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鏖战(不死不休的女人超可怕!)
    碧玉如毯的草原已经一片狼藉,被层层黄沙覆盖,更远处也是一片泥泞,丰草俯倒,折断成奇怪的模样。

    夕阳最后的光彩也寂静被沉沉的暮色消融,只在天边剩下一缕下场的彩带。

    晚风已经变得很重,夹带着大量水汽,吹过肌肤时有种刮蹭的冰冷。

    地面的黄沙在风中滚动,发出细细碎碎的窸窣。

    宇智波富岳并肩着猿飞新之助站在队伍之前放,神色凝重的对峙着加流罗,喘息声有些粗重。

    正面对抗身为准影的加流罗主体,即使他们两个是最顶尖的上忍,还有写轮眼,依然不轻松。

    “我们的人已经冲过去了。你的阻拦失败了,你们砂忍的计划也失败了。“

    再一次的对峙,冷凝中尖锐森寒的煞气在弥漫。宇智波富岳开始了言语上的交锋,将巨大的压力释放给加流罗。

    ”纵然你们有三百多人的队伍,但在此之前已经损失了至少三个中队,而且上忍战力贫乏,面对我们过去的上忍,根本不可能有反抗之力。”

    “这一场战争,你们砂忍已经完全落进了陷阱,你还要继续负隅顽抗下去吗?”

    身后分置而立的十几个上忍,一身肃杀,召唤胜利的高昂气势雄壮。

    加流罗沉默,霜寒笼罩,如冰凝冷的俏脸上不见变化,只有煞气在汇聚。

    “叮铃~叮铃~”

    铃铛的响声越发的清脆。

    对峙,无声,只剩下刺骨的杀意在交织。

    加流罗仿佛在思考,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旨在拖延的宇智波富岳也没有轻易的发动攻击,乐见其成。

    时间拖得越久,对木叶越有利。

    加流罗沉默,只有冰冷汇聚。

    终于,最后还是变成了这幅最不想面对的场面。

    尽管已经竭力去阻止,但他们还是落进了木叶的陷阱之中。

    除了失败,似乎已经看不到希望了。

    为了争取时间,分散开来准备全面发动围剿的砂忍队伍,根本没有办法应付那冲破了阻拦的木叶上忍队伍。

    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满员时没超过十个上忍,何况现在还要分散开统领两百多人的队伍作战,遇到集群冲击过去的木叶上忍,除了挣扎之后的覆灭,不会有更好的结果了。

    但真的就要在这里认输了吗?

    不,绝不!这场大战打到现在,砂忍已经经受不起第二次失败了。

    是我把部下带进了木叶的陷阱,那就让我来挽回这一切吧。哪怕死在这里也无所谓。

    “只要将你们全部留在这里,砂忍就不算失败。”

    “风遁—斩舞风音!”

    终于在久久的沉默之后,煞气纠缠着杀机酝酿到了顶峰,轰然爆发。

    加流罗手中的巨扇猛然挥动,查克拉化作滂沱的飓风喷涌向前,身后三只镰鼬一个闪身已经融入了风暴之中,消失无踪影。

    “叮铃铃~”

    飓风掀起满地黄沙,纷纷扬扬夺去了夕阳最后一丝光彩,肆虐的风声咆哮中,清脆的铃铛响声悦耳的直凝心腔。

    “土遁—多重土流城壁!”

    轰鸣之中,巨大的墙体顶开了沙土拔地而起,成四面合围之势,将狂风拒之在外。

    “把顶上也封起来,快!”

    狂风撞在墙壁上,发出轰响,越过头顶的暴风带着尖锐如刀的鸣啸,仰头望见抱着勾镰一闪而过的镰鼬,犬冢獠推开了搀扶自己的三山岩,焦急的吩咐。

    “土遁—天降盖!”

