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蓄力(对于不守规矩的人,人人得而诛之。)
    叶仓是砂忍勤勉又忠心的英雄,此刻,无论是惨死的砂忍忍者,还是无辜葬送的民众,辉夜东丈都挑起了她的怒火。

    “你们两个,今天就死在这里,为他们陪葬吧,人渣败类!”

    身为一个强大而又优雅的女人,叶仓怒火急攻下,也忍不住爆了粗鄙之言。

    “一个女人,说什么大话!看我拧掉你的脑袋!”

    崩塌城墙的剧烈爆炸中,辉夜东丈包裹着一身白骨铠甲,苍白锋利的白骨从装甲上刺出,狞声撞破了炽热的火焰冲向了叶仓。

    “有能耐你就来试试看吧,人渣!”

    叶仓一脚飞出,腿上覆盖炽白火焰,浑然无惧辉夜东丈身上刺猬一样的白骨,超高温度的火焰在接触骨刺的瞬间蒸干了白骨之中的水分,将之脆化的犹如枯木,结结实实的一脚将辉夜东丈踹了出去。

    飞行之中,辉夜东丈被叶仓火光扫过的地方,剥落出大片白骨碎片,还没掉落地上,就已经随风粉化。

    “灼遁?过蒸杀!”

    含怒的全力一脚破开了辉夜东丈的血继防御,叶仓不会放过这个一击必杀的机会,手中凭空抓出一个火球就追着冲了出去。

    “冰盾?魔镜阵壁!”

    轻薄又厚重,光滑又凝结着冰霜,一面巨大的水晶般冰镜出现在叶仓与辉夜东丈之间,隔断了叶仓的追击,适时的给予了辉夜东丈保护。

    “嘭~”

    火球砸碎了冰镜,但叶仓也失去了击杀辉夜东丈的机会。

    “败类!”

    大好机会的一举击杀被人打断,叶仓扫眼瞪视城墙瓦砾之中,用冰盾排开了火焰,除了略微有些狼狈,实则毫发无伤走出来的水无月照见,鄙视的啐骂。

    面对叶仓的怒骂,水无月照见面无表情,权当没有听见。

    同样都是雾忍,而且都是为了对付叶仓。无辜被牵连进去,尽管也愤怒辉夜东丈迁怒之下的突然屠城,但大敌当前,也只能先解决了叶仓再说其他了。

    “好疼啊,这一脚好疼啊!女人,我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踩爆!”

    得了水无月照见的援护,得了喘息之机重新落定脚步,辉夜东丈红着眼睛,脸上漏出扭曲的像是凶兽一样的笑容,抽出自己的脊椎骨就要再次冲上去厮杀,完全不顾他的尸骨脉血继似乎在抵抗叶仓的灼遁上并没有预想中那么强力。

    “东丈,冷静下来。不要被那个女人激怒,我们只有两个人联手才能杀了她。你这个蠢货啊!”

    辉夜东丈不管不顾,就是冲上去冲着叶仓猛攻,打的尘土飞扬,一身白骨碎片乱飞,完全没有一点携手配合的意思,苦口婆心的水无月照见一肚子苦闷,真是忍不住也脱口而出骂了起来。

    “水无月的娘娘腔,要联手就过来配合我,不然少来烦老子厮杀,直接给老子滚!”

    辉夜东丈狂攻酣斗,暴躁的像是脑子坏掉了,趁着再次被叶仓踹开的回气间隙,冲着水无月照见就是一顿没头没脑的臭骂。

    “老子就是一个人,也能拧掉这个娘们的脑袋!”

    身上被蒸干水分脆化的白骨‘噼啪’剥落,辉夜东丈将尸骨脉的血继限界推动到极致,再次发动疯狂的攻击,居然渐渐的,抵抗住了叶仓的灼遁。

    辉夜东丈疯狂爆发,两个人一时间打的沙飞石走,居然战成了平手。

    然而水无月照见却迟迟不见动手。

    他的脸上一片铁青,显然被辉夜东丈没头没脑的一通骂刺激的心血澎湃,恨不得叶仓直接打死辉夜东丈解气。

    先是被无辜牵连进了屠城的祸患里,强压下心里的不平,想要先联手解决了叶仓再说其他,却又被完全无视配合的辉夜东丈劈头盖脸的一通骂,水无月照见再冷静,那也是大海的子孙,心头的火气真是叠浪一样一头高过一头。

    真恨不得直接反水,跟叶仓一起生撕了辉夜东丈这个脑子里全是坑的龟蛋!

