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前线(终于找到你,我的战争初体验。)
    前线的战场意料之外的有些乏味。

    除了风影罗砂救援加流罗他们的突击部队时,砂忍在千代姐弟的指挥下发动了一场虎头蛇尾,旨在掩护的大范围进攻,接下来就是长达两个月的对垒。

    每天都是几百人的试探性攻击,有时候是凌晨,有时候是半夜,有时候是中午正进餐的时候,反正在时间节点的选择上,总是你怎么不舒服怎么来的就对了。

    没完没了的试探,频繁的小规模交战。

    没有想象中的集团冲锋,也没有奇谋计略,各展心机。

    砂忍每次都是乌央乌央几百号人撒开脚丫子,扯着嗓子喊着“冲啊,杀光木叶的鬼畜!”就这样没头没脑的向着固若金汤的木叶营垒发动冲击。

    然后木叶营垒甚至不用大开正门,就一群驾轻就熟,早有准备的忍者从土遁垒起来的墙壁上蝗虫一样跳出去,高喊着“干掉砂忍的猪猡!”雄赳赳气昂昂的前往迎战。

    多的时候大一千人,少的时候寥寥三五百号,木叶跟砂忍就这么日复一日,乐此不疲的重复着每天或三次,或五次,这样没有成效,看起来犹如儿戏的对攻战斗。

    感觉像是例行任务一样的乏味又儿戏。

    砂忍跟木叶打了好几年的战争了,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副模样。

    讲真,犬冢獠他们这一群在路上有过惊心动魄经历的新人们,对此表示很失望。

    说好的关乎一国命运呢?说好的鲜血淋漓的残酷呢?说好的不可承受之痛呢?

    双方在战线上云集了上万忍者,以国家名义发动的世界性战争,就是每天派出去几百号人,无组织无纪律,扯着蛋疼的口号打群架?

    你给我摸着良心说,你特么真不是来搞笑的吗?

    我们这意气风发的一腔热血到底是什么鬼啊?把我们的激动忐忑都还给我们啊!魂淡!

    所以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大致就是如此了吧。

    木叶新人们突破了砂忍阻击后高昂的士气,面对前线这种每天上演数次,还乐此不疲的群架战争,憧憬破碎的残渣都不剩之后,一泄如注。

    我们可能来的是个假的战场,要打一场假的战争。

    “冲啊,木叶的鬼畜都去死吧!”

    旭日东升,朝露如珠,明媚阳光蒸起了细薄的雾霭,被压制在桔梗山城的砂忍又例行公事一般呼啦啦,乌央央,几百号人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撒开了脚丫从洞开的城门中冲下山来,向着木叶的营垒发动攻击。

    站在营垒厚实的围墙上,白丸的长毛在飘动。

    犬冢獠能够看到迎面冲来的砂忍脖子上,因为嘶吼青筋**虬动,满布着狂热的脸上有些狰狞的扭曲,他们的心中抱有着坚定的信念。

    每天都或多或少,犹如儿戏的战斗,砂忍们一如既往的热血洪流。

    除了最开始的失望,花费了一个月养好了伤势,又在大蛇丸的安排下,跟着木叶安然抵达营地的新人们做了一个月的旁观者,犬冢獠没有像很多新人一样对这样乱糟糟,无组织无纪律的小规模混战嗤之以鼻。

    不说已经跟砂忍进行了数年的战争不可能一如既往的这般乏善可陈,即使是每次这样的在新人们看起来可笑又失望的战斗之后,阵亡的忍者以及抬进战地医院的伤员,就已经将属于忍者之间的战争的残酷展现的淋漓尽致。

    木叶新人们修养结束之后,观摩过了一个月的战斗,大蛇丸将他们统统安排去了战地医院配合工作。

    只是抱怨着对战争失望,渴求着建功立业发光发热的新人们,置身在人满为患的医院之中,也依然没有深刻的体会到他们看到的战争虽然不显山不漏水,却豪不容情的残酷。

    纵使经历过砂忍半途的突袭,才刚刚走出了福窝窝,还没有得到刻骨铭心教训的新人们,没有几个能够摆正态度来面对眼前这场注定要投身其中的战争。

    纵然是不同的世界,纵然是忍者的战斗超出了以往对战争认知的常识定义,但有些东西总是不会变的。

    哪一个世界,哪一种名目,哪一种战争到最后不是尸横遍野?

