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古怪(一男一女,古里古怪。)
    不同于海岸,海岛上的风虽然依旧有些腥味,但更多的还是清爽。

    “噼啪~”

    燃烧的篝火发出木柴爆开的声音,一口铁锅悬挂在火焰上方,咕嘟咕嘟滚动的奶白色汤水正散发着香甜的诱人味道。

    锅是犬冢獠回到河之国采药的时候随手顺过来的,此时里面正煮着一尾叫不上名字的海鱼。

    正浓白着散发着香味翻滚的汤汁不时将锅底的海菜翻上来,配着快要熬煮的化开的鲜嫩鱼肉,鲜香的美味随风横渡整个小岛。

    “滋滋~”

    简易的滚动烤架上,穿着几条鱼的树枝正在不停的翻滚,让跃动的火焰均匀的舔舐着已经泛黄的鱼身,随着犬冢獠撒上去的香料,烤的浸出了油水的鱼发出食物特有的诱惑气息。

    一直独身一人,除了思考琢么怎么增强实力之外,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犬冢獠有一手可以独自经营餐馆的吃食手艺。

    徐徐海风吹拂出树叶婆娑,潮涨潮退的声音夹杂在其中,别有一番闹中取静的别致。

    虽然勘九郎一身烟,看上去就跟煤球一样,但此刻的犬冢獠就是有一股别样的静雅。

    “味道好香。”

    穿着一身粗布衣裳的叶仓,光着脚踩着细碎的沙,一步一踱的享受着这份安逸,来到了篝火旁,学着犬冢獠的模样,悠闲的坐了下来。

    她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深绿色的长发随意的用说不出名字的藤蔓束在背后,额前散开的刘海被简单的拨到一边耳后,略微的有些遮住了眼睛,却意外的因为黄色的色泽,衬托着还有点虚弱的苍白脸庞越发秀丽起来。

    没有必须要全力以赴去完成的任务,没有不知道下一刻就会从哪里冒出来,生死搏杀的敌人。

    不需要警戒,不需要思考。就这样敞开心扉,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坐在细软的沙滩上,倾听枝叶的婆娑,等待着一顿美味。

    没有黄沙漫天长风呼啸,没有时刻警备需要迎接战斗,这里不是风之国,这里也不是战场,只是一个简单的,小小的海上荒岛。

    托这一次重伤垂死的福,叶仓享受到了此前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放松与舒适。

    放下战斗之后才发现,原来可以海阔天空。

    “啧,看你这一副天地原来可以这么美丽,大彻大悟的文艺少女做派。叫砂忍的人看到了,估计会怀疑自己眼睛瞎了吧。”

    翻烤着手中的鱼,犬冢獠瞥了一眼叶仓,言语之中大煞风景。

    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可是拿灼遁那种危险的火球炸过他的。

    “勘九郎,姑且叫你勘九郎吧,虽然跟上次不一样的形象,但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那么请问砂忍的勘九郎先生,你眼瞎了吗?”

    叶仓经过一场生死,仿佛真的解放了某些心性,她伸手抓起一把细沙,让它们从手指之间流逝,随风吹远,带着笑意的目光看着犬冢獠。

    “嘁,我又不是砂忍。”

    无视叶仓闪亮的目光注视,犬冢獠看了看手中的烤鱼,感觉已经差不多,于是就将两串鱼都从烤架上取了下来,抛给叶仓一串,将自己的一串随手插在沙地中,拿出了两个木碗,准备舀汤。

    “虽然不是第一次吃,但每次吃都感觉味道好棒。可惜,风之国的鱼根本没有这样的味道。”

    接过抛过来的烤鱼,轻轻的吹散了热度,叶仓有些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边吃着边发出感叹,感觉吃的不是一串烤鱼,而是人生。

    “无聊的试探。河之国你们砂忍就别想了,根本不可能的。而且大海是想通的,河之国的海鱼跟风之国的海鱼都是一样的海鱼。”

    没好气的把浓白堆满可口海菜的一碗鱼汤递给叶仓,犬冢獠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叶仓隐藏在感叹之下的真面目。

    “不一样的,虽然大海是想通的,但是味道就是不一样的,我亲自试过了。“

    三两口吃完了一条烤鱼,又吹着热气喝了一大口鱼汤,腹中美味暂时打底,叶仓舒展开了笑颜,看着开始进食的犬冢獠,很肯定的说。

    这个女人脑子可能被打傻了。

    犬冢獠挂着不屑与不信的表情,一副我不想跟你说话的样子,自顾自开吃。

    ”那勘九郎桑,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拥有河之国呢?”

