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疗伤(知道好感是怎么产生的吗?)
    “轰~”“轰~”“轰~”

    一颗又一颗火球炸开,将树木变成焦炭,将花草化作飞灰。

    “喂,够了啊,你的伤还没好彻底,再强行攻击,引发伤口撕裂我可就不管你了!”

    一边躲避着因为伤痛根本没什么准头的火球,犬冢獠一边将散落在四周的药草一个不落的收了起来,免得糟了已经有点恼怒的失去理智的叶仓毒手。

    “呼呼呼~”

    然而犬冢獠小看了叶仓对自身青白的执拗,哪怕明知道会伤口撕裂,背脊上传来阵阵疼痛,但她还是咬牙一意孤行要整死犬冢獠。

    “轰轰轰~”

    “好了,你够了!我告诉你叶仓,你都昏迷了十几天了,我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不然你早尿一床了!这会儿羞愤个鬼啊,我连你身上有几根毛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好不好!”

    顾忌叶仓还是个伤号,不敢还手还抱着一堆药草,犬冢獠被炸的灰头土脸,被叶仓的过河拆桥彻底激怒,也顾不得什么口无遮拦,顿时就是怎么吓人怎么来。

    叶仓的攻击果然戛然而止。

    然后就见卷着被子坐起来的叶仓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刚刚醒来还在虚弱之中,又是这么一阵强行提炼查克拉攻击,再被犬冢獠的话一刺激,最后一双大眼睛往上一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之后直接晕过去了。

    “嘁,这下真是麻烦了,伤口又裂开了。下深海捞珍珠很麻烦的,你知不知道啊女人。”

    扔掉怀里的药草,先切断了叶仓的控制神经,以免她忽然又暴起伤人,犬冢獠这才将她重新面朝下翻过来放好在床上。

    看着一番强行提炼查克拉,加上最后摔回床上的那一下,叶仓原本愈合的脊椎伤口又裂了开来,丝丝缕缕的殷红鲜血不停的由着伤口渗出来,犬冢獠忍不住有些挫牙。

    说好的忍界儿女不拘小节呢?以敌人的身份救了你,你这块好肉放我嘴边快半个月了我都没动,你醒过来给点福利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你说你,这下好了,说什么你不听,这下我又要上山抓猴子下海捞贝壳,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重新收拾好了药草,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房子,犬冢獠忍不住又叹息起来,这地方看着是住不成人了。

    海岛气候宜人没有错,但更多的还是说来就来的暴雨,这房子本来就粗狂,又经过叶仓这么一闹,头顶上光秃秃的就剩下一些焦烟的树干,一点叶子都没了,别说什么挡雨,就这千疮百孔的模样,遮风都够呛。

    叶仓的伤又有复发的征兆,可受不了这些风雨。

    “也是醉了,救敌人救到这份上,纵观火影世界,我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想着不但要重新上山抓猴子,下海捞贝壳,还要重新再造个遮风挡雨的窝,犬冢獠就头大。

    “好麻烦啊,要不把你扔着不管了,我继续回去给雾忍煽风点火传播流言算了,那才是我的专业啊。”

    嘴巴上说着麻烦,犬冢獠还是老老实实的出海重新找了白丸,一人一狗一口气潜入深海挖了不少海贝上来,交代了白丸不要暴露之外,还重新去相邻的大岛山上抓了两只猴子过来,这才又重新回到了千疮百孔的房子。

    “哟,醒了啊,这会动不了了吧。嘿,别瞪眼!看看我这都提的是什么了吗?海蚌还有猴子,都是大补男性的好东西,等会等我吃完了,就让你腾云驾雾!”

