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叶仓(我有特别的监视方法。)
    “哗哗~”

    河之国南方的风比较大,因为靠近海岸的关系,来自大海的风带着腥气的潮湿,沿着陡峭的岩石山壁急速上升之后,摇动大片郁郁葱葱的丛林。

    披绿的地上,浓茂的草丛中偶尔漏出灰白山岩的一角,上面有着细密的气泡孔,像是千百万年前火山熔岩在海水中冷却的样子,如今时移世易,沧海桑田之后,被海风吹着发出呜呜声。

    一处背风的小山坳中,叶仓燃起了一小堆火,轻轻咀嚼着口中味道并不那么好的兵粮丸,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护臂,一边慢慢转动着手中的树枝,细致的让火焰舔舐插在树枝头上的鱼儿。

    在河之国与雾忍的战场上待了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叶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爱上了这里的鱼,尤其是美味鲜嫩的海鱼。

    即使她的烹饪技术经过这几个年头的磨练还是不怎么好,但是来自大海深处的海鱼依旧叫她吃起来感觉鲜甜美味。

    静静的听着呼啸而过,与风之国几乎并无二致的风声,叶仓咽下了口中咀嚼半晌还是干涩的兵粮丸,仔细的把烤鱼上焦烟的部分剔除,轻轻的吹散了一点炙热,才将鲜嫩的漏出了焦黄的鱼肉送进了嘴巴。

    一口香气扑鼻的鲜甜鱼肉入口,外焦里嫩,香甜润滑的口感经过干涩难吃的兵粮丸提升,舒泰的享受叫叶仓这个雾忍战场上凶名赫赫的女英雄也忍不住虚起了眼睛。

    头顶上团成丸子的头发也微微晃动着,裸露的背脊有无限美好,挺拔的胸脯都好像随着享受的呼吸在雀跃,无穷无尽的杀戮与战斗之中,只有这个时候的叶仓看起来才充满了女性的柔和魅力与诱人美好。

    每次享受这种难得的美味,叶仓都觉得,风影最明智的选择就应该是将土地肥美的河之国纳入砂忍的掌控,而不是想着击败木叶,从火之国弄一片除了树还是树,满是森林的土地过来。

    不说鲜嫩香甜的可口海鱼,就是河之国随处可见,被人们不屑一顾的河鱼,在沙尘漫天的风之国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即便是贵为砂忍的英雄,有着精英上忍资格以及影境界实力的叶仓,在砂忍村想要吃上这种享受的鱼获美味也是难上加难。

    曾经也偷懒,在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悄悄跑到风之国的海岸线上弄过一些海鱼来品尝,但不知道为什么,叶仓就是吃不出河之国的味道。

    可惜,一切都是叶仓的个人想法而已,不说现在同样盯着河之国,同时跟木叶还有他们砂忍开战的雾忍,就算是砂忍真的拿下了河之国,不打败强大的木叶,这块肥肉吃进嘴里也下不了肚子,只是徒惹人烦恼罢了。

    忍者五大国从不直接接壤的战略是大家约定俗成在遵守的规矩,从忍者势力形成以来虽然没有过明文规定,但谁要是敢触犯这潜在的规则,引起的必然是利益受损一方不死不休的报复。

    三次忍界大战打下来,这条不能宣之于口的规矩,大家心里早已经明镜一样的了。

    河之国土地肥美,国力暗弱,但他却夹在火之国与风之国中间,是两个大国之间最长也是最大的缓冲地带,双方任谁也不会放任对方将之一口吞下。

    而且,因为上一场战争失败的原因,军费被大量裁剪,砂忍就算真的吞下了河之国,也没有在跟木叶全面接壤的情况下守住的信心跟能力。

    所以也只能是这样了,她这个砂忍的英雄,影之境界的高手,面对咄咄逼人来势汹汹的贪婪雾忍,能做的也就是努力将他们拖延在河之国南方,不使雾忍将他们砂忍看中的战利品抢走。

    只是,如果不能击败木叶,就算从雾忍手中守住了河之国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劳心费力无功而返,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些,手中的美味鱼肉吃到嘴里,享受也就变得淡了。

    倾听着呜呜风声,叶仓一条巴掌大的鱼才吃了一半,就再没有继续的胃口。

    世事艰难啊。

    “哎~也不知道真树现在怎么样了。”

    忽然又想到了自己不久之前新收的弟子,那个小小年纪勤勉中也不免有些异想天开,居然会想到用布这种东西作为忍具去开发自己独特的忍术,多少有点淘气却很天真烂漫的真树,叶仓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是了啊,忍者就是这样呢,一代一代传承,或者是血缘亲人,或者是师徒羁绊,一直以来,大家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我的老师,当年也应该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在努力奋斗过吧。

    一番杂乱又不失连贯的放飞思绪,勤勉的叶仓又重新振作了起来,三口两口将手中剩下的半条已经发凉的烤鱼吃掉,利落的熄灭了火堆站了起来。

    就是因为世事如此艰辛,我们才要更勤勉去努力呀,至少也不能让真树她们再经历我们当年那样的苦难了。

    “谁在那边,出来!”

