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中忍(升职了升职了,加薪还会远吗!)
    “木叶的小鬼,去死吧!”

    身后响起狞声,一把苦无捅向脖子。

    也许是一身雪白的白丸太显眼,也许是犬冢獠一头玉白,迎风招展的头发太引人注目,纵然他的战绩卓著,手段凶残,可砂忍抓着机会就是要扑上来怼他。

    “嘁,你们都是白痴吗?”

    头也不回的甩手拍飞砂忍的苦无,回身一脚下去就将脸上还挂着残忍狞笑的砂忍踢成了两节。

    一击毙命的砂忍血肉模糊的上半身炮弹一样飞出去,砸到了一个倒霉蛋砂忍,下半身“噗呲噗呲”冒着鲜血扑倒在脚下。

    虽然知道敢上战场的砂忍早就已经做好的生死存亡的准备,但这种恶狗扑屎一样,抓着机会就不管不顾,完全不衡量一下双方实力一味扑上来的做派,依旧让犬冢獠不爽。

    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战斗,没有瞻前顾后的实力权衡,没有迟疑不定筹谋踟蹰,有的只有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置身战场之中,被凸显到了极限的杀伐包围,时刻都紧绷着神经,需要警戒着平时的判断下绝对不会扑上来的对手忽然从你下意识忽略的地方杀过来,战斗战斗,容不得去想更多。

    敌人打死一个,又扑上来两个甚至三个,即使明知不敌,上来也只是离断生死,仍旧前仆后继,像是潮水一样绵延不绝撞碎撞死在礁石上。

    战场,是一种完全有别于其他战斗的残酷修罗场。

    战争,让人们沦为只知道杀戮的野兽。

    “嗞啦~”

    震开再次不顾生死,一脸狂热扑上来的三个砂忍,尘土飞扬,瞬息万变的战场中,犬冢獠蓦然在人影杂乱的缝隙中瞅到了一个空隙,弧跃的雷光闪亮。

    “叽叽叽叽~”

    苍蓝的雷光覆盖手臂,划过战场留下不散的光痕,穿过了层层人群阻隔,电闪而过的途中,无论是木叶忍者还是砂忍忍者统统被掀飞。

    惊呼与惨叫不绝于耳。

    犬冢獠狂暴又突然的突进,引发了一场即使在混乱战场上也十分瞩目的骚动。

    “噗嗤~”

    雷光如矛,突进的尽头,犬冢獠裹着雷电的手臂插穿了一个砂忍上忍的肩膀。

    正在追杀木叶负伤的对手,眼见就要将之斩杀,全神贯注的追击中尽管最后还是发现了犬冢獠的突袭,可惜也只是堪堪避开了要害。

    犬冢獠一击建功,战争中不需要过多言语,之前还被追杀着狼狈奔逃的木叶忍者回身就是猛攻。

    “木叶的小鬼,跟我一起去死吧!”

    身受重创,因为追杀导致身旁没有队友能够施以援手,追杀的目标已经见机回身杀来,自知绝无幸免的砂忍上忍没有恐慌,他溢出鲜血的牙口紧咬,掏出了燃烧的起爆符,抓着犬冢獠插穿肩膀的手臂,合身扑上。

    “要死也是你死!”

    “嘭~”

    弹簧般原地一个高抬腿的飞踢,意欲同归于尽的砂忍上忍下巴上重重挨了一脚,巨力让他陷入晕厥,凌空抛飞中来自犬冢獠的巨大力量直接将下巴破碎的脑袋从身上拔了出来,烂西瓜一样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轰—”

    失去了脑袋的尸体,被起爆符当空炸的粉碎。

    “谢……”

    爆炸之后的肉糜跟血雨淋了反击的木叶忍者一头一脸,一切都电光火石来的太快,他的反击对比兔起鹘落已经尘埃落定,死的凄惨的砂忍,看上去慢像只蜗牛。

    就连最后想要对手段酷烈的犬冢獠说声感谢,也只剩下眼巴巴目送缭着电光的身影再度扑进了一片混沌的战场。

    从始至终,这个被砂忍追杀,狼狈逃窜又被救了一命的木叶忍者连犬冢獠的正脸都没有看清。

    开始了吗?

    不,已经结束了!

    看着再度扑入战场,缭绕雷光,配合着白丸纵横无敌,左冲右突无可抗手的犬冢獠那并不高大的身影。

    别无杂念热血的杀戮褪去,被拯救了却连道谢都来不及的木叶忍者,终是幽幽叹了口气,带着心底忽然升起的老迈暮气,拖着布满伤痕的疲惫身躯默默转头退出了战场。

    木叶营垒的围墙上,大蛇丸不知道合适出现在了那里开始观战。旭日之下,容在霞光之中,他颀长的身影开上去健壮又修美,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引人的诱惑。

    “大蛇丸,你真是收了个来不起的弟子呢。”

