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再接再厉(我就不信没有用,就算没用也要用到有用为止!)
    酒红的短发摇动凌厉。

    棱角分明的烟色眼线圈出青蓝瞳孔中的疯狂杀意。左额大大的刻着一个殷红的‘假’字,刺痛注视的目光。

    风摆动了衣袂下摆,我爱罗背着足有他半个人高的葫芦,置身在一众雾忍的包围之中,冷的像冰。

    “就是你这个家伙到处袭击我们的巡逻队,现在看你还往哪里跑!受死吧!”

    雾忍的头领咬牙切齿,不需要多说废话,手臂一挥,下达了绝杀的命令。

    “呜~”

    攒射的忍具从四面八方笼罩下来,置身在攻击的焦点之上,我爱罗微微咧嘴,喉咙发出野兽般低沉的咆哮声。

    “汪~”

    震动人心的一声咆哮,我爱罗四肢着地,野兽一样奔跑,一阵风过,已经扑倒了雾忍的头领身上。

    “嘶啦~”

    咽喉被我爱罗一口撕开,雾忍的头领惊愕中绝望,被四肢蹬开。

    “呵~呵~呵呵~”

    滚落在杂草之中,喉咙喘息的像是破漏的风箱,雾忍头领捂着怎么也捂不住的巨大伤口,挣扎着,绝望着,终于在一片惨叫多于酣斗的嘈杂中死不瞑目。

    风中渐渐充满血腥味道。杀气混搅着杀伐,化作催人心智的残酷。

    我爱罗像个野兽,红唇上下腥血遍染,四肢奔行中,溅起了枯枝败草。

    一爪将冲到身前的雾忍连着兵刃拍进了脑袋,双腿跃起在尸体上一蹬就卷着一阵狂风扑向下一个目标。

    我爱罗的攻势迅猛酷烈。

    没有一个雾忍能在他的手下留一个全须全尾的尸身,不是头脑爆裂,就是四肢离体,生死的搏杀中,花花绿绿的肠肚散撒一地,泼水般的鲜血将草木染红。

    血腥气渐渐刺鼻。

    “嗷吼——”

    轰雷般咆哮从战到酣畅的我爱罗口中迸发,滚荡着空气,将最后几个死战不退的雾忍震翻在地。

    站在血与尸体的中央,我爱罗终于不想再维持变身,重新变回了雪团般的白丸,霜白如绸缎批身的长毛,映着遍洒在丛林之中的殷红鲜血愈发刺目起来。

    不过是一群故意吸引来的雾忍巡逻队伍而已,最高也才是中忍领队的实力,对上如今越发熟稔了上忍境界的白丸,注定了会是这样摧枯拉朽。

    “白丸,你真是够了啊。每次都弄的这么鲜血淋漓血糊糊的,说好要留全尸我有用的,你这家伙。”

    战斗尘埃落定,硝烟正烈,犬冢獠保持着勘九郎的模样,一脸无奈的现身,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血肉浆糊,满是嫌弃。

    “呜汪~”

    白丸张嘴吐舌头,一个纵跃就扑了上来,一把将犬冢獠推到,还挂着血的大嘴张开,深处舌头就要舔。

    “奏凯啦,满嘴血腥味,会得传染病的。”

    白丸嘴巴里的味道太正,这次说什么犬冢獠也不再放任,抱着白丸的脖子一挺腰就把她扔了出去。

    “自己找地方去洗干净,水遁我还没学会呢。”

    没好气的冲着欢快的摇着尾巴跑远的白丸吐槽了一声,犬冢獠才重新把目光转回血肉模糊的战场。

    “哎~”

    目光来回扫视了半天,犬冢獠叹了口气,认命般开始迈步进了血肉模糊的战场,开始动手摆弄起来。

    以砂忍的身份袭击雾忍已经有大半个月过去,忍刀七人众已经留言骂过去好几个,感觉都有点灵感枯竭了,却还是不见雾忍的大动作。

    悄悄潜入到雾忍营地周围观察过,即使运送那些尸体跟嘲讽侮辱的刻字进去,也只不过是产生一阵骚动便很快又恢复平静,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显然人家雾忍对他的百般挑衅没什么积极的回应。

    “讲道理,忍刀七人众就不是理智型的好不好。一个两个有头没脑一点就炸,我都这么侮辱他们了,还没火急火燎气势汹汹的杀出来,有点奇怪哈。”

    随便扯下来一个雾忍的衣服卷在树棍上,蘸着还没凝固的鲜血在雾忍尸体上写写画画,犬冢獠呢喃着心里暗自捉摸开来。

    “忍刀七油桶没点着,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还有实力,这么久没有动静,估计是雾忍里面有更高级别的人物镇压了。”

