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洗地(俗称清洁工。)
    白骨的丛林被寒霜冻结,又被红莲炙烤,冷热交击中不堪摧残终化作尘粉,纷纷扬扬的,洒遍了十数里方圆。

    半天前的城镇早已经连废墟也不存在了,最后残留的城墙残骸也被厚厚的骨灰尘粉掩埋。

    偶尔漏出未曾被骨灰覆盖的大地,泥土被炙烤的光华宛若浑然的琉璃,而在琉璃的上面,还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冰凌。

    两个即将成为影级的高手,加上一个真正的影级高手,三个屹立在目前世界顶端的人物决死爆发,彻底毁掉了这个原先还屹立在大地之上,居住着成千上万人的城镇。

    它被彻底从地图上抹消了一切存在的痕迹。

    “喀喀喀~”

    覆盖着厚厚骨灰的大地一望无垠,距离爆发中心最近的丛林中,响起一阵厚重蛋壳破碎声,犬冢獠跟白丸有些喘息着从焦烟的像煤球一样的大球里走了出来。

    裂开的煤球断面上,已经完全看不到丁点属于犬冢獠跟白丸毛发的色泽,裂开成两半的焦烟厚壳从断面目测,厚度已经超过了一米。

    艰难的抵抗过余波冲击,终于再见天日,天地之间,灰蒙蒙一片,还残留着忽冷忽热的气流在不停徘徊。

    落满了厚厚骨灰的大地,四下远望一马平川,原本距离城镇至少三里地界的丛林,无数的树木向着丛林深处的方向倾倒,有的已经被炙烤成了焦炭乌漆嘛烟,有的被冰霜冻结硬邦邦犹如水晶铸造。

    以原先城镇的城墙为中心,方圆十数里范围之内,除了纷纷扬扬还在飘荡的骨灰尘粉,大地一片荒凉。

    无论是山丘林木还是溪流谷地,统统都被荡平,只剩下一根直插苍穹,仿佛要将天空捅一个窟窿的巨大白骨长矛还颤巍巍屹立着,成为这灰蒙蒙水平的空旷中唯一的高度。

    犬冢獠环目四顾,深深被震撼。

    尽管知道影级高手的威力足够改变一场战争,但等真的见识到了这种毁灭性的场景,依然不能避免心神摇撼。

    心中莫名的,对未来更加的充满了期待。

    这样的力量,只要再解开一次封印,他也会拥有,而且还不单单是他自己一个,还要加上白丸。

    “走吧,我们也当一次警察。”

    站在杨满骨灰的天空下,冷热洪流肆虐之后的大地只剩下无声的死寂,犬冢獠深深的感受着影的力量,收敛心神之后,拍了拍白丸,迈步走进了战场中心。

    踩着一脚下去还能够感觉到炙热,一脚下去又有冰冻寒冷的大地,在铺满了地面的骨灰中留下一长串脚印,犬冢獠首先来到了还坚强着屹立着,叫人望而生畏的白骨巨矛前。

    停步在至少需要十人合抱的白骨巨矛前,抬头仰望灰蒙蒙天际,看不到白骨的尽头,只看到惨白白骨上大片大片,犹如生廯的红白斑点,那是被红莲留下的灼痕跟冰霜的冻结。

    破天的白骨巨矛旁边,辉夜东丈身上已经找不到一点外露的骨头,干瘪的身体硬邦邦的躺在地上,被飘落的骨灰覆盖着只漏出一张死不瞑目,狰狞着干尸样的脸庞。

    “嘿,死的挺惨的,千年干尸啊,不过还是要说一句,活该。”

    踢了踢辉夜东丈硬的跟石头一样的脑袋,犬冢獠制止了白丸想要咬上一口的举动,继续搜寻。

    见到的第二个人是叶仓,她的形象看上去很不好,整个人趴在地上,四肢扭曲成了正常人绝对达不到的角度。

    从尾椎开始,一条血肉泛卷的伤口直达叶仓的脖子下方,隐约的从已经有些被冻的发青的血肉中能够看到白色的脊椎,她差点被白骨巨矛劈成两半。

    然而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还能感觉到若有如无呼吸的叶仓,现在整个人都是光溜溜的,身无片缕。

