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激战(来来来,战个痛!)
    巨浪滔天,水龙咆哮。浩浩荡荡潮水翻滚向前,淹没了流沙,覆灭了狂风。

    浪涛轰隆着,将草原化作湖泊。

    上忍本就是忍者普遍意义上的等级顶点,达到这一境界,至少也拥有者小范围改天换地的能力。

    如今超过两位数的木叶上忍联合施展忍术,晚照斜阳里,浩荡奔腾的浪流犹如山洪。

    只转眼的一个呼吸,原先还湍急如流的沙海便被掩盖吞没,只将染着夕阳血色的潮水变得浑浊,便再无有建树。

    质量上比不过加流罗,但庞大的数量一时的喷薄之后,也将她压制。

    比浩荡奔流的浪涛更快的,是左右分开,饶过了正面战展开突进的木叶忍者。

    滚滚激流在身后奔涌,踏破缭乱的战场边缘,七八个木叶上忍分作了两拨,循着弧形轨迹,破开了阻碍,直取加流罗身后的丛林。

    只要冲过去,就是如鱼入海,到时是战是走,战场的主动就将牢牢在握,而压力将全部倾压到敌人身上。

    白丸驮着红豆,阿斯玛紧跟在犬冢獠身边,前方不远处,只要一个加速就能超越的地方,那个闷不吭声的暗部坠在突进的上忍最后,而犬冢獠就不远不近的跟着他。

    带着一个伤号,还有一个在上忍的激烈战斗中磕着就伤,擦着就死阿斯玛,犬冢獠没有冒险急进,而是与前方急速突进的队伍保持着一定距离,保证有一个安全反应的空间的同时,也在暗暗的监视那个暗部。

    实际上,犬冢獠并不对这次的突袭抱有什么期待。

    看上去人多势众,加流罗双拳难敌四手,分身乏术。但身为准影高手,又胆敢一个人前来狙击,不可能应付不了这点困难。

    影跟上忍,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即使只是沾边的准影,那也不是上忍能够轻易测度。

    怼过一发流弹之后,犬冢獠对加流罗的实力有更深刻的认识。

    木叶的这一群上忍,有些过于骄傲自大了。

    “忍法—龙沙之术。”

    “风遁—超风之刃。”

    就在木叶突进的忍者眼看就要从旁边饶过加流罗的防线,变故也在犬冢獠的预计之中出现。

    龙蛇起陆般的沙龙自地下冲出,狰狞的龙头上站着结印的加流罗,操纵着庞大的沙龙横扫了所有木叶上忍。

    在主战场,洪流奔袭,水龙咆哮威临之中,挥动着巨扇的加流罗打出巨大到切割天地的风刃,将威武狰狞的水龙切断,把浩荡洪流一举劈开,搅动奔流化作乱流,左右冲击向饶过战场突袭的木叶忍者。

    木叶的上忍们利用水遁克制了加流罗的沙海,因势导利的加流罗又利用水遁制造的洪流阻断了木叶上忍们突进的去路。

    “可恶,是沙分身。”

    紧急释放的土流壁形成堤坝,将奔袭而至的乱流阻挡,再次被加流罗阻断去路的上忍们或站在土墙上,或半跪在渐渐平息向地下开始渗透的水波上,仰望着高高站在沙龙之上结着印的加流罗,脸色难看。

    这个砂忍的女人好强。

    “我说过,绝不会让你们过去!”

    居高临下,结印操纵沙龙的加流罗凌然不可侵犯。

    突击与阻拦,一场短暂却大范围改变了地形的剧烈交战之后的对峙间隙,夕阳的血色照着残破大地,肃杀与征伐在风的呼啸中蒸腾如烟。

    早有准备的犬冢獠带着阿斯玛两人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波及,他默默的站在那个暗部的不远处,仰望着璀璨如星,披一身夕阳血色的加流罗,感受晚风呼啸的清凉,忽然很想知道对面那个砂忍的名字。

    带着明显是日后属于手鞠的三星风扇,温柔的坚定之中凌然,以强大的实力镇压一切,加流罗是他的记忆中很难对上号的人物。

    “喂,对面的大姐姐,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这样想着,犬冢獠就在渐渐将要凝滞的对峙中,毫不犹豫的问出声了。

    身旁不远处的暗部豁然回头,战场中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被忽然出声的犬冢獠吸引。

    这个不顾场合,像是拉家常的问题,让犬冢獠瞬间成为了焦点。

    大姐姐你个鬼啊!对面的可是棘手的敌人来的,你这个小鬼想要干嘛?

