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告别(过度一下,就一下,真的!话说,没有谁看成告白吧?!)
    “汪汪~”

    白丸从背后将爪子搭在犬冢獠的肩膀上,粉粉嫩嫩的湿漉漉大舌头就往犬冢獠阴郁的脸上舔。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白丸你快点放开,喂,你怎么跳上来了,倒了倒了,我要倒了,啊~白丸你这个家伙真是!”

    被白丸从背后扑倒在地,迎来匆匆而过的忍者们一致的好奇好笑眼神,犬冢獠抓着白丸的大脑袋,看着她还锲而不舍伸出来准备继续涂抹口水的大舌头,顾不得再忧郁,满心的都是无奈。

    “真是造孽啊。你说你好好一只狮毛,怎么就越长越像个闹腾的二哈了。”

    好不容易安抚了白丸,让她相信自己的主人真的只是有点心情低落而不是想不开,犬冢獠才从白丸的压制中爬起来,连身上的尘土都懒得拍,兴致缺缺的往战地医院走去。

    他要在出发之前再去看看阿斯玛他们,跟小伙伴们告个别,顺便解决一些事情的首尾。

    “静音,你到底行不行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不过獠给我的卷轴上有说过这种办法,我还没有试过。”

    “喂,没试过怎么可以!要是把阿斯玛的伤变得更严重了怎么办?”

    “我也就是说说嘛,到底要不要试试看,不是还要阿斯玛自己做决定吗?”

    “好了啦,大家都不要吵了!阿斯玛,你怎么说?”

    犬冢獠进到阿斯玛的病房时,正好看到一堆小伙伴争论之后把目光集中在病床上包裹的像个木乃伊的阿斯玛身上。

    因为实在是伤的比较重,所以阿斯玛自己单独住了一个小帐篷作为特护病房,此时基本忙完了自己手上任务的几个人都集中了过来。

    静音带着点期盼又有些信心不足的忐忑,一双大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包扎的只漏出一双眼睛的阿斯玛。

    一旁的红和红豆并肩而立,红豆头上同样扎着一圈绷带,神色有些不振。

    迈特凯跟不知火玄间两个人站在病床的另一头,两人身后是沉默着尽量不彰显自己存在感,默默置身角落的日向孝。

    “哟,是我们的大英雄回来了!”

    最先发现犬冢獠进来的是不知火玄间,经过几个月投身战场的磨砺,他看上去更吊儿郎当了。

    嘴里叼着根扭头就能截瞎别人的长千本,头上扎上了一块深蓝色的包头巾,配合着轻佻语气,一双细长入鬓的眉毛冲着进来的犬冢獠一挑,看上去很是有股猥琐感。

    “哦~獠,你早上的表现我已经听说了,真是让人热血沸腾,真是希望我也能快点上战场!为了表达我的钦佩,就先围绕营地跑一百圈吧!”

    汽油一样一点就炸,还总是莫名其妙就自燃之后爆炸的迈特凯高呼着口号,突然就这么冲了出去,把身后的日向孝量了个显眼。

    “混蛋,是谁在鬼叫啊,再在医院鬼叫小心老子宰了你啊!”

    飓风一样跑出去的迈特凯带起一阵怒骂,转眼不见了影子。

    “在讨论关于阿斯玛烧伤的治疗?”

    无视迈特凯,犬冢獠径直来到了阿斯玛床前。

    “嗯,静音说研究你给的医疗知识,找到了一种治疗阿斯玛伤势的方法,所以在讨论到底要不要试试看。毕竟阿斯玛已经在这个样子两个月了,再躺下去就该被送回村子了。”

    红用柔柔带着点担忧的口吻向犬冢獠解释。

    “啧,明明是善用火遁的猿飞一族二公子,有暗部保护,还跟着那么多上忍,居然还会被一群砂忍的散兵游勇弄成全身烧伤。说真的,阿斯玛我对你很失望。”

    “啪~”

    说着,犬冢獠一巴掌拍在了木乃伊阿斯玛的胸膛。

    “嗷~~~”

    一声不像人叫的惨嚎发自阿斯玛的嗓子。

    “犬冢獠你这个混蛋,别等我好了,不然一定宰了你!”

    惊人的惨嚎之后,赤红着一双要吃人的眼睛瞪着犬冢獠,阿斯玛恨不能一口咬死他。

    “说的你这颗没毛的卤蛋好了就能打过我似得。”

    对于阿斯玛的威胁,犬冢獠嗤之以鼻,真是太丢人了,明明都交了你搓丸子了,最后还弄成这样,连红豆这个本来的伤号都不如,太叫人失望了。

    “啪~”

    想着,犬冢獠心气起伏,又是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拍了过去。

    “嗷嗷~~~”

    阿斯玛叫像个挨刀的肉猪。

    “你个大白痴都在干什么啊,快住手啊,大白痴!”