    翻卷开来的伤口,冻伤有些发青的血肉,圆润小巧的肩膀,细腻如瓷的还完好的肌肤,趴在地上的叶仓看上去有种凄惨的别样美丽。

    这就有点尴尬了。

    年龄上看,犬冢獠是个不到十一岁的孩子,但得益于多年的身体强化,已经拥有一米六升高。从外表上看上去已经是略微矮小的大人了。而且心智上,两世为人可是非常非常成熟的了。

    叶仓尽管年过二十,但就身高上来说,也不过高了犬冢獠不到半个头而已。

    忽略年龄跟面相,不了解真想的人,误认为两人是同龄也是可以的。

    何况,只算这辈子,思想成熟的犬冢獠可是已经当了快有十一年苦行僧的生活了。

    “啧,胡思乱想啥呢。这个可是敌人跟利用目标来的,怎么可以沉迷美色趁人之危呢。先救活了再说,河之国的砂忍本来就全靠这个女人一个人支撑,如果她死了,砂忍崩溃的话,对木叶的战略计划震动可就大了。”

    扫掉了面对美好画卷的诱惑,犬冢獠随手从忍具包里抽出一卷卷轴,从里面拿出了一套衣服扔到了叶仓身上,然后便叫白丸继续去搜索战场,自己蹲下身来开始给叶仓紧急治疗。

    止血术,医疗术,掌仙术,一连串医疗忍术施展下来,叶仓尽管重伤垂死,但好在犬冢獠查克拉深厚,暂时止住了她的伤势进一步恶化。

    不过在想要继续深入治疗,就需要大量药物来配合了,眼下的场合,别说药草了,就是老鼠也找不到一只。

    “嘿嘿,砂忍可是敌对国来的,正在跟我们开战呢。如果被人知道了我居然救了砂忍的英雄叶仓,估计少不了给我订上一个叛徒的标签吧。”

    擦了把额头的汗迹,犬冢獠固定好了叶仓折断的四肢,用衣服将她裹起来,背到了背上,准备离开。

    三个人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了,这里将会变成一块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不过走之前,得把辉夜东丈还有水无月照见的尸体带上,相信蛇叔会感兴趣的。”

    背着叶仓原路返回,用卷轴将干尸一样的辉夜东丈收了,正要抓紧时间去找水无月照见,就见白丸兴冲冲的拖着个人回来了。

    “啧,真是不得了,居然还没死。”

    等白丸邀功似的将形象凄惨的水无月照见托到面前,犬冢獠看着他半边身体干瘪枯萎,半边身体冻结在冰凌之中,微弱的心跳震动着干瘪的半边皮肤,不禁啧啧称奇。

    影级境界真是不得了,即使只不过是个准影,在那种攻击中,脑残的辉夜东丈直接干脆的成了木乃伊,水无月照见居然最后还能留下一口气来。

    “可惜你的命不好,要怪就怪你的猪队友坑你好了。既然落到我手里,肯定不能让你活下去了。”

    再次拿出了雷刀,切豆腐一样破开了包裹着半身的冰凌,捅穿了水无月照见还在跳动的心脏。

    “我呃~”

    心脏被刺穿的刹那,感受到了死亡的水无月照见猛地睁开了还未枯萎的那只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想要说点什么遗言,却已经来不及了。

    “你什么你咯,有一个城镇的人给你们陪葬,你就好好去地狱忏悔吧。”

    麻溜的收好了水无月照见的尸体,一拍白丸,背着叶仓,犬冢獠一行两人一狗急速离开了这块战场。

    已经逗留的够久了,而且该解决的事情也解决了,该拿的好处也拿到了,还顺手捡漏宰了个准影,再不快点离开,等发现动静的忍者来了就不好走了。

    “不过讲真咯,叶仓你身材真是没话说,而且居然还是白玉无瑕啊,啧啧啧~就为了你发的这些福利,也不可能叫你就这么死了啊!”

    灰蒙蒙的天空下,一柱擎天的白骨耸立着,渐行渐远而去的犬冢獠最后略带猥琐感慨的呢喃随风渐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