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搞事情(我的手段丰富多彩,来来来,好好开开眼界!)
    呜呜的风声略显喧嚣。

    带着白丸潜伏在某个雾忍中忍领队的四人小队后面,犬冢獠忽然精神一震,他接收到了影分身传来的信息。

    “虽然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两杆子的心态,不过因为跟加流罗是朋友,知道她给未来孩子准备的名字而暴露这种事情,也算是蛋疼了。”

    “我的影分身还真是,意外的跟太子的有点像呢,都特么会坑自己。”

    想到因为自我精神封印,导致影分身多少都喜欢自作主张,居然装成马基的样子,安了个勘九郎的名字就敢去找叶仓,而且最后还说了那种莫名其妙的圣母婊的话,犬冢獠嘴角就是一抽。

    所以说我才讨厌用影分身啊,每次用都有种自己是脑残的赶脚。

    默默吐槽着,犬冢獠看了一眼白丸,一把将白丸已经伸出了粉嫩嫩,湿漉漉大舌头的狗头推开。

    我是命犯孤星还是怎么着?!

    分身喜欢自作主张的坑我,白丸明明是狮毛犬,因为分担我的查克拉也给养成了二哈。

    我特么的这一身查克拉是有毒啊是不是!

    感觉已经被欢乐儿童包围的犬冢獠由心而发一股浓郁的忧郁。

    明明我的人设是睿智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型的啊坟蛋!

    “哎~”

    默默叹了口气,拨开隐蔽身形的枝叶,犬冢獠收拾了被坑之后有感而来的忧桑,准备出击。

    “到最后还是要我自己动手来啊。还好打开始就没想过分身那个坑蛋能起作用。”

    “那接下来就看我的了。师酱哟,你绝对想不到的吧,直接用雾忍牵制叶仓,借力打力这种事情,我可是手到拈来的啊!”

    “白丸,变身之术!”

    烟雾乍现。

    “谁在那里,滚出来!”

    雾忍的忍者不是残渣,在动静出现的第一时刻就有了反应,大蓬的手里剑想都不用想就扔了过来。

    “当当当~”

    然而攒射进烟雾之中的手里剑只响起一阵崩飞声。

    “烟秘技—乌鸦机发!”

    烟雾中响起冷酷如冰的声音。

    “嘎啦嘎啦嘎啦~”

    急促的木偶关节摩擦声响彻。三眼四臂的木偶傀儡炮弹一样冲出烟雾,转眼就到了雾忍小队面前。

    “小心,是砂忍的傀儡师!队形散开!”

    乌鸦带来的风刺痛了带队中忍的肌肤,但他依然冷静着拿着兵刃准备战斗,并且开始指挥自己的队友做出反击。

    “没用的,我的乌鸦是无敌的!烟秘技—潮针之术!”

    莹白的飞针从木偶的四肢与口腔之中飞射而出,暴雨梨花般将无人四人镇压。

    “呃啊~”

    惨叫声连成一片,无论是带队的中忍还是他的三个正要散开的部下,统统一招扑街。

    “可恶,你…到底……是谁!”

    勉力扶着树干不让自己倒下,被飞针插的像只刺猬的雾忍中忍挣扎着,不甘又仇恨的地盯着带一身冷漠操纵着傀儡走出来的砂忍。

    烟色的狗耳帽上镶着砂忍的护额,紫红色的眼影下一双无情的冷眼,脸上夸张的油彩绘画多的叫人见之难忘。

    就是这个家伙,一招就覆灭了他们整个队伍,真是强大的让人绝望。

    “弱小是原罪。即使不甘又怎么样?河之国只属于我们风之国,雾忍的垃圾,带着你们的痴心妄想跟天真下地狱去吧!记住了,杀掉你们的是砂忍未来的五代目,最强傀儡师勘九郎!”

    变身成究极体勘九郎的犬冢獠塑造着狂妄无情的形象,手指挑动间,乌鸦已经送给了雾忍的领队中忍穿喉一刀。

    “枇杷…十藏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挣扎着用漏风溢血的嘶哑声音发出最后的不甘与怨毒,雾忍中忍扑街。

    “枇杷十藏吗。七人众断刀斩首大刀的持有者吗。“

    ”本来只是打算用砂忍的身份袭击雾忍,挑起两家大战把叶仓拖死在河之国的。不过现在忍刀七人众来了,那就让事情变得更有意思一点吧。”

    乌鸦四肢翻飞,在扑街雾忍中忍扶过,还染着鲜血的树干上一阵刻画。

    等四溅的木屑停下,犬冢獠满意的看了看他的杰作,转身离开。

    风一如既往的吹,树叶浪涛般婆娑,连名字也没有留下一个的雾忍小队扑街横尸,血腥味渐渐弥漫开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有饥饿的野兽忍不住诱惑前来,一队雾忍再次经过了这里。

    “队长,是我们的人!”

    驱走了垂涎尸体的野兽,来到案发现场的雾忍小队首先确认了死者的身份。

    “队长,树上有字,上面说……上面说……”

    沉痛又悲愤。忽然有人发现了犬冢獠留下的字迹,却支支吾吾不敢说出来。

    “枇杷十藏,斩首大刀,不如……不如杀鸡!混账!带上尸体,我们回去,把这些全部报告给十藏大人!”

    一眼瞅完树上刻画的字迹,雾忍领队勃然大怒。居然,居然敢侮辱我们雾忍伟大的忍刀七人众,不管这个家伙是谁,都要死!

    雾忍们带着尸体跟怒火离开,血腥味渐渐消散的丛林重归寂静,最后也只剩下树干上偌大的一行字迹散发着不化的嘲讽。

    河之国砂忍的营地中,忍刀七人众独立的营帐里,灯火通明的正堂中间地上,摆着一块一人高的岩石。

    人高的岩石清灰色,背面布满了海风长久吹拂腐蚀出来的细密孔洞,面向七人众的一面被人为的切割出了一面平滑,上面笔走龙蛇的竖向刻着一行大字。

    不用去细看,被特意涂抹了鲜血的大字刺目的烟红。

    只见上面刻着:平目鲽,大咸鱼,吹大气,鬼灯满月不尿尿!

    忍刀七人众分列而坐,目不转睛的盯着岩石上的刻字,气氛凝固中十分压抑。

    尤其是端坐在上首位置的鬼灯满月,本来灰白的头发这时候已经有完全变白的驱使,一滴一滴的水滴不自觉的从发梢滴落下来。

    这块岩石,是对他**裸的侮辱。

    谁特么说了,有水化术的血继限界就可以不尿尿的?老子可是鬼人在世,不管你是谁,你这都是在找死!

    “嗤~”

    一片沉默中,身材庞大的西瓜山河豚鬼看着岩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发出了一声嗤笑。

    一现就收的短促笑声迎来了鬼灯满月杀人的死亡之瞪。

    “命令,不管他是谁,挖地三尺也给我找出来。我要扒了他的皮!”

    “轰~”

    吹气一样彭大起来的平目鲽,一刀将人高的岩石砍成了稀里哗啦的碎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