    “青的话智慧是有了,但估计不可能。先不说他有没有白眼,就算是有了白眼,估计也就跟七油桶里面的中游人物持平而已。哪怕青地位高,没有足够的实力也镇压不了心高气傲的七油桶。”

    “那么,能在地位,实力上全面压制七油桶的雾忍里面有谁?数来数去无非就是血继的辉夜高手和水无月的高手了,说不定还是两族族长一级的人物。”

    “等等,我怎么忘了四代水影那个小矮个。如果是他的话,无论是实力,身份,还是地位都完爆七油桶啊,镇压他们毫无压力不是。”

    思路理清,犬冢獠精神一震,立马计上心头。

    “好,这次我就福利大赠送,看你们雾忍还能忍多久。辉夜水无月还有水影跟七人众剩下的几个,一个不拉,统统都有份!”

    心有计较,犬冢獠顿时干劲满满,也顾不上嫌弃,挥舞着树棍笔走龙蛇,在每一个尸体上都写满了字,便这般还是不够,招呼了白丸活化长毛将尸体卷起,一人一狗匆匆离开。

    河之国的傍晚总是很绚烂,海波折射了夕阳光芒,将满天的白云都染上炫彩,五光十色的有种梦幻感觉。

    雾忍的营地里,得益于之前枇杷十藏和栗散串丸教训了两个放哨的忍者,八卦男现在还全身多处骨折,包的像个粽子一样每天躺在床上呻吟,海男更是愈发沉默不爱张嘴说话,威慑在七人众的震慑下,轰轰烈烈闹腾的八卦传闻也没像是没了那股子骚劲了。

    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摄于七人众的威势,中下层的忍者不敢再明目张胆的谈论八卦,可私下里却聊的越发热火朝天的骚动起来。

    正所谓天性使然,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吗。都是来自大海的男儿,生死看淡,开心才好。

    你说我说他说,法不责众,难不成还能把我们都干掉不成!

    雾忍们的心态是很正了,可就是大多数人感觉那个编排了忍刀七人众八卦,给他们枯燥的战争生活带来无穷骚动跟快乐排解的家伙,最近有些不给力,一直没传出来什么新动静,有些乏味的时候,新的惊喜来的叫人猝不及防。

    “咻咻咻~”

    缤纷绚丽的天空下,忽然从远在营地一公里之外的丛林中抛飞出来大片烟影,向着雾忍的营地砸了过来。

    “有情况,敌袭,战斗部队准备!”

    已经再也不在值守的时候谈论八卦的雾忍第一时间发现了动静并发出了警报。

    就在注意被来自空中的袭击吸引的时候,丛林中窜出了两道人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飙到了雾忍的营寨下方。

    其中一道烟影挥手之间洒出漫天的人头大小炽白火球,一顿狂轰滥炸,顿时将雾忍的观测塔轰塌。

    因为河之国的忍者太过废物,砂忍又一直使用精英小队袭扰的策略,雾忍营地不但防守松懈,就连营地的修建也是就地取材,聊胜于无。

    轰隆隆的塔楼倒落下来,砸开了雾忍营地木桩扎绑的围墙,飞扬的浓烟与惊呼呵斥中,我爱罗狂野的从缺口冲进了砂忍的营地,卷着一身狂暴的风,肆虐而过。

    “是砂忍的那个红头发野兽!就是他杀了我们好多人,大家一起上啊,干掉他!”

    “小心,后面还有一个,是,是是叶仓,砂忍的灼遁叶仓!快去通报水影跟其他几位大人,不要被她的火球碰到,会死的!”

    呵斥声,指挥声,战斗声与吼叫声吵成一团。

    “轰轰轰~~”

    我爱罗所过之处,锐利的风刃掀翻了帐篷,割裂了大地,掀起血雨腥风。

    叶仓一身煞气,双手挥动中无穷无尽的火球铺天盖地一样砸了下来。

    火得风助,风借火势,转眼之间,大片的雾忍陷入手忙脚乱之中。

    “水之国的缩头乌龟,都滚回海上捕鱼去吧。河之国只属于我们!”

    “轰——”

    最后一团超大的火球被叶仓扔进了雾忍的营地之中,在我爱罗的暴风中化作火海肆虐,两个人的突袭来的快去的更快。天上的袭击物还没有掉落下来,两个人大杀特杀一阵之后,已经抽身而退。

    “最后送你们一份礼物,都好好拿回去供起来吧,缩头乌龟们!”

    火焰肆虐之中,雾忍的一众高层高手终于赶到,却只剩下叶仓硬邦邦冷冰冰,满是嘲弄的挑衅在回荡。

    “砰砰砰~”

    空中袭来的物什终于落地,吓的已经是惊弓之鸟的雾忍抱头鼠窜,看的雾忍一众高层面色铁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