    居高望远,将犬冢獠的表现一一入眼,宇智波富岳与大蛇丸并肩而立,满怀感慨。

    只是他的形象看上去并不那么美好。

    脑门上还扎着绷带,吊着一只胳膊的宇智波富岳看上去一副伤重难愈的模样,衬托着大蛇丸愈发光鲜。

    与拼死亡命的加流罗一刻不间断的大战两天两夜,即使有猿飞新之助这位配合无间的至交好友协助,作为抵抗的主力,宇智波富岳还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如果不是最后有大蛇丸突然来援,恐怕他就不是现在这幅养伤两个月还没好的模样,而是直接拉着猿飞新之助横尸荒野了。

    满是感怀的目光注视着战场,注视着犬冢獠的一举一动。尽管早已经见过犬冢獠的才能,但无论怎么看,看多少次,宇智波富岳都是怀着无限的欣慰。

    木叶能有这样出色的未来,真是太好了呢。

    宇智波当年的选择无疑是最正确的。

    身为几乎已经内定的宇智波一族下一任族长,宇智波富岳很清楚当年关于宇智波分裂的内幕。

    木叶层出不穷的优秀新人,就像一块块砖瓦,一点一点垒砌成厚实的堡垒,加固着他们当年抛弃了族长宇智波斑,选择全面投靠木叶的信念。

    前有白牙跟三忍,后又有犬冢獠跟止水,尽管白牙已故,但作为白牙之子,旗木卡卡西的名字也已经因为战争名声鹊起。

    如今的木叶纵然举世皆敌,却仍旧屹立不倒,如此的强盛,何不快慰。

    “那富岳你觉得,晋升他成为中忍怎么样?”

    雄姿勃发,静观着战场的大蛇丸,忽然冲宇智波富岳抛出了这样一个话题。

    “晋升中忍吗?”

    稍稍有些出乎意料,宇智波富岳有点迟钝的没反应过来大蛇丸这话题中的深意。

    “觉得不行?宇智波止水可是在雾忍的战场上一鸣惊人,已经被自来也提升为中忍了呢。作为我的弟子,可不能落后太多啊。”

    大蛇丸的目光追随者战场上跃动的雷光,像朋友般与宇智波富岳轻声述说着叫人难以理解,别有深意的话。

    是你的弟子不能落后战胜过的止水太多,还是你不愿意在发现新苗的事情上落后给狂鬼自来也?

    连这种事情也要竞争,大蛇丸你是不是争强好胜的太过了。

    时至今日,临危受命,引领木叶净平了二战的三代目雄威将落,正是四代火影竞争的风起云涌之时,作为大蛇丸的左膀右臂以及好友,宇智波富岳尽管觉得大蛇丸有些过于执着,但还是没有多言。

    “并不是觉得不行。这个孩子无论是实力还是才能,即使担任上忍也已经绰绰有余。只是有些担心,这样会不会太耀眼了,毕竟止水成为中忍之后的处境,可并不是很风光。”

    久经风浪的宇智波富岳有着他自己的想法。

    “是因为团藏吧。他不但盯上了我的弟子,就连你们家的止水也想染手吗。他的手伸得到可真是够长的。”

    “这个老东西,雨忍村的半藏还折腾不够他吗。”

    宇智波富岳的话说的隐晦,雄姿勃发,正是雄心壮志浓胜,一心争夺下一任火影之位的大蛇丸却没有那么多顾虑,直接将话题挑明。而且言语之间,对有着合作关系的长老团藏并不怎么看得上眼。

    三代最满意的弟子,征杀二战与三战,功勋卓著,身为木叶无可指摘的英雄,大蛇丸可以光明正大的对团藏发出不屑与质疑的鄙弃,但宇智波富岳却不能。

    于是,宇智波富岳沉默,直到下面的这场列行公事的小规模战斗,因为犬冢獠的活跃,将砂忍再次赶回桔梗山城取得胜利为终结,大蛇丸收回目光转身准备回去继续处理接下来的事务,他才再次开口。

    “你最近跟他走的太近了,这不利于你竞争四代目火影,大蛇丸。”

    对于宇智波富岳踟蹰良久之后的好意提醒,大蛇丸没有回应,不置可否,自顾自转身回了中军的营帐。

    战斗胜利之后的欢呼响起,犬冢獠作为本次战斗异军突起的功臣,带着大战之后异常活跃的白丸接受夸赞,笑的灿烂如朝阳。

    宇智波富岳静静的看着,终是轻轻叹息了一声,也转身离开。

    欢呼还在雀跃,而伴随着胜利的欢呼,犬冢獠的名字也渐渐在木叶的前线全面传播开来,被越来越多的木叶同僚们知道。

    尽管两个月以来,犬冢獠之前遭遇砂忍的所作所为通过一同奋战的木叶忍者之口已经在营地中传播开去,但忍者的心高气傲只有在眼见为实之后,才会有不加怀疑的真诚敬佩奉上。

    旭日渐高,朝露退散,暖暖的光点燃了一日的蓬勃。

    木叶新苗已经发出了他们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威武有力,一点也不稚嫩。

    不过,这场战斗结束了,下一场战斗也该准备了。

    战争还在持续,找不到对方的破绽,这场对峙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