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由不得你(玩弄人心我在行,我的师酱可是蛇叔!)
    “这是怎么回事!”

    倾塌的木塔砸坏了围墙,满地滚落的残檐断壁,有人还在狼奔猪突,有人在施放水遁灭火。

    场面一片混乱。矢仓的脸色十分难看。

    “水影大人,是砂忍的叶仓还有那个红头发的不知名野兽砂忍,他们突袭了我们的营地!”

    终于有个像是头领模样的雾忍稍稍制止了骚乱,神情难堪的回答了矢仓带着怒气的询问。

    “混账,你们是怎么……”

    眼前乱糟糟一片,矢仓勃然大怒,雾忍居然就这么被人来去自由的突袭了营地,却连一点应变的手段都没有,只会惊弓之鸟一样瞎跑胡蹿,身为水影,怎能不怒,就要破口大骂一顿,却听身后闻风而来的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呼。

    “快看,那些木头和尸体上都有字!”

    “钝刀兜割,劈柴伙夫。七人众里你可有可无,毫无特色。最适合不过劈柴喂马,好好当个伙夫!最强小厮,你的命运!”

    “爆刀飞沫,屁声震天。一屁两响,三屁赛雷轰,短屁开山,长屁轰天,顶风臭十里。”

    “雷刀双牙,电鱼最强!此生无悔学电鱼,在水之国,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饿死了。论电鱼,谁敢比你强?最强电鱼王,你当定了!”

    “矢仓矢仓小屁孩,一辈子身高一米四!快快回家找妈妈,奶上两口一米二!“

    ”辉夜的肋巴扇好下锅,熬出来浓汤白如玉,营养高。多吃多喝身体棒,越吃越像辉夜的大蠢货!“

    ”水无月,水无月,天下秀丽有十分,你们独自占七分,钟灵毓秀,清水出芙蓉,美得冒泡,撅起屁股肛一发,男人也能生孩子!”

    “呃呃呃……”

    最先发现字迹的忍者一提醒,闻风而来的人群太多,各有目光焦点,七嘴八舌之下,就这么一下子把上面写的东西全读了出来。

    等这些嘴快的雾忍一读完,本来还混乱着的雾忍一下子全都老实了下来,一个个憋得脸红脖子粗,也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骂人,场面一度落针可闻。

    “噼啪~”

    苟延残喘着还在燃烧的帐篷上,火花崩裂,原本细小微弱的声音此刻犹如无声之处听春雷。

    “混蛋,我要宰了她!”

    辉夜的长老天生脑子缺钙,诡异的沉默之后,狂嚎一声就从木塔砸塌的缺口冲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

    一根带着挂钩的棍子突然横插出来,勾住了辉夜长老的后领子,将他提溜了回来。

    “所有忍者回营休整,鬼灯满月你来负责,但凡有人不听指挥,杀。”

    “西瓜山,负责指挥救火和处理伤员,并修复营地。找到玩忽职守的家伙,杀。其他人带上那些东西,都跟我来。”

    制止了暴走的辉夜,矢仓铁青着脸下达了一连串命令,重重的哼了一声,回头就走。

    这场合已经没办法继续再待下去了。

    一众高层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又恼羞成怒的带着一堆尸体跟木头跑了回去。

    议论声没了压制,嗡嗡的一下子就响了起来,即使再鬼灯满月的镇压下也是屡禁不绝。

    雾忍中央的议事大帐里,众多高层分离而坐,中央摆着尸体跟木头。

    残缺的尸体上血液已经凝固,但在这块封闭的空间中依旧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道,因为砸在地上有些破碎还有些火燎焦烟的木头也散发着一股子怪味。

    但没有人在意这些。

    形状凄惨可怖的尸体上,还有残缺焦烟的木头上,一行行,一列列一看就是蘸着鲜血书写跟涂抹过的字迹,才是扎在众人心中的一根刺。

    “都说说吧,看到这些,都有什么想法!”

    矢仓坐在上首,稚嫩的脸庞如果不是有那到缝合的蜈蚣伤口,配着矮小的身材,看上去就是十足的稚童,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使用着奇怪兵器,而且兵器上还带着一朵大绿花的小个子是雾忍的四代影,更是三尾人柱力。

    “嘭~”

    “不管是谁,我要宰了他,立刻马上必须!”

    脾气暴躁的辉夜长老闻言当即拍案而起,怒的须发皆张。

    “我跟叶仓交过手,比较清楚她的能力。从现场的残留来看,完全没有灼遁的气息,应该是有人假扮,目的是将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叶仓和砂忍那里。”

    水无月的毓秀男子到是还算冷静,侮辱性的文字就那么截在眼前,还有心思做分析。

    “不知道名字的红头发,自称最强傀儡师的勘九郎,还有灼遁叶仓,这三个身份应该都是假的。我们的情报显示目前叶仓还在我们东南,不可能跑来袭击营地。”

    高层中难得没有遭到编排的青转动着脑筋,补全着信息。

    “不要说这些没用的。是谁干的,什么身份已经不重要了。今天这么被人家这么一弄,但凡看到的雾忍都会自动认为是叶仓跟砂忍,现在讨论这些没用,拿点切实可行的办法出来解决问题。”

    矢仓脸色还是不好看,一锤定音的定下了基调,不经意又扫到那块编排他的木头,顿时就觉得一阵气血上头。

    众目睽睽之下,当着那么多部下的面,被这么埋汰挑衅,矢仓没暴走已经算是气量非凡,忍常人所不能忍了。

    “水影大人说的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被这么一搞,没办法跟那么多人解释。何况就算是解释了,也可能被认为是推脱,认为我们雾忍怕了叶仓。看来为了保证士气,我们也只能先对付叶仓了。”

    “这种堂堂正正,叫人生受又憋气的阳谋,不是砂忍一贯的风格,更不是叶仓的风格。反倒更像是木叶的手笔,也不排除河之国那群废物或者其他国家的可能。但不管是谁,都不能放过他!”

    有了矢仓定下基调,大家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愤怒,集思广益的你一言我一语做出安排。

    “灼遁是血继限界,我们七人众对付起来恐怕力有不遂,所以我们就主要揪出那个几个闹事的家伙,负责对抗木叶可能的侵扰。”

    鬼灯满月不在,作为七人众第二强手,西瓜山河豚鬼代表着做了表态。

    “我跟灼遁交过手,辉夜长老也有血继限界,可以跟叶仓对抗,砂忍方面就由我们两个来收拾。”

    水无月的男人接着表态,辉夜的长老略微思索也点头同意。

    “好,既然都有安排,那我就跟青坐镇大营,防备河之国跟其他几国,随时支援你们。这一次,我们这么多人集中在这里,就要一口气拿下河之国,然后全力干掉木叶,他们丰饶太久,也该轮到我们了!”

    见坐下众志成城,矢仓也一扫怒气,中气十足的做了最后决定。

    “至于这些东西……”

    一番安排下来,正是众志成城,矢仓有些扫兴的一指大家都可以忽略的木头跟尸体,脸色一沉。

    “就好好保存起来吧,这是我们轻敌大意的教训,留下来也当做是给在座所有人的一个鞭策,至少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前,我决定保留它。”

    对于矢仓最后有些突兀的决定,没有人反对,只是又默默看了一眼那些被鲜血抹红的侮辱性字迹,暗暗咬牙。

    绝对不放过这个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