    三山岩不做多想,当即结印释放忍术,硕大的狰狞兽首大盖轰然降落,将土流城壁围起来的空间彻底封闭。

    “噗~”

    封闭的烟暗中,犬冢獠结印吐出了一个火球,将漆烟驱散。

    “沙沙沙~”

    橙红的火光将将亮起,便觉地面正在流动,无尽的黄沙渗透了地面,涨水一样漫了进来,便在这片刻之间,已经将要没过脚面。

    “果然是这样,新之助队长,直接硬化地面。”

    甩开了藤蔓一样攀爬到小腿的黄沙,犬冢獠冷静的发布指令。

    “土遁—岩土归陆之术!”

    新之助同样不敢怠慢,闻言立时出手,封闭空间的地面一阵晃动之后,连攀爬上众人脚面的黄沙也化作了灰黄的岩石,整个凝固。

    “接下来,富岳队长,让我们简单的来商议一下作战计划吧。”

    查克拉本就所剩无几,还要凝聚火光,犬冢獠本就不好的模样更差了一些,他跌坐在地上,开始喘息。

    “新之助,麻烦你们暂时先维持防御。”

    宇智波富岳没有废话,简单吩咐之后,大步来到了犬冢獠面前。

    有三山岩之前的情报以及刚才打开突破口的表现,作为队长,宇智波富岳认为犬冢獠的作战计划邀请有必要参与。

    “刚才我跟她有过正面交手,所以,要想将她拖延在这里,给我们争取时间,最好还是直接体术战,毕竟我们人多。她的忍术能力对我们来说太强了。”

    靠着已经醒过来,但恹恹的无精打采的白丸,犬冢獠尽力平复着呼吸,长话短说。

    “但要怎么接近她?那种将泥土直接化成沙子控制的忍术,从地下根本就无法接近。还有这种人叫人难以抵御的风遁,根本突破不过去。”

    倾听密集的风刃打在墙壁上,发出利刃切割铁板般刺耳的声音,震动着头顶簌簌落下灰尘,宇智波富岳一双写轮眼中满是凝沉。

    “本来先由我发动雷盾上去缠住她,然后大家再一拥而上是最好的方式。但刚才为了打开缺口,我的查克拉消耗太大了。现在我这幅样子,恐怕无能为力。不过,我们还有其他办法,我们可以撤退。”

    没有预料到加流罗会强大到这种程度,犬冢獠握了握有些乏力的手臂,漏出苦笑,忽然提出了一个有点难以理解的建议。

    “你是说,将她带离这里,反向拉开距离吗?”

    宇智波富岳挑眉,听懂了犬冢獠的计划。

    “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只要她追上来,我们就占据了主动,到时候因地制宜,直接埋伏她也是可以的。”

    “相比较叫人难以承受的忍术能力,她的体术并没有强大到不可匹敌的地步。”

    见宇智波富岳有些迟疑,似乎是放不下骄傲,目前被压着打的情况下,犬冢獠暂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撤退的话,不但可以将加流罗拉远,给突破过去的队伍争取到更多时间,通过出其不意的埋伏也有能近身之后直接发动体术战。

    而且只要时间足够,犬冢獠就有信心恢复足够再发动一次雷龙狼的查克拉。

    到时候,以之前交手的情报来判断,一旦被他的雷龙狼贴身,加流罗不想体术战也不行了。

    而体术战,可不是加流罗的强项。即使有砂之铠甲护身,有操纵自如的黄沙作为兵器,可一旦进入近身的体术战,加流罗也会少不了顾此失彼,手忙脚乱。

    “吭吭吭——”

    就在宇智波富岳迟疑着,难以决断的时候,头顶的墙壁上发出巨大的斩击声,有崩裂的岩石滚落,震动通过地面传荡来开。

    “轰~”

    最后一声铿锵巨响后,盖在头顶的岩石土盖崩裂开来,三只镰鼬挥舞着叮铃作响的勾镰,带着暴风冲了进来。

    “队长,来不及想更多了。那个女人已经疯了!”

    就在犬冢獠高呼的当口,凝练一身寒霜,加流罗挥舞着巨大的扇子,裹挟滔滔沙浪洪流,撞开了头顶的缺口威临。

    “新之助,协助我拖住她!其他人都有,原路撤退!”

    宇智波的骄傲与性命还任务之间,面对已经义无反顾的加流罗,宇智波富岳终于拿出了应有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