    回头之间,叶仓的神色骤冷,脱手就是一把手里剑甩向侧后方的树冠。

    “叮~”

    伴着一声手里剑磕飞的脆响,两个壮硕又肥胖的男人从树冠中跳了出来。

    “嘿嘿嘿~我们河间兄弟可真是好运气。随便出来一趟都能遇到这么漂亮的美人。”

    “呵呵呵~是啊是啊,真是想不到,砂忍村那种苦寒的风沙之地也能养出这样的美人,合该我们河间兄弟要发啊!”

    一露面之后,就是一阵猥琐的奸笑,河间兄弟肥胖油腻的脸上满都是下流的饥色。

    “你们砂忍可是在我们河之国作恶多端呢。今天就让我们河间兄弟代表被你们残害的河之国同胞,给予你正义的惩戒吧,哈哈哈哈!”

    河间兄弟毫不掩饰他们的龌龊心思,显然并没有认出叶仓,大言不惭的叫人恶心。

    “河之国的忍者吗。”

    叶仓眼中满是不屑,常年活跃在牵制雾忍的战场上,又惯于自己一个人行动,面对木叶,砂忍还有雾忍三国忍者侵袭的河之国忍者只会瑟缩在城里杨威做福,孤陋寡闻的没有认出她可以理解。

    但是,明明占据着这么好的资源,可跟河之国忍者短暂的几次接触之中,遇见的都是这种货色,就真的让叶仓觉得很不屑。

    河之国的忍者都是废物!

    叶仓的眼神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吼吼,砂忍的小妞,你的眼神激怒本大爷了!接受正义的蹂躏吧!水遁—铁……”

    河间兄弟理所当然的勃然大怒了,可惜还没等他们的忍术出手,也没等叶仓出击,一道夹在呜呜风声中倏忽的横切而过的风刃就已经将他们两个带走。

    胖头鱼一样硕大的两个脑袋还带着怒火跟下流,烂皮球一样掉落地上滚下山坳,喷血的无头尸体木桩一样砸到在地,胖大的体积压倒了大片花草。

    一个包着砂忍制式蚕蛹头,脸上画着猩红獠牙油彩的砂忍跳入了场中。

    “中忍勘九郎参见叶仓大人!”

    恭敬中饱含着崇拜,一丝不苟的跪地大礼参拜,来者是砂忍中忍的勘九郎,他有着对砂忍英雄叶仓足够多的崇敬。

    “勘九郎是吗,你的风遁还不错。起来吧,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见惯了勘九郎这幅模样的砂忍后辈,叶仓没有觉得多不自在,似乎是有感勘九郎一出场就干掉了两个河之国的恶心家伙,她的心情比较舒畅,说话间迈着脚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叶仓大人过誉了,比起叶仓大人我可就差得太远了,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次来找叶仓大人,是带来了风影大人最新的任务。”

    说话间,勘九郎起身,叶仓这才看见,他的护额下面,左眼的前方,比平常所见的砂忍装扮多出来了一小块垂下的白布,四四方方的正好将整个左眼遮住。

    对于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的忍者来说,丢失了一只眼睛并不是什么毁灭性的创伤,尽管勘九郎看起来年纪轻轻就瞎了一只眼睛,有些叫人唏嘘,但叶仓这种饱经战争磨砺与厮杀的心志坚定之辈,到并不在意。

    她更在意的是勘九郎口中所说的,风影下达给她的新任务。

    “那个……”

    讲到任务,本还一脸崇敬的勘九郎一下子犹豫着有些闪烁其词起来,神情也变得挣扎,不甘,犹豫,愤慨,无奈,一时间很是丰富精彩。

    “是什么为难的任务吗?放心的交给我吧,没问题的。”

    看着眼前叫勘九郎的后辈,叶仓和声安慰。

    “是,风影大人说,希望叶仓大人成为砂忍的全权代表,前往雾忍村跟水影秘密签订停战协议,哪怕交出夺取的河之国领土,也要争取跟雾忍达成夹击木叶的合作。叶仓大人,我……这真是……”

    叶仓的安慰下,勘九郎尽管还是很不甘心,但仍然咬牙将风影的任务转述,说完之后,挣扎不甘的神色越发浓重的有种心灵遭受折磨的痛苦。

    “你是说,风影要跟雾忍秘密停战,然后夹击木叶?!”

    蓦然从勘九郎口中听到这样的消息,纵然是身经百战,贵为砂忍英雄的叶仓一时之间也有些发蒙。

    突然就说要停战,还要一起联手同盟。不说置她这几年的付出于何地,就是这战争产生的仇恨,真的可能因为一纸协议就能抹消掉,然后敌对的两个国家就能通力协作了吗?

    数年努力的成果被一句话抹煞,叶仓难免悲哀的同时,展现出来的反而是对这份计划的担忧。

    河之国的风呜呜在吹,仿佛要一直吹到地老天荒也不停息,叶仓面对着勘九郎,一个面色不甘中满是噬心般痛苦折磨,一个是失落之后展现出来的满腔的疑虑。

    火气消散在风中的小山坳中,两个人相对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