獠,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惊喜来的就是这么叫人猝不及防。上一刻还抱着拼死一战的决心,下一刻却就到了好友重逢的喜悦之中,心态瞬息的来回转换有点太快,止水觉得有点吃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