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师徒(好激动啊,蛇叔,我们终于要来一次面对面的对话了!)
    巨大的营帐里,尽情燃烧的繁多蜡烛将空间照的纤毫毕现。

    大蛇丸正襟危坐在高案之后,高案上各式各样的文件高高堆起,他明黄如蛇的目光凝视着躬立在前的犬冢獠。

    “可真是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呢,我的弟子。”

    暗哑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一种天然的邪魅诱惑感觉,回响在偌大又空旷的营帐中,在静谧的衬托中就越发明显。

    大蛇丸居高临下,目不转睛的看着犬冢獠,仿佛是在等他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但犬冢獠解释什么?怎么解释?跟红他们这些好朋友都解释不清的事情,跟大蛇丸这个并非真心实意才拜的师傅又有什么可解释。

    我成为你的弟子可不是心甘情愿的啊,蛇叔你摆出这种徒孝师严的架势,没个卵用的。

    才不吃你这一套。

    ”呵呵,师酱你认为,血继限界这种东西是怎么来的?”

    犬冢獠掏啊掏啊,从随身的忍具包中掏出了一个厚实的卷轴,在大蛇丸饶有兴致的目光中放到了他面前的桌上,根本就没有回答大蛇丸想要一个解释的样子,干脆了当的用扯开话题表达态度。

    “师……酱?!”

    没有去看犬冢獠摆到面前的卷轴,也没有在意犬冢獠明显拒绝解释的态度,蛇叔微微歪头,反而更在意犬冢獠对他的称呼。

    歪头,蛇叔一看就感觉恐怖的脸上带着疑惑,断续着重复犬冢獠对自己的称呼,这般模样看上去意外的有些恐怖萌啊。

    贞子卖萌就问你们见过没!

    不过这种从来没有听过,而且听上去少女心满满的称呼,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从中听出了浓浓的调侃味道啊,我的弟子,你这是在作死你知不知道。

    “嘛,师酱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这可是我发自肺腑的对您的尊称呢。不如我们先来看看关于我对血继限界的研究吧。”

    被蛇叔变得危险起来的目光盯着,犬冢獠一副嬉皮笑脸浑不在意的模样,自顾自说着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解释,上前去直接将案上的卷轴打开。

    你当初赶鸭子上架一样强行把我变成你的弟子,还想我对你有足够的尊重?你以为你是人见人怕的蛇傲天啊!

    阿拉告诉你哦,这个世界,大爷我谁都不怕啊!

    是不是很困惑我这倔强的骄傲从何而来啊?告诉你,这是只属于穿越者的保有技能,你羡慕不来的。

    “咕噜噜~”

    厚实的卷轴随着犬冢獠一手推开,咕噜噜滚动着拉开一节,漏出了里面细密的字迹,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示意般的猜想图。

    拉开来铺满了整张高案的卷轴,目测去才漏出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内容,看上去内容真的是很是详实充足的样子。

    “假论五行属性与血继限界的遗传关系!”

    只是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蛇叔便敛去了不屑的淡然,立时被犬冢獠打开的卷轴开篇第一句引发了兴趣。

    本不认为犬冢獠小小年纪能有什么大能耐,别看目前蛇叔已经见识过了犬冢獠的千鸟,也从前其他渠道听说了更多犬冢獠独有开发的忍术。

    但犬冢獠的这些成就在立志学尽天下忍术,目前已经五属性俱全,开始着手阴阳属性的蛇叔眼中,不过是属性变化方面的简单应用而已,强则强以,但没什么深入研究的价值。

    蛇叔作为能够用简单的低级风遁怼爆罗砂血继限界的人,根本用不着劳心费神的去开发什么忍术的形态变化。

    在蛇叔看来,无论是性质变化还是形态变化,目的不过都是为了加强自己手中忍术的威力,说到底就是应为不够强大,所以才穷极心思在这方面下手。

    蛇叔早已经跳过了形态跟性质变化这种在他看来不过是表象迷惑的阶段,进入到了对生命本质探究的更高级层次。

    因而,犬冢獠来到前线两个月有多,直到今天蛇叔已经准备晋升他为中忍,师徒两个才从确定关系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并交流。

    从这种淡漠的实质上来看,蛇叔其实从一开始就只是当犬冢獠是个有意思的小玩具罢了,偶尔用来调节一下心情,或者必要的时候废物利用一下,拿来当个尚可一用的试验品。

    只是没想到,当时一时兴致所至,翻手之间强行收下的弟子,非但一次又一次的爆发给予了他愉悦的新鲜感,到现在这卷卷轴上的东西入眼,当真就说得上是惊喜莫名了。

    着手阴阳属性,已经与团藏接触,一方出材料,一方出技术,双方本着互利互惠,必要时候再以此为把柄捅对方一刀,貌似真诚,实则各怀鬼胎的展开了对柱间细胞研究的大蛇丸,面对犬冢獠拿出来的东西,当真是切中瘙痒。

    我蛇傲天从来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犬冢逆天。你才多大一点年纪,居然在如此伟大雄浑的研究课题上赶上本大爷了?

