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雷刀(抢怪爆装备咯!)
    丛林已经一片狼藉,火焰灼烧,浓烟滚滚,溪流崩断。

    “唰—”

    文泰从口中弹射出来的舌头就像通天的长剑,脑袋一摆就扫平了一大圈树林,不管是几人合抱的老树,还是爬满藤蔓的岩石,都不能幸免。

    腰间的说是短刀,但山一样大的凶器劈过去,即使以查克拉跟暴力闻名的鲛肌使用者西瓜山河豚鬼挡上一下,也会变成皮球飞出去。

    文泰的每一次跳跃落下都像是一座肉山砸下来,逼得七人众只能慌忙闪避。飞在空中时吐出的铁炮玉水遁砸在地上就是一个百米巨坑。

    残枝碎木,烂石泥水被搅动成漫天狼藉。

    栗散串丸的缝针怼在文泰山一样庞大的身上,简直就像绣花针截大象,瘙痒痒都不如。

    杀人直接透心凉的缝针对上文泰厚实的不知道有几米的皮,唯一的功效就是不小心就挑破了一个比人还大的毒泡,迸溅开的毒液骇的他见鬼一样狂奔闪躲。

    钝刀兜割的斧头锤子劈砍砸落,舒坦的像是松骨。

    爆刀飞沫的爆炸就是踩了一脚震动稍微大一点的炮仗。

    至于持有鲛肌,威胁最大的西瓜山河豚鬼更是文泰攻击的焦点,不是被山一样大的短刀拍飞,就是被利剑一样的舌头怼飞,再不行跳起来就是一屁股坐下去,逼得几个人狼奔猪突。

    能够跟守鹤放对的文泰,一挑四面对鲛肌,雷刀,兜割还有缝针轻松愉快。大开大合,每一次都能改变地形的攻击怼的四个人气急败坏的都快怀疑人生了。

    妈卖批你一个懒蛤蟆没事长这么大,还特么这么厉害,你快上天吧你!

    至于对文泰威胁更大,利于切割的平目鲽鬼灯满月,操纵雷电的雷刀烟锄雷牙,还有劈砍无双的断刀枇杷十藏,更是在自来也衔尾追击的火冒三丈中只能抱头鼠窜,毫无办法。

    即使是鬼灯满月运用血继限界水化,想要绕开自来也去围攻文泰,先干掉碍事的蛤蟆,却每次都被自来也的乱狮子发之术,活化了的头发从水流中,或是从地下揪出来暴打。

    枇杷十藏的斩首大刀更是一开始就被自来也一脚踹断,一脸生无可恋的拖着只剩下短短半截,像个烂扇子更多像凶器的残刀,狼狈躲避追击中,咬牙切齿的恨不得给自己身上来两刀修复一下。

    相比枇杷十藏的狼狈凄怨,烟锄雷牙也没能好到哪里去。不说一双火花带闪电的刀对自来也的头发毫无作用,只要一见到他想要操纵雷电开大,自来也冲上来就是一阵目不暇接的拳打脚踢,然后送上一个火遁。

    几次开大不遂之后,烟锄雷牙身上的绷带都满是焦烟,脸上一个大大的鞋印子跟盖章似得,气得他脸白的比雷刀上的闪电都不遑多让。

    七人众气势汹汹的第一次集体行动,对上自来也没讨到半点好处,被压着打的憋屈无比,欲.仙.欲.死。

    全方位的压制战斗中,自来也似乎发现了什么,一点点牵制着战场向犬冢獠潜藏的地方偏移了过来。

    聚精会神观测着战场的犬冢獠当即也发现了自来也的动作。

    “看来被发现了。现在还不是跟自来也沟通的时候,恐怕是被当做第三方的埋伏了,准备过来连我也圈进战斗里去。”

    目光一转间已经看穿了端倪,犬冢獠婆娑白丸的毛发,已经有了决断。

    不过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刚刚搅动了雾忍的布置,正准备进一步混淆视听,一旦向自来也表明了身份,后续恐怕就没有那么好办了。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应对。

    “白丸,变成我爱罗的样子,目标是那个脸上有鞋印的家伙,我们做掉他!”

    不能暴露太多信息,至少已经在砂忍战场出现过的雷盾是用不成了,依照五大国穿插安排卧底的做派,只要敢用出来,不出三天雾忍绝对会锁定我的身份。

    现在冒充的可是砂忍忍者,雷盾这种东西,砂忍有吗?

    突袭抢怪的机会只有一次,速度一定要快。而且还需要自来也配合,只能靠白丸了。

    默默计算着偏移过来的战场距离,犬冢獠吩咐着白丸,身体暗暗蓄力,准备暴起。

    没有跟自来也交流,依然保持着究极体勘九郎的模样,犬冢獠选择相信自来也久经战阵的敏锐判断。

    就是现在!

    终于等到战场偏移到了预定的位置,眼见自来也已经结印,下一发忍术绝对会对准他轰过来,犬冢獠一拍白丸,她便带着一阵风蹿了出去。

    “呜~”

    风声被爆蹿出来的我爱罗拉出锐鸣,目标直指烟锄雷牙。

    早就注意到犬冢獠潜伏的自来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动静,电光火石之间发现了目标是雾忍之后,已经完成了结印的忍术对着再次水化凝聚的鬼灯满月就喷了过去。

    不管潜伏的敌人是谁,既然是对雾忍出手,那就乐的给个方便甚至创造机会。

    “砂忍的红头,宰了你!”

    我爱罗的身影普一入眼,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被自来也打儿子一样压着摩擦了半天,攒了一肚子的憋屈怒火也似找到了宣泄口径,烟锄雷牙横刀就是干,一副恨不能生食其肉的架势。

    “啊呜~”

    卷着狂风扑上来的我爱罗张开了嘴巴,漏出一口好牙,冲着烟锄雷牙的脑袋就咬了过来,烟锄雷牙电光闪耀的雷刀也对着血盆大口刺出。

    两个人完全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互承替身之术!”

    “嘭~”

    眼见雷刀就要穿吼而入,截爆我爱罗的脑袋。

    蓦的,狗扑而来的我爱罗爆成一团烟雾,一只穿着烟衣的手上推着一颗湛蓝如玉的风团从烟雾中伸了出来,崩开了烟锄雷牙的双刀,结实的摁在了他的脸上。

    烟锄雷牙死狗一样打着旋扑了出去,绽放在空中的血线中崩飞出几块大牙,手中的一把雷刀也被劈手夺过。

    “雾忍就是蠢!我说我是最强的傀儡师你们就为我不会别的了?最强电鱼叉我就收下了。再见!”

    普一现身,犬冢獠一招扑街了烟锄雷牙,打了人,抢了东西,装完逼就跑。

    看着犬冢獠来无影去无踪的的凌厉迅捷,自来也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这家伙的操作有点骚的感慨。

    独留下还在被狼狈蹂躏摩擦的七人众一脸懵逼。

    这家伙从哪冒出来了?为什么没人发现?他来干什么?烟锄雷牙是不是死了?七人众这就要减员了?第一次集体出动就这么扑街了?我们是继续怼自来也这个变态还是去追杀那个小子?

    七人众突然少了一个,被自来也摁在地上摩擦的更惨的其他几个人心里真是百感交杂,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真的好想说一句:“吔屎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