    何况,战争,总是以正合,以奇胜的万变不离其宗。

    眼下木叶与砂忍,每天例行公事的乏味试探战斗,都是在为战争归于平静对峙的堂堂正正之后,寻找到对手的破绽,出其不意做雷霆一击,一锤定音而积累。

    赌上木叶一代新血未来这样危险的计划,不就是为了打破眼前这种叫人无奈烦躁,看不见尽头的对峙么。

    只可惜未能尽到全功罢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赌上木叶一代未来这样的代价,只是打残了砂忍几百号没什么高手的突袭部队,木叶可谓是劳心费神,担惊受怕的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是一种不得不承认的失败与失策。

    而步入陷阱,又能及时幡然醒悟的砂忍,相对于主动挖坑的木叶,纵然损失惨重,但用这一点付出去博一个可以一举击溃木叶的可能也是理所当然。

    何况突袭部队被打残这样的损失对砂忍庞大的整体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真正的战争,一切都以取得最后的胜利为准则,有的只是铁血与无情。

    几百号人的生死存亡,在国家利益面前,不值一顾。

    木叶与砂忍,像两个势均力敌的巨人,牢牢保护好自己的同时,不断的用刺拳向对手发出试探,小心翼翼的看上去畏畏缩缩,但又在对手漏出破绽之后,化身贪婪的豺狼紧紧抓住不放狂击猛攻。

    一旦识破这破绽是陷阱,又会急如电火的回缩到相互不断试探的状态。

    没有碾压实力的战争,永远都是这样磨磨唧唧的你来我往,就看谁先烦躁,谁先心态失衡孤注一掷,那么也就注定谁要迎接一场惨败。

    不过战争打到如今的程度,无论资源还是国力都处于弱势,却还同时跟木叶和雾忍开战的砂忍,也只不过是勉力维持罢了。

    取得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木叶缺的只是一场砂忍的溃退式失败。

    数年的战争,木叶已经将战线牢牢压制到了砂忍的国境线之内。

    无论是从原著还是从眼下的现实,桔梗山城之战都将会是砂忍与木叶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最后的争鸣。

    “一会跟紧我。砂忍这次领头的是风影的弟子,他也掌握着无印的控沙忍术。”

    晨曦中做着即将第一次亲身参与战争的心里建设,犬冢獠耳边响起本次出战的首领,他的队长猿飞新之助的提醒。

    “放心吧队长,我明白。”

    轻拂着白丸有些兴奋的大脑袋,犬冢獠将来自队长的好意接收,默默完备了心态,做好了直面战争的准备,他看上去冷静又冒着一丝丝兴奋。

    活了两辈子,居然有幸亲自参与一场战争。

    这,可真让人热血止不住的沸腾呢。

    铁与血,杀戮与破坏,都是根植在男性血脉深处不可磨灭的遗传与浪漫蠢动。

    “全部都有,出击,干掉砂忍的猪猡!”

    见犬冢獠一如既往的展现叫人大可放心的冷静状态,猿飞新之助振臂一挥,率先跳下围墙向迎面而来的砂忍发动了冲击。

    猿飞新之助这一声豪情满满的口号让本来想跟上的犬冢獠脚下一个踉跄。

    喂喂,猿飞一族的大公子,三代目火影的长房长子,这么严肃的战斗你怎么也跟那些情绪化的忍者一样喊这种口号!你的矜持跟荣光都不要了吗?

    “噢~~杀杀杀,杀啊,干掉他们!”

    “出击,砂忍的猪猡全都去死吧!”

    “冲啊,把砂忍的猪猡赶回去,让他们继续当缩头乌龟!”

    队长高涨的情绪感染了准备出击的队员,木叶的忍者纷纷高呼着污言秽语的情绪化口号,跟随着他们的队长乌央乌央泥石流一样冲了出去。

    “啧,还真是,明明是个果敢勇毅画风的男人,一投身到战争中也免不了热血上头啊。”

    身边的队友们个个奋勇争先,浑然没有对战争的抗拒,有的只是一身蓬勃的热血激.情,犬冢獠不禁哑然失笑,最后拍了拍已经兴奋的躁动起来的白丸,一个跳跃跟上了队伍,融入这股木叶忍者形成的泥石流中,冲向了砂忍的队伍。

    “嗖嗖嗖——”

    铺天盖地犹如蝗虫的手里剑激射。

    “风遁—风之刃!”

    “土遁—岩柱枪!”

    “忍法—暴沙激流!”

    “火遁—豪火球!”

    “轰~轰—轰——”

    忍术的碰撞也不甘落后。

    旭日东升,朝阳彩霞,清新的晨光里,木叶与砂忍们用一场例行公事又全力以赴的酣畅战斗作为新一天的开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