    我的弟子哟,你这是要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节奏啊。

    瞅着一看之下越看越认真沉迷进去,已经顾不得再跟他明刀暗箭逗闷子的蛇叔,犬冢獠漏出了迷人之微笑,灿烂的像个温暖人心专送关爱的小太阳。

    我亲爱的师酱哟,总是以力量和毒鸡汤诱惑诱拐小孩子的人贩子哟,我犬冢傲天来自穿越者之荣光照耀着你啊!

    来呀,互相伤害呀,看看谁扭曲谁!

    犬冢獠静静的笑,烛光静静的跳跃,蛇叔静静的翻看着卷轴,越看越快。

    “啪~”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沉默的寂静中犬冢獠听到蛇叔的呼吸不自觉的起了变化,脸上的笑容便愈发灿烂起来。直到卷轴被打开到尽头发出响声,他才在蛇叔抬头时将笑容中的得意与促狭收敛。

    师酱哟,老实跟你讲,我犬冢傲天早料到侬个小赤佬对真正搔到痒处的诱惑没有一点抵抗力呢,完全不怕侬不上钩咧。

    “真是……精彩的推论与猜想。“

    ”从细胞与精神产生查克拉关联属性性质变化融合,以细胞和精神载体推断出这个遗传物质基因链来解释血继限界的传承。“

    ”犬冢獠,我的弟子,虽然这些都是你片面的推断跟猜猜,但你可真的是给了老师我一个天大的惊喜呢。”

    从犬冢獠的文章中发现了新天地的大门,抬起头来的蛇叔双眼中异彩涟涟,闪耀的像是秋水涟漪,水汪汪,嫩滋滋,简直桃花一样撩人。

    “呵呵,师酱过誉啦,只是凭空瞎捉摸的一点脑洞而已,根本没什么真凭实据。不过能得到师酱的夸奖,还真是好开心好荣幸呢。”

    犬冢獠笑,将穿越者知识与智商碾压的骄傲收敛的一丝不漏,努力装扮成健康无害,羞涩的小徒弟模样。

    犬冢獠造作的毫不掩饰,扭捏的就差蹦起来说,我不管你大蛇丸出于什么心思才收我做弟子,但我现在告诉你哦,我这里可有你渴望又急需的东西呢,你最好对我好一点!

    如果可以的话,来,去把这个骨头给我捡回来!

    “呵呵呵~想不到,我可真是收了个好弟子呢。有趣,太有趣了,呵呵呵~”

    蛇叔也笑,舔着嘴唇,笑的愉悦。

    到底多久了,这种敢明目张胆,毫无惧怕的在眼前跳来跳去的家伙多久没有出现了?

    自从二战结束之后,不,是自从战平了雨忍村那个所谓的半神半藏之后,除了自来也之外,这么多年了,直到犬冢獠之前,就没有第二个敢这么在他面前张扬的家伙出现过啊。

    也许曾经也出现过吧,不过现在,他们坟头的草估计已经有三尺高了吧。

    啧,莫名的有些怀念起以前了啊,居然想到了自来也那个蠢货。

    决定了,我的混蛋弟子哟,老师……酱,我要把你的晋升任务调整到最高难度!

    可别死在任务里啊,我的弟子,那样师……酱我会伤心的。

    “卷轴我会留下来好好研究一下,以后要是有什么新的想法或者问题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好了,接下来说一下今天叫你来的目的,综合评定你之前的表现,经过必要的商议,我打算晋升你为特别上忍。“

    ”至于晋升任务,为了确保接下来跟砂忍的决战胜利,你去砂忍的雾忍战场上监视砂忍的英雄叶仓,必要时候,阻止她加入桔梗山城战场。”

    “关于叶仓的资料随后会有人送给你。好了,你回去准备一下就出发吧。”

    蛇叔是谁,那可是想到就干,百杀不死的世界级boss,一旦下定决断之后,谁也不能阻止他!

    “嘎—”

    犬冢獠的笑容戛然而止,像正叫唤的欢畅被掐住脖子的野鸭。

    叶仓是谁?灼遁的血继限界拥有者,战场上割草无双的巾帼须眉,火影世界最大最好的木乃伊免费制造商,至少也是影那个层次的人物。

    蛇叔,你这是要我去送死啊!

    师徒之间,一场愉悦又走心的交流后,灯火通明之中,犬冢獠用他鲜活的表现演绎了一段刻骨铭心的不作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