    见犬冢獠不搭理,叶仓忽然一本正经的发问。

    “你是不是傻!”

    一口牛饮了碗里的鱼汤,犬冢獠没好气的甩了叶仓一个白眼。

    明知道我这个身份是伪装的,还问我这种问题,你的脑子是之前被冻坏了还是让你自己烧坏了?

    “呵呵,可能吧。砂忍的最强傀儡师勘九郎桑。明明知道我们是敌人,却还接受你的救助,也不想对你出手,可能我真的是傻了吧,一点都不像我的性格了。”

    叶仓笑,淡淡的,轻轻的,有点追忆,有点迷茫,有点……甜蜜。

    海风吹动了叶仓的刘海,黄色的秀发舞动的像是彩带,装点她忽然悠远的笑容。

    天高海阔,黄沙绿树,风挑起了美人的秀发,阳光带着她的思绪悠远,悄然的放下了手中的食物,叶仓遥望海天相吻的弧线,蓦然娴静的仿佛画卷。

    这个女人的脑子真的有点不正常了。

    没有一点欣赏的心思,犬冢獠三两口解决了自己的食物,一点也不想看叶仓突然而来的美,喝掉锅里的最后一口汤,拍了拍屁股,准备出海。

    “明天是最后一次治疗,完了你的伤基本上就全好了。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没时间陪你在这里发疯,你自己好好准备一下,最好把脑子先找回来!脑子不正常的病,我治不了。”

    留下毫不怜惜的话,犬冢獠踏海而去。

    “明天……就结束了吗。”

    犬冢獠的身影远去,沉入了海中,叶仓忽然就觉得,之前还美味的食物,失去了那股动人的鲜甜。

    莫名的滋味流过心间,徐徐风中的腥味也似乎变得重了。才小小吃了一点食物的叶仓忽然没有了胃口。

    有二十余年人生从未体验过的滋味,在胸膛中徘徊。

    尽管被救了,但一定是出于利用的目的。明明是敌人,却提不起动手的心情。

    甚至有种期望,一直就这么悠闲下去也好。

    可惜,犬冢獠最后离开的话却将一切都打破。

    这份注定要珍藏的时光,也注定不会长久。

    只是,对这个已经不想再问名字的家伙,到底抱着的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呢?

    风撩动了刘海,迷茫撩动了叶仓的心。

    被救了,也被看了,被骗过,也被帮助过。本以为是一场必死无疑的大战,没想到却被敌人拯救。

    也许我真的是傻掉了吧。

    沉思到哑然失笑,叶仓将散落的头发挽起,团成一团在头顶,分割了刘海,重新做为砂忍的英雄。

    人生的旅途注定会有一段不期而来的美好,但更多的还是艰苦前行的披荆斩棘。

    索性就让这段徜徉舒适的时光在这里终结吧,最后的治疗就不用了。

    忍者,不需要太多无谓的感触。

    将已经有些冷下来的食物细细的吃完,重新恢复了一身英气的叶仓最后凝望犬冢獠下沉的海面,良久的伫立之后,纵身而去。

    “啪嗒~”

    衣袂中掉落了一颗圆润的烟色珍珠,落在金黄的沙滩上有些显眼,飞纵的叶仓停下了脚步,弯腰将它捡起。

    “说什么只有白色的珍珠才利于伤口平滑的愈合,烟色的珍珠会让伤口留下烟色的沉淀。意外的考虑周全呢,不,应该是,意外的很会照顾人呢。”

    粘起指母大的圆润烟珍珠,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柔和,旋即又重现了叶仓熟悉的平静,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将珍珠又郑重的收了起来,再度纵身而去。

    “勘九郎桑,你的声音我记住了。这次就放过你了。”

    长风徐徐,潮涨潮落。

    “居然敢不告而别!这个女人,我彻底的记住你了!”

    带着一身海水归来,遍寻不见叶仓踪影,终于确定自己被放了鸽子,犬冢獠将收集的格外多的贝壳一脚踹飞,横眉怒目。

    我特么辛辛苦苦像个海女一样下海捞珍珠救你给你疗伤,到头来连一句感谢都没落到吗?

    把我这一个多月忙前忙后的辛苦还给我!

    啧啧,恼火上头的犬冢獠这一刻,似乎忘记了救助叶仓最初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他的任务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