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协杀(有时候,来自敌人的配合也很重要。)
    “东丈长老,如果不想辉夜一族因为你屠城被群起而攻灭族的话,你最好听我的,一起杀了叶仓,让她来顶罪。不杀了她,你跟我都逃不掉被一死了之的结果!”

    终于在良久的沉默权衡中,放任辉夜东丈跟叶仓战斗,从一时的势均力敌再到被摁着摩擦,步步后退。

    感觉出了半口恶气的水无月照见,为了一致的目的,决定暂时摒弃前嫌通力协作,动手之前把道理掰开了揉碎了讲给辉夜东丈听。

    “娘娘腔就是屁话多。要打就打,不打就滚!一个娘们,老子才不怕她!”

    被叶仓打的步步后退,左支右拙,全无还手之力的辉夜东丈灰头土脸,一身骨渣子乱崩,但还是一如既往的脑残嘴硬,不肯服软。

    水无月照见脸皮一阵青白,真的是不想跟这个白痴再多说一句话了。如果不是被牵连上了贼船,又因为叶仓这个大敌步步紧逼,早就一走了之,让自寻死路的脑残白痴自己送死去吧。

    “冰盾?魔镜空锁。”

    尽管真的很想让叶仓打死辉夜东丈一了百了才解气,但也真的不认为自己一个能对付得了叶仓,水无月照见还是憋了一口气压下了心里的邪火,开始配合作战。

    天空中水汽凝结,化作一面面悬在空中,或高或低照着地面的冰镜,一面人高的冰镜同时出现在水无月照见身前,他迈步跨了进去,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叶仓的头顶。

    “嗤嗤~”

    自叶仓头顶的冰镜中冒出半个身子,水无月照见打出了大蓬包裹着冰晶的千本,直射叶仓周身要害。

    比起日后遭逢坎坷,在杀人鬼再不斩的培养下依旧善良的不愿意杀人的水无月白,水无月照见一出手的攻击,就将一个血继忍者该有的果决跟杀伐展现的淋漓尽致。

    “嘭~”

    迎着冰晶千本而来的火球爆炸开来,形成卷动的火海,将绝大部分攻击摧毁,但仍旧没能为完全阻挡水无月照见解救辉夜东丈,十几根由冰晶保护,抵消了灼烧的千本,逼得叶仓不得不后退。

    叶仓这一退就再没了先前无可抗手气势如虹。

    水无月照见凭借铺满天空的魔镜为媒介还会往复穿梭,总是能将冰晶千本更快叶仓的应变一步射出,逼迫着叶仓飞射着火球对抗中,也只能步步退往城墙残骸之中。

    凭借着空中打击的优势,叶仓又跟辉夜东丈一番大战旧力已去,新力难继,一时间被相互克制的水无月照见打的有点狼狈。

    “臭娘们,给我死吧!”

    有水无月照见援手,终于能喘口气的辉夜东丈也趁机再度疯狂的冲了上来,仗着身上的白骨铠甲不惧冰晶千本穿刺,直接无视了队友可能的误伤,挥舞着两根脊椎骨发动癫狂的攻击。

    叶仓虽然贵为影级境界的高手,水无月照见跟辉夜东丈只不过是两个准影,但两人都是血继一族的高手,一个有空中优势,一个发起狂来悍不畏死,而且对她的灼遁血继都存在一定的克制,一时也不复先前,应付的有些支拙。

    暗处,默默蓄力的犬冢獠小心潜伏着,将战斗都看在眼里,一时也踟蹰着,不知道该不该现身。

    水无月照见的冰盾能够跟叶仓的灼遁一定程度产生抵消,辉夜东丈虽然是个脑残,但他的尸骨脉血继限界也着实开发到了一定程度,尽管总会被叶仓打的骨渣乱崩,却也能护着他不被灼遁直接攻击到身体。