    回来的时候,叶仓已经再次醒了过来,见他进来,一双大眼睛瞪大盯着他,模样恨不得一口将他咬死吃掉。

    犬冢獠笑嘻嘻,恶狠狠的说着挑逗的话,麻溜的把海贝在石头上拍一阵,拍的海贝没了力气,熟练的将之掰开,一会就弄出来几十颗奇形怪状并不圆润的珍珠。

    做完这些,犬冢獠停了下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还盯着他看的叶仓,放下手里的东西重新出去。

    “看看你干的好事,还要我重新去弄水。”

    一阵之后,犬冢獠抱着个大大石头桶子回来,里面满满的装着清水。

    不理会叶仓渐渐敛去了愤怒的目光注视,犬冢獠自顾自的配好了药草,将清洗干净的珍珠一起放进一个小石凹里,捣成药泥。

    “装哑巴是吧,来呀再来打我啊!把我烤成干尸啊!看到没,这是什么?这是就壮x药,秘制的!告诉你等我吃了,就让你爽上天,怕了吧!怕了就赶紧闭上眼睛等候蹂躏吧,哈哈哈哈!”

    忙里忙外前期准备一切就绪,犬冢獠挂着邪魅狂狷的笑,冲着叶仓发出贱人嚣张味十足的挑逗。

    叶仓不说话,就拿眼睛盯着他,满是探究的古怪神色。

    怎么说也是饱经战争磨砺的影级高手,先前不顾一切,拼着伤口爆裂也要怼死犬冢獠,只是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脑子里一片混沌,还没有理清楚头绪,又经过那么一场尴尬。下意识的爆发只是女性天然的恼羞而已。

    这会冷静下来,回忆起了前因后果,虽然身体不知道被做了什么不能动,但感觉还在,也并没有感觉到身体除了伤口之外有什么异样,于是冷静下来,又看到犬冢獠忙头忙尾的一番动作,叶仓心里已经被满满的好奇填满。

    虽然说犬冢獠一直以究极体勘九郎的样子面对她,但通过声音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之前假传风影命令,想然她去找雾忍送死的那个混蛋,两个人可以很肯定的是敌对关系。

    但为什么这家伙却要费这么大功夫来救她呢?

    叶仓很好奇,叶仓很想知道。

    放下了英雄必须的坚强,重伤中属于女人的柔软浮现,叶仓想不明白犬冢獠的作为,于是目光就变得古怪,一直盯着他不言不语,像是要将他看穿。

    “嘁,一点都不配合,无聊。”

    被叶仓闷不吭声的盯的有点尴尬,演了半晌银贼独角戏的犬冢獠摸了摸鼻子,不打算再挑逗这个女人,自找没趣。

    “吱吱吱~”

    不顾两个猴子的挣扎,剃掉了她们手上跟胳膊上的毛,以查克拉丝控制住两只不停的发出惊恐叫声的猴子,让她们两个拿了捣好的药泥,开始给叶仓背上破开的伤口治疗。

    “如果疼的话就叫出来,你身上有几根毛我都清楚地很,没必要害羞就忍着。”

    犬冢獠的声音从屋子外面传来,捧着药泥的两只小猴子上了床,掀开了叶仓身上的被子,将她光滑的脊背完全漏了出来,开始给她的伤口上药治疗。

    清凉的药泥被猴子小小的手掌均匀的涂抹在伤口上,有削肉一样的疼痛蓦然产生,叶仓一声闷哼,咬紧了嘴唇。

    这次犬冢獠到是没有说谎,真的是很疼。

    “本来想把你打晕了再给你治疗的。不过作为你想把我烤干的回报,你就清醒着感受一下这份痛楚吧。想来以叶仓大人的威名,才不怕这一点疼痛呢。”

    透过间隙能够看到屋外的犬冢獠背影,他有点孩子气的报复的话传进屋子,忍着剧烈的疼痛,感受着小猴子手掌熟练而有条不紊的治疗,咬着嘴唇的叶仓虽然还是想不明白犬冢獠的目的,但却弯起了眼睛,满头大汗中漏出了一丝笑容。

    真是个记仇又爱闹别扭的家伙,感觉有点像真树呢。

    感受着治疗的痛楚,心间有股莫名的,难以言喻的情感点点滋生,似涓涓细流在汇聚,慢慢,慢慢的,随着渐渐减弱的疼痛填满了心田。

    这是种说不上来的味道。不同于几年来独自一人作战的孤独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