    “白丸,好好看看,这就是有个猪队友的下场。”

    不知道何时又悄悄躲在一旁偷窥的犬冢獠,将场中的情形一丝不落的看在眼中,按着白丸的脑袋,借机开始跟她说教。

    最近,不对,应该是完成了第二次封印之后,白丸变得越来越皮了,虽然还不至于在战斗中乱来,但犬冢獠还是有些不愿意放过警醒她的机会。

    辉夜东丈迁怒屠城,面对强敌不跟队友配合也就罢了,居然还怒骂水无月照见,简直就是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猪队友。

    然而白丸却并没有领会犬冢獠的深意,也许她根本就没有听懂自家主人在说些什么。

    别看她已经跟着犬冢獠好几年,个子也是够大,一身雪毛光滑的像是绸缎,安静的时候看上去漂亮又威武不凡。

    可实际上,从犬冢獠第一次解开封印的时候开始,她的心智似乎就停留在了不到一岁的阶段,之后那么多年过去也没再有过增长。

    以人类的年纪来换算,不够一岁的狗狗,相当于十三四岁的人类,正是活泼好动,调皮捣蛋的叛逆年纪。

    所以她在犬冢獠郑重其事的摁着她的脑袋说完之后,发出“呜呜~”的细小声音,仿佛是说听懂了,却一张嘴就咬了一口树叶嚼了起来,顺便还往犬冢獠嘴上递。

    白丸很是百无聊赖自得其乐的样子,犬冢獠很无奈。

    总感觉白丸有一天也会变成猪队友的样子啊。虽然说到目前为止都很靠谱。

    果然,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把好好的一只威武不凡的狮毛养成这样。

    “好吧,你开心就好。我享受不了你的美味,你自己吃吧。”

    败退在白丸积极分享美味的举动下,犬冢獠推开白丸咀嚼树叶,已经流出来恶心绿汁的嘴巴,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不远处的战斗中。

    辉夜东丈这个白痴,今天说不得就要让他死在这里了。

    倒不是圣母心肠,而是这种一怒屠城,脑子天生不正常的家伙,已经犯了忍界的集体忌讳。

    不守规矩,自寻死路的脑残,看见了就应该成全他。

    何况被辉夜东丈屠掉的城镇里,少说也有成千上万条人命。犬冢獠自认不是什么菩萨心肠的好人,不然杀起雾忍跟砂忍来也不会干脆利落残肢断臂鲜血淋漓。

    但总归也不是十恶不赦,视人命如草芥的恶徒,生而为人,一个城镇,成千上万无辜性命惨死,物伤其类之后的愤怒也是人之常情。

    而且,如果以砂忍的名目协助叶仓干掉辉夜东丈,对于他完成任务,还有对木叶的战争局势都有莫大好处。

    辉夜东丈怎么说都是辉夜一族的长老跟高手,而且又是追杀叶仓而来,如果死在这里这里,雾忍为了面子跟掩盖屠城真相,也不得不跟叶仓为代表的砂忍死磕。

    如此一举多得,惠而不费的好事,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即使辉夜东丈跟水无月照见都是血继限界拥有者,都具备了准影的能力,犬冢獠也打算冒险一搏。

    相信此刻恨急了辉夜东丈的叶仓会帮忙的。

    所以,辉夜东丈必须死!

    “白丸,别吃了,准备变身吧。先变成我爱罗,再变成乌鸦傀儡。”

    心中有了决断,犬冢獠开始悄声吩咐白丸,取出了封印着雷刀的卷轴,暗暗开始蓄力。

    时间已经过去几天了,现在把雷刀拿出来用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鬼灯满月肯定不会一直召唤的。

    就在犬冢獠准备出手的时候,战场之中此刻也有了新的变化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