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开打(有些人天生就是白痴。)
    铺开在地上的卷轴爬出烟色如蝌蚪的文字,绵延成封印的阵法,继而回缩向卷轴正中的圆圈之中,密密麻麻的攀爬到了放置其中的雷刀上。

    “封断法印—封!”

    等最后一个字符也爬上了雷刀,原本清亮的刀身已经完全变成了墨色,旋即一震之后消失在了圆圈之中,变成了一把漆烟如墨的雷刀图画,被一个大大的禁字锁在上面。

    “这就好了,鬼灯满月想通灵也没招了。等有空找师酱研究一下,解除了上面的通灵术式,这把鱼叉就是我的了。”

    将封印着雷刀的卷轴卷起收好,目睹一场自来也大发神威的战斗产生的糟心感觉也舒畅了不少。

    实力这种东西讲究个慢工出细活,急不来,自身力量是到达了目前阶段的极限,但我还可以用外部力量增强不是!

    雷刀就是很好的装备吗,配合自身的雷盾,相信还是大有可为的吶。

    就是为了预防七人众彻底丢了雷刀之后狗急跳墙,一窝蜂的来追杀,所以权衡之后才抢了一把,不过只要运用自如之后,定然能让的实力更上一个台阶。

    到时候,专管七人众后勤的卤蛋我就不怕你了!

    “汪汪~”

    看到主人开心,白丸也雀跃了起来。

    “走吧,现在去看看叶仓那边什么情况。”

    轻摸白丸狗头,犬冢獠寻了方向,出了暂时藏身的小山洞,再次出发。

    “叶仓大人会为我们报……呃啊~”

    拧断了最有一个砂忍的脑袋,辉夜东丈身上的白骨渐渐退去,沉着脸扫了一眼横尸一地的砂忍,明明是一场大胜,但他看上去却有发怒的倾向。

    “辉夜长老不要急,这已经是第三个砂忍占领的城池了。就算叶仓能忍着不来找我们,砂忍村的命令也会让她来的。”

    躲在一边埋伏着,看着辉夜东丈大开杀戒,一心等待可能出现的叶仓,然而又一次失败之后,一面倒的战斗落下了帷幕,一面冰镜出现在城墙上,水无月照见从中走了出来。

    “哼,都是一群废物!说什么雾忍最好的追踪跟感知忍者,这都几天了,连叶仓的影子都找不到!”

    辉夜东丈气咻咻着余怒难消。连续三场压倒性的夺城战斗,以及叶仓的毫无消息,让他很上火。

    辉夜一族暴躁的脾性,让他对迟迟不能找到叶仓踪迹的事情,有理所当然发怒的理由。

    先是捕风捉影的在荒郊野外乱窜了几天,次次扑空,接着按照水无月照见的提议,连续攻下了三座砂忍把持的河之国城池,还是不见叶仓现身,辉夜东丈暴躁的性子有点到极限了。

    想到叶仓有可能就是那个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骂辉夜一族是大蠢货的混蛋,辉夜东丈心里的邪火就止不住往上窜。

    他现在十分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厮杀,来平息一下胸膛里躁动的心。

    可叶仓迟迟不肯现身就让他越发爆炸难耐。

    “能够孤身一人跟我们雾忍战斗了好几年,叶仓也不是……”

    水无月照见到是很淡定,也许因为天生传承的血继限界是冰吧,他一向比较冷静,哪怕是当时那么多人看到对水无月一族侮辱性的字迹,也没有怒发冲冠。

    只是,辉夜东丈却已经不能再忍了,就在水无月照见劝慰的时候,一发忍术已经砸进了城里。

    “早阙之舞!”

    “轰隆隆~”

    大地在摇动,无穷的白骨丛林般自地下升起,刺穿了屋舍,崩坏了墙壁,绝望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毫无征兆的灾祸突然就降临在了这座城镇之中。

    当一切静止,惨叫声被淹没,围墙中的城镇已经化作虚无,只剩下苍白参天的白骨丛林残酷狰狞。

    对于辉夜东丈毫无来由的屠城迁怒之举,水无月照见闭口沉默,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

    辉夜的家伙都是一群疯子,那个砂忍说的没错,一群没脑子的蠢货!

    仅仅只是为了发泄就屠城,除了增加日后统治河之国的难度之外,处理不好的话,一不小心还可能被群起而攻之,雾忍得不到任何好处。

    但辉夜东丈就是干脆利落的这么干了。

    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看着只剩下残破围墙,完全消失在白骨丛林之中的城镇,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即使冷静的水无月照见也很想甩一发冰盾过去,把辉夜东丈这个蠢货冻成一坨。

    要你这个白痴除了添乱还有什么用?为了发泄就浪费大量查克拉屠城,迁怒无辜的平民,还平白给雾忍增加难度。如果这个时候叶仓突袭的话,你特么就死在这吧!

    所谓好话不灵,坏话必验。

    秉承墨菲定律,会出差错的事情总会出差错。

    辉夜东丈一发早阙之舞毁了一个城镇,发泄了胸膛里滚烫的怒气正在喘息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火球就将两人淹没。

    “灼遁—散华!”

    无穷无尽,乒乓球大小的炽白火球蝗虫一样突然出现,淹没了辉夜东丈跟水无月照见,也笼罩了残破的城墙。

    叶仓的声音中除了肃杀还带着愤怒。

    爆炸声鞭炮般炸响之中,她跃空而来,双手高举向天,托着一颗巨大的炽白,缭绕橙红火流的火球狠狠的砸到了辉夜东丈两人被淹没的爆炸中。

    显然,匆匆而来的叶仓此刻恨透了雾忍的两位血继限界高手,尤其是屠城的辉夜东丈。

    忍界的战争从来都有约定,不可以无故对平民出手。

    身为忍者,掌握着超自然的力量,哪怕只是区区一个下忍,完全豁出性命的话,也能屠戮一个村庄。

    如果忍战不顾及平民,无底线的发动灭绝性的全面战争,世界早就不知道在多少年前毁灭了,忍界大战哪里还能打到现在。

    各大忍村为什么会有专门追杀叛忍的暗部追杀部队存才?除了担心叛忍泄露村子的机密,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之外,更多的原因不就是害怕失去了规矩的约束,叛忍无所顾忌之下。随心所欲屠戮平民么?

    尽管对忍者来说平民不堪一击,但他们却是这个世界的支柱与一切存在的基础。

    所以不管三次忍界大战,五大忍村相互之间都打出狗脑子了,血债血仇堆积的山一样高,大家还是会自动自觉的避免伤害跟尽可能的保护平民。

    但是现在,辉夜东丈残杀了砂忍的忍者还不够,居然敢堂而皇之的为了发泄而屠城。

    这就是触犯了忍界所有人的忌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