    争锋相对的,毫不相让的战斗对峙氛围,被犬冢獠忽然跳脱着脱口而出的问题冲散了。

    木叶一方的士气为之一滞。

    “木叶犬冢一族的孩子吗。看来就是你打败了我的弟子马基,真是个让人惊讶的孩子。我的名字是加流罗,风之国砂忍村的上忍,加流罗。”

    更让人惊讶的是,作为毫不相让的敌人,加流罗居然也不顾场合的回答了犬冢獠的问题,只是她的回答更像一中宣誓,阻挡木叶突破阻截的坚定信念的誓言。

    “加流罗吗。”

    犬冢獠呢喃,有种恍然之悟。

    难怪会拿着属于手鞠的标志性忍具,原来是四代风影罗沙的老婆,五代风影小矮子我爱罗三姐弟的母亲。

    可虽然知道每个影的伴侣都不是那么简单的角色,但眼前的加流罗也强大的有些过分呢。

    居然以一己之力将木叶一个中队的上忍镇压的束手无策。

    不过犬冢獠可不想木叶歼灭砂忍突袭部队的任务失败在这里,因为一旦不能突破加流罗的阻拦,损失惨重的木叶将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这不符合犬冢獠的期盼。

    “绝强的沙遁,无可匹敌的风遁,加流罗姐姐的强大真的让人有些沮丧啊。不过,我可不愿意接受你给的失败呢。”

    本应该理所当然的来自上忍的斥责没有到来,因为犬冢獠的头发已经开始渐渐变长变白,挂着爽朗笑容的脸庞慢慢狰狞起来,一对犬牙压着细薄的嘴唇刺了出来。

    “就是不知道,大姐姐你的体术怎么样呢?”

    犬冢獠莹白的长发犹如狂蛇开始飞舞,白丸默默回头将红豆从背上叼了下来,身上“噼啪”着暴起了电花。

    “阿斯玛,照顾好小红豆,跟紧那个暗部,他会保护你们的。”

    最后的叮嘱声中已经有压抑不住的野性开始逸散,犬冢獠披着一头长蛇乱舞的发,如野兽般弯下了腰,四肢着地。

    “接下来,就是我的舞台了。”

    “秘术—野性归还:雷龙狼!”

    “组合秘术—超雷龙乱武!”

    “嗞啦~”

    巨大的狂暴电流跳跃着覆盖了全身,苍蓝的雷光与白丸的电花连成一片,化作巨大的耀眼雷球。

    长风的呼啸被雷鸣取代,斜阳的血色被苍蓝驱逐。

    “嗖嗖嗖~”

    雷团中骤然爆射出大蓬如针电光,铺天盖地的射向沙龙之上的加流罗。

    “忍法—砂之盾。”

    沙龙的口中飞出流沙,在加流罗的操纵下凝结成厚实的盾牌。

    来自犬冢獠的变故有些突然,却并没有震慑到加流罗,她的应变略显仓促却恰到好处。

    “噗噗噗~”

    一波一波雷电飞针撞在黄沙凝结成的盾牌上,将盾牌射出细密的孔洞,却没有一枚能够彻底穿透。

    “轰——”

    闪耀的雷光在这一刻爆发,两道雷龙凌空暴起。

    “嘭~”

    完全阻挡了雷电飞针的沙之盾牌,没能给电闪而来的雷龙造成半点阻碍,不堪一击的犹如纸糊般被撞的炸裂。

    能斩断目光的苍白雷光在高空爆闪,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到昂扬的沙龙骤然崩溃成飞沙,两道雷龙轰然碰撞夹击的炽白雷光中,一道烟影流星般骤然砸向大地。

    “轰——”

    脚下的大地似乎都颤抖了一下,流星坠落的影子震动着水遁退去的泥泞地面飞溅起泥浆。

    “打中了吗?”

    来不及关注犬冢獠的突然爆发,大蓬的泥沙被流星坠落的人影砸溅起的烟雾,深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嗞啦——”

    两道雷龙紧随着坠落流星,撞开了尘雾,再度轰然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