    辉夜东丈战斗起来虽然是个不管不顾只想着自己爽的疯子,但奈何人家防御高。

    水无月照见尽管心里有气,在目标一致的情况下,还是能保持着理智配合攻击,一直不使用大威力的忍术,就是用能穿透叶仓要害,又打不穿辉夜骨头的冰晶千本攻击。

    两个人一个在天上竭力配合,一个在地面全不防御一味猛攻,相互协力之下,打的叶仓无有还手之功。

    境界上是两个准影对一个影,本应该不说势如破竹,但也该游刃有余才对,可相生相克的属性平衡下来,叶仓这个影级高手硬生生被雾忍的两人打的只能闷头挨揍。

    典型的双拳难敌四手。

    形势逆转的有点太快,让犬冢獠不得不按下了攻势。

    只是,眼见叶仓被压迫着就将退过城墙残骸,进入尸骨脉形成的骸骨丛林之中,到了那里,可就完全是辉夜东丈的主场了,想要再偷袭一把,帮助叶仓干掉两个人就越发没有可能了。

    犬冢獠可记得,日后的辉夜君麻吕可是能够通过血继融入到早蕨之舞创造的骸骨丛林中,从背后出现直接偷袭空中的我爱罗的。

    没道理身为辉夜长老的辉夜东丈不具备自学成才的君麻吕的招数。

    一旦叶仓陷入那种境地,天空被水无月照见的魔镜冰晶封锁,四面八方又是随时可能出现的辉夜东丈,那可真是天上地下,四面八方皆是危机,回天乏术了。

    应接不暇的不断后退之中,叶仓的战斗智慧也发现了这点潜在的危机跟雾忍两人的意图,在退无可退,一脚踩上城墙残骸,再退就要进入骸骨丛林之中任人宰割的时刻,猛然爆发。

    “灼遁?红莲散华之术!”

    空气轰然中产生高温灼热下才会有的波动扭曲,倏忽出现的高温掀起了洪流般的热浪飓风。

    叶仓无视了天上射落,穿透了灼遁火球的冰晶千本,间不容发之间让过了辉夜东丈的攻击,护臂已经残破,漏出白腻肌肤的胳膊撒花般举向天空。

    这瞬间,澎湃的火焰红莲犹如积蓄了千万年能量终于爆发出来的火山,自她脚下层层叠叠片片展开的巨大肥厚嫣红花瓣映红了整个天空,连冰晶魔镜跟惨白骸骨都化作一片火红。

    突然出现的极度高温让叶仓身上的衣服连燃烧都来不及便已经化作飞灰,她的护额被烧断,融化,团城丸子的头发披散落下,化作灼眼的红色盖住了身体。

    一层一层张开的花瓣,扫过天空就将魔镜冰晶无声蒸发,每一层花瓣落下就掀起一股炙烤四方的热浪洪流,仿若无穷尽的花瓣盖下来,扒皮一样将辉夜东丈身上厚厚的白骨铠甲刷成簌簌而落的粉末。

    扎人的骨刺早就在第一波热浪洪流中化作尘粉。无穷无尽的热力煅烧他的骸骨装甲,蒸发体内的水分,让他发出野兽垂死的嚎叫,辉夜东丈搏命一般发出了绝望的攻击。

    “啊~老子死也要宰了你!早阙柱之舞!”

    一根犹如千年巨木的骨矛冲破了大地,自叶仓的脚下刺出,顶着她与她正在盛开的红莲直上苍穹。

    “妈的两个疯子都去死吧!冰盾?冰尘新星!”

    嫣红的灼热红莲扫爆了魔镜冰晶,勉力维持住了最高也是最后一块冰镜藏身抵御洪流,却不料辉夜东丈真的是首屈一指只顾自己爽的脑残。

    绝命的攻击下通天的骨矛顶着叶仓跟红莲直冲天宇,越来越近的红莲断了水无月照见的退路,顿时间糟了队友神坑,面对灭顶的无妄之灾,水无月照见也爆发了。

    如星辰的冰晶在天际高处凝结,反射着红莲的光华照耀天地,新星爆发般化作一股冰封天地的雾霭寒流,冲向了带着红莲冲天而至的叶仓。

    冰与火,在通天的白骨顶端碰撞爆发,弥漫的无穷雾气夹杂着破碎开来的红莲花瓣,肆虐了这方天地。

    一切都是转瞬之间,目光中还残留着最后一刻爆发后红发灼眼的叶仓影子,然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冻结肌骨的寒雾扫过,紧跟着的是能够灼穿神智的红莲碎片,恶劣的突然波及没有留给犬冢獠更多思考的时间。

    “白丸,组合忍术?玉毛针结!”

    全力维持着活化的毛发凝结成球体,将自身与白丸保护住的犬冢獠,感受即使是余波也蕴含着的巨大威力,扯了扯嘴,漏出一个自嘲的笑。

    得了,做那么多准备,还想着故技重施再搞雾忍一次,没想到这下彻底打酱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