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机锋(名传一时的就没有蠢货!因为蠢货早就死在传名的路上了。)
    “勘九郎,不用这么难过的。无论是什么任务,只要是对砂忍有利,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会好好去完成的。”

    呜鸣如泣的风声此刻仿佛鬼怪在痛哭,两人相对无言,沉默的展现过内心的复杂变化,终于是见多识广的叶仓更成熟。

    她走完了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步距离,几乎与勘九郎肩并肩的深处纤长的手拍来拍他的肩膀,用强大的语言展示着无与伦比坚定的信心。

    “叶仓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如痴如泣的风声忽然在手里剑的寒冷刺破肌肤的时刻变作了恶作剧般的嘲讽,勘九郎的前半句还沉浸在崇敬甚至崇拜之中,后半句却只剩下愕然。

    肩膀上还残留着被拍过的温暖,那只纤长的玉手此刻却我这一柄背脊黝烟,利刃泛着冷光的手里剑架在了咽喉上。

    叶仓的脸上已经找不到半分悲戚和哀怨,只剩下一层冰冷如霜如雪。

    “你的变身术还有演技真的不得不承认很是出色。不过,现在想要活下去,最好还是变回去,然后好好的交代一下你的身份来历吧。”

    抵在咽喉的手里剑点点压紧,叶仓棕色的瞳孔中除了笃定之外,再不含任何多余的情绪。

    她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

    勘九郎沉默,独眼凝视中渐渐褪去了崇敬即将进化为崇拜的光芒,变得有些饶有兴致起来。

    他浑身的气质也随着眼神的变化焕然一新,淡然又冷静,没有一点生死不在掌控的慌乱。

    “如你所说,我的变身术跟演技确实不错。我也不认为我从这些方面漏出了马脚,但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是个假货来的呢?”

    生死受制,勘九郎却浑不在意,还有心思想从叶仓这里得到解惑。

    “回答我的问题!”

    叶仓的目光里也开始泛冷,手中的手里剑下压着割破了勘九郎的皮肤。

    “撒,来交换吧,告诉我你是怎么看破我的伪装的。然后我也告诉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不然的话,身为忍者,作为同行的你知道的,我们这些人就是宁肯一拳打爆自己的脑袋,也不会出卖情报的。”

    不加反抗的任由咽喉要害被割破,鲜血流过了刃口泫然低落。勘九郎一副不讲生死看在眼里的潇洒。

    为了证明自己言语的真实与心智坚定,勘九郎甚至更是自主的往前倾压了一下身体,叫咽喉上的伤口破的更大。

    血,丝丝缕缕的从脖子上流了下来,一点点染红了衣领,向着胸膛蔓延。

    在勘九郎坚定的视死如归里,叶仓败下阵来,她收回了压在勘九郎脖子上的手里剑,略微向后推开一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呼呼~”

    几颗炽白缭绕着橙红火流,人头大小的火球出现在叶仓身后,将勘九郎锁定。

    “交换的话也可以。不过不要想着耍花招,不然我的火球可以一瞬间让你变成干尸。如果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并非刻板不知变通的叶仓败退在勘九郎的淡泊生死之下,转身的权衡之后,选择了信息交换。

    “放心吧,忍者说出口的话,怎么都不会作假。“

    勘九郎好整以暇的拍了拍衣服,手往破开了小口子的脖颈一抹,伤口便消失愈合。

    ”那么为了表达诚意,就由我先来说吧。我的身份是木叶忍者,专门为你而来,至于为什么专门为你而来,如果长着脑子的话就自己去想。”

    勘九郎似乎真的很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居然还有心情挑衅叶仓。

    “好了,不要生气,我并没有骂你的意思,更不是说你没有脑子。好吧瞪什么瞪,我就是说你脑子比没壳的核桃还小怎么了!还要不要交换情报?赶紧的,到你了!”

    勘九郎有些嚣张。

    感觉他像是要搞事情的样子。

    “呼吸~呼吸~”

    崇敬即将化作崇拜的敬仰之情的迷弟仿佛都是错觉,死都不怕的勘九郎气得叶仓胸脯剧烈起伏。

    这幅小人得志的讨厌嘴脸,好想直接把他蒸成鱼干啊!

    “跟雾忍媾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风影大人的行事风格。”

    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很想很想直接一发火球拍过去,把勘九郎这个忽然看起来面目可憎的混蛋变成干尸木乃伊,但终还是有理智在,叶仓不认为现在就下手除去勘九郎是个好打算,于是便从善如流的默默选择了情报交换。

    “原来如此么。在英雄叶仓眼中,风影罗砂是个值得信赖的好首领呢。“

    ”不过也是,能够孤身一人前往救援被包围的突袭部队,并带着几乎所有高手全身而退,确实是个值得信赖的好风影呢。”

    听罢叶仓的消息,犬冢獠豁然开朗。

    现如今的罗砂,可不正是意气风发,正走在人生巅峰的可靠的影么。

    “这确实是我以己度人的失误。好了,让我们开始第二回合。”

    开局不利,勘九郎没有气馁,很快振作起来,开始了第二次情报交换。

    “我们木叶已经准备跟你们砂忍展开最后决定胜负的一战了。具体时间不去定,但应该不会等太久了。我是专门被派来牵制你加入桔梗山城战场的人员。”

    “来,这次让你占便宜,三换一。我不相信你只凭之前那点推断就能断定我是个冒牌货,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看破的!”

    除了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之外,勘九郎,不,是犬冢獠为了得到叶仓识破他伪装的核心关键,一点也没有隐瞒或者在情报中作假的意思。

    犬冢獠很清楚,一旦想要知道一个你迫切需要知道的答案时,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以诚待人,甚至是损己待人。

    “加流罗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未来有了孩子的话,长子就叫做勘九郎,如果是长女就叫做手鞠。”

    付出果然就是有回报,叶仓并不担心犬冢獠脱离掌控,索性心血来潮的交流下,将最核心的原因都贡献了出来。

    犬冢獠听得有点表示想沉默。

    这个答案有点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完美的变身加演技,居然就因为加流罗曾经跟叶仓谈起过给还是各自体内一点液体的孩子起名字的事情,结果就这么机缘巧合的被人破了埋伏。

    “看来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理所当然了,不过无所谓了,本来就没指望能忽悠多久,一开始就失败也不是不能接受。“

    ”作为你为我解开疑惑的报答,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虽然我之前说的任务都是自己先琢磨出来的,但讲真哦,它真的会来的。“

    “如果到那时了,你可一定多长点心吧。”

    言罢,化身马基,自称勘九郎的犬冢獠一头撞上了悬浮在叶仓身后的火球,转瞬之间,只剩下一团白雾。”

    “居然是影分身吗。难怪有恃无恐的样子。不过虽然还是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的声音我记住了,我们下次见面,一定会给你准备一份豪华的礼物。”

    犬冢獠潜入失败之后,直接自杀不见人影。叶仓这才恍然,继而收了血继,转身没入了群山之中。

    只是,跃动在林木山川之间,寻找着雾忍的敌人,叶仓却再也无法像之前几年之中一样的心无旁骛了。

    犬冢獠最后消失前的话,像一根刺,深深在叶仓心中扎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