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福利(哎哟哟,男男女女的,古里古怪,还能咋的了!)
    一场影级的大战,彻底抹掉了一个城镇,将十几里方圆的地方变成了骨灰覆盖,忽冷忽热,地面又是琉璃又是冻土,不适合任何生物生存的平原。

    伴随着这场战斗的传播,河之国的忍者们越发噤若寒蝉不敢跨出城门,只敢瑟缩在城墙的保护之中怨天尤人,长吁短叹。

    等关于这场找不到任何幸存者也找不到任何尸体的大战被越来越多忍者发现,汇聚出种种线索推断之后,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开始在木叶,雾忍,砂忍三国忍者汇聚的河之国传播开来。

    有人说这事木叶的阴谋,准备将雾忍和砂忍一举消灭在河之国,这场大战只是小试牛刀。

    有人说这是雾忍跟砂忍合作对付木叶的开始,这场找不到尸体也找不到胜利者的战斗只不过是一场戏,一个障眼法。

    还有人说,这是天神在庇佑着河之国,天降了灾祸消灭了这些外国的侵略者。

    总之,各有各的说法跟道理,但可以肯定的是,砂忍的英雄叶仓跟事后传扬出来的专门针对雾忍搞事,砂忍的野兽红头还有自称最强傀儡师的勘九郎都失踪了。

    同时失踪的还有雾忍派去对付叶仓的水无月以及辉夜这两个雾忍准影级别的高手。

    然后各种消息传着,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出了辉夜一族的高手屠城,然后砂忍的英雄叶仓含恨以一敌二,拉着雾忍的两个准影同归于尽的说法传了出来。

    本来已经坐收渔翁之利的木叶这下笑的嘴巴都要歪了,不去追查这留言的源头也就罢了,还使劲的煽风点火给正糟心的雾忍和砂忍添乱。

    忍刀七人众无功而返,被自来也摁在地上好一通摩擦,打的丢盔卸甲,还被人偷袭抢走了一把雷刀。

    鬼灯满月都快气得撕通灵卷轴了就是通灵不回来那把雷刀,显然抢东西的人早有准备。

    除了面接一发螺旋丸的烟锄雷牙至少需要休养三个月以上之外,其他七人众里面伤势最轻的鬼灯满月,都要大半个月时间才能恢复全盛状态。

    相比只丢了一把刀,还全须全尾回来的七人众,追击叶仓的水无月照见跟辉夜东丈就惨的多了,直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虽然跟两人同时失踪的还有叶仓这个大麻烦,但怎么算,雾忍这次被人侮辱之后的反扑都是一败涂地灰头土脸了。

    现在居然还传出了这种雾忍的辉夜东丈在河之国屠城,水无月照见非但不阻止,还想杀了叶仓祸水东引的截脊梁骨的流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本来矢仓来到河之国,雾忍是高手尽出,打算一鼓作气横扫砂忍,再怼木叶的,这下好了,毛都没有了!

    矢仓铁青着脸,听着部下的汇报,真的很想跳着脚骂一声妈卖批!

    且不说因为叶仓三个人一场彻底改变了河之国方圆十几里地形的大战,到底造成了怎么样的冲击。

    且说那天犬冢獠背着叶仓,一路疾驰向东,翻山越岭,来到海边,然后又一路踏海而去,直到月上中天,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在随便找了一处荒岛停了下来。

    为了避免失去叶仓的砂忍跟不见了两个准影的雾忍,发动地毯式搜索找到他,犬冢獠需要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来治疗叶仓。

    而无疑的,原理河之国的海上荒岛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河之国叶仓他们遗留的战场周边那么大,再加上海上茫茫一片,不知道存在着多少无人荒岛,就算雾忍跟砂忍真的发疯,掀地皮一样的一定要搜出来个子丑演卯,等他们把搜索范围扩大到这荒岛的时候,时间也早够治好叶仓了。

    打发了白丸自己去玩,不要出现在最近几天随时都可能醒来的叶仓面前,留下什么不必要的线索。

    采药回来的犬冢獠维持着勘九郎的模样,走进了搭建粗狂的房子。

    姑且称这个由几颗相邻的树被暴力折弯了树冠,纠结在一起形成的空间叫做房子吧。

    毕竟,折弯了的树冠纠缠在一起,也是能遮风挡雨的不是,而且自然环保无污染呢还。

    几块石头垒砌权当床脚,两块劈砍出来,还能味道木头芬芳的平板搭在石头上就算是床了。

    垫上一层干燥的绒草,再铺上一层晒干的棕桐叶子,就当是床垫,叶仓趴在上面,身上盖着由几套拆开来的衣服胡乱缝起来,不成规整的被子。

    荒岛上的鸟儿鸣叫清脆,若有若无的阵阵海风送来清爽,幸好目前还是初秋,并不是太冷的时节,正是气候宜人的时刻。已经昏迷了快有半个月的叶仓呼吸绵长,显然在犬冢獠的治疗下,恢复的很好。

    “啧,虽然看了十几天了,但对比当初由分身传回来的凶巴巴的模样,叶仓的睡颜还真是很恬静呢,百看不厌。嗯,如果不是老邹眉头的话就更像个大美妞了。”

    犬冢獠正说着,就见侧头趴在床上的叶仓细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恐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叶仓皱起来的眉头这次久久没有舒展开来,就在犬冢獠准备去处理药草的时候,她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发出了一声细小的声音。

    犬冢獠停步,回头,正好看到叶仓睁开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叶仓眼中渐渐退去茫然变作忍者特有的锐利。

    “你是谁?”

    叶仓警惕。

    “你醒了!”

    维持着勘九郎的模样,犬冢獠淡淡开口。

    “是你!我记得这个声音。还想骗我吗,死吧你这个家伙!”

    然后叶仓就暴走了,她似乎不记得自己的重伤,或者是记忆有些断片,听到犬冢獠的声音,她锐利的眼神化作杀伐,双手一撑床板,坐起来就要甩一颗灼遁火球过去。

    然而坐起来之后,叶仓没来得及发动什么灼遁,也没有发出什么火球,就觉得身上的被子滑落,一股毫无遮挡的清凉瞬间传遍了上身。感觉就像是在山间无人的溪流中沐浴清风。

    叶仓低头,看见了自己胸前毫无遮拦的宏伟,她们正在微微颤抖,仿佛不胜凉风的娇羞,又似乎雀跃着这十几天来的压抑一扫而空。

    “哇哦~虽然是我救了你没错啦,但刚醒过来就奉上这样一份大福利,叶仓大人真的是赛高!”

    “啊—我要把你变成干尸!”

    “呼呼呼~”

    接二连三的火球以犬冢獠的脑袋为目标飞了出来。

    纵然是战场上无悔的英雄,但至今都还是单身的叶仓,忽然就被人看光了,而且还是敌人,羞恼之下也顾不得背脊上传来的阵阵刺痛,誓要将犬冢獠蒸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