    犬冢獠的‘残暴’震惊了一众小伙伴,红豆作为最不满他的一个,最先反应过来大声呵斥。

    “好了,都别紧张,刺激阿斯玛的血液循环是接下来治疗的关键,都养了两个月了,也是时候治疗了。不然真被送回村子,估计三代目直接掐死这个丢人现眼的小儿子的心都有了。”

    “静音,阿斯玛接下来的治疗就由你来吧。这个笨蛋的伤有点严重,全身上下让烧的毛都没了,治起来可麻烦着呢,你自己慎重着点。”

    没等小伙伴们群起而攻,犬冢獠悠哉哉的就把事情安排了下去。

    “獠,既然你回来,为什么你不来治。我,我还是在一边跟着学学就好了,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我……”

    静音支吾着有些犹豫,其他小伙伴也顾不得批判犬冢獠,都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师酱给我安排了新任务,跟你们告个别我就要出发了,哪有时间给这笨蛋治疗。“

    ”静音你要相信自己,你可以的。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这个笨蛋被送回村子,然后叫恼羞成怒的三代目掐死罢了,又不关你事,怕什么,要勇敢面对挑战,不然你永远都不会有进步的,这样可不行呢。”

    打断了静音的犹豫,犬冢獠一副死马当活马医就行了的样子,看的阿斯玛兔子一样的眼睛越发红了。

    “师……酱?”

    犬冢獠慷他人之慨的话里槽点很多,日向孝果断的抓住了重点,然而他的存在感注定了不会引发小伙伴的注意。

    “新任务?那么急吗?”

    “是什么任务?有点好奇啊,能说说吗?獠都已经参加过战斗然后被分派新任务了,我们却还在医院里打杂,光想想都好气好沮丧啊。”

    小伙伴们关心的重点果然是不一样的。

    “嗯,一个关于晋升我为特别上忍的,比较蛋疼的任务。”

    说起任务,不管小伙伴们的好奇跟羡慕,犬冢獠一想起来就有股深深的撞墙的冲动。

    那可是叶仓,灼遁的叶仓啊坟蛋!

    想到即将要前往雾忍战场监视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身在体制之中反抗不能的犬冢獠下意识的就去看木乃伊一样的阿斯玛。

    这要是弄不好中上叶仓一个小火球,估计想像阿斯玛这个笨蛋一样躺着都成奢望了。直接就能千年不腐,挖个金字塔放进去以供后人发掘了。

    “哎~~特~特~特别上忍?骗人的吧!”

    震惊,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小伙伴们真的都惊呆了。

    满打满算,你才从忍者学校毕业了不到四个月好吗,你今年也才刚要满十一岁好吗,这就特别上忍了?下忍上面不是中忍吗?你确定你没有逗我?

    “撒,就是这样。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不要这个晋升任务的好。”

    看着小伙伴们满脸的不可置信,犬冢獠耸肩,一副苦逼模样。

    你们要是知道我的晋升任务是监视并在必要的时候阻止叶仓的话,估计就不会是这幅震惊的目瞪狗呆的模样而是直接吓晕过去了。

    蛇叔,不得不说,你真特么是个大混蛋来的。

    “犬冢獠,你这个大白痴去死吧!”

    “吧唧~”

    小伙伴不敢相信的震惊中,还是红豆最先有了反应,她一把抓过床头桌上已经敷了药的绷带甩到了犬冢獠脸上,泪奔着跑了出去。

    “红豆!”

    小伙伴们被突然的变化整的有点懵。好好的,大家震惊是震惊,郁闷是郁闷,人不人气死人是有这么一说,但也不至于直接泪奔吧,这有点夸张了啊。

    “哎,红,作为最好的朋友,你多安慰安慰红豆吧,没事么事我就现走了。对了,如果哪天你们也要去战斗的话,记住一定不要大意,战场上的战斗跟其他时间可不一样,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的。”

    犬冢獠能够理解红豆有些突兀的行为,小女孩一直都很担心,直到现在终于以为自己从她身上夺走了老师的关注,而他又恰好有苦说不出,摆了一副苦逼的样子出来。

    犬冢獠的作为落在正伤心难过的小姑娘眼中当然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专门跑来刺激人,于是理所当然就爆发了。

    对此,犬冢獠也没有什么好说,根本就解释不清楚的事情,就把他掩过去吧。

    还是抓紧时间来想想怎么完成任务吧。

    留下一众短短时间内经历了太多,想表达心情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的小伙伴面面相觑,犬冢獠领着白丸自顾自的准备出发了。

    此刻朝阳正好,来自风之国的干爽晨风吹过了脸颊,叫皮肤有点紧绷绷的感觉。山上的砂忍又开始了新的鼓噪,看样子是要再来打一场习以为常的群架找回场子。

    木叶的忍者们也都默默的开始摩拳擦掌,犬冢獠领着白丸,悄悄从营地中不引人注目的侧门出发。

    在路上跟砂忍有过一场艰苦的生死搏斗,跌宕起伏的有意气风发,也有被打的狼狈逃窜的丢人。

    终于来到木叶营地之后,养伤顺便做观察员完成战争在鸟的自我修养,然后去战地医院做了两个月的义务劳动,打了一场几百人的试探性质的战争。

    最接受一竿子被支出去几千里之外另一个战场,监视危险人物的任务。

    仔细一算,似乎毕业成为忍者以后,干的最多的不是接受任务杀人越货这样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是特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几千里漫漫征途啊。

    “师酱,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