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就是这样(你的常理不一定适用。)
    “嗡嗡嗡~”

    湛蓝的螺旋丸球玉出现在左手掌心。

    “吱吱吱吱——”

    刺破苍穹的千鸟竞鸣中,苍蓝的雷光覆盖了犬冢獠的右臂。

    不用三山岩跟阿斯玛他们站出来证明什么,懒得跟锅王手下的脑残暗部浪费口水做争辩,犬冢獠虚着眼,选择用事实说话。

    嗡鸣搅动穿林的风盘旋不去,争鸣的雷光让丛林的幽暗更加幽深。

    “这种程度聚集的查克拉,真是……他真的是才毕业的新人吗?”

    “不光光是风,还有雷。这个年龄就已经如此熟练的掌握了两种属性,天国的老师我对不起你啊!”

    “天国你个头啊,老师我明明就站在你旁边好不好!”

    “新之助,你说分配给你的部下一个是你弟弟,一个是大蛇丸大人的弟子,最后一个就是犬冢家的孩子。现在你弟弟就在这里,那个孩子也是犬冢家的,那不用说他们三个就都是你的部下咯!岂可修,我也想要这种优秀的部下啊!承认吧,你一定走了你老爹的后门了吧!”

    “话说,我们木叶的犬冢一族不都是修炼他们自己的秘术的吗?什么时候也开始修炼属性忍术还这么厉害了?难道我已经老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好伤心啊。”

    喧哗就像平湖叠浪,把静谧撕扯的死无葬身之地。

    听着或感慨,或惊异,或激动的喧嚣议论,犬冢獠散去了千鸟跟螺旋丸,忽然感觉有点能够理解宇智波富岳为啥总是一副面瘫模样的严肃了。

    带着这么一群逗比,如果不摆一副公事公办的冷脸,估计宇智波富岳有的受了。

    明明是一群精英,可听着议论,犬冢獠总有一种全木叶的欢乐儿童齐聚此地的赶脚。

    靠这样一群人,真的能覆灭人数恐怕不少的砂忍袭击部队吗?

    “肃静!”

    终于听不过去,宇智波富岳一声吼,制止了乱糟糟交头接耳着说着丢人话的部下。

    “既然已经确认了情报正确性,那就开始行动,拿出计划来。”

    有了犬冢獠的现场演示,没有人再怀疑他所说情报的正确性,宇智波富岳略过了那个跳出来质疑的暗部,开始进入队长状态。

    “富岳队长,根据情报判断,目前砂忍超过了上忍层次的高手只有一个。而且上忍配备也很不充足,至于上忍以下,根据前线参与阻击的同僚消息,应该超过了三百人。“

    ”也就是说,砂忍的人员组成严重缺乏平衡。与之相反,我们现在足有一个中队的上忍,我认为只要直接突袭过去,砂忍必定会手忙脚乱来组织抵抗,到时候怎么打还不都是我们说了算。”

    壮硕体型吸睛的秋道一族上忍首先发表了自己的建议。

    然后在宇智波富岳等待更多意见的目光扫过时,大部分人都是一副本该如此,我很认同的样子。

    不知道宇智波富岳是个什么心情,在想些什么。犬冢獠对于这样骄傲的言论表示稍微有点接受不能。

    你们这样小看砂忍真的没问题吗?人家可是有准影在的,你们就不想想怎么牵制或者对付吗?

    上忍对上忍以下确实是有压倒性的优势,砂忍的上忍确实不是很充足,但就只是人家一个准影对你们来说也是有碾压作用的好不好啊。

    直接冲过去的话也太莽撞了吧,你们都是迈特凯附身了吗?还是说阿修罗在照耀着你们?

    “看来大家都比较同意直接突袭的计划。那么就行动吧,志微继续负责侦查跟领路,我们直接杀过去!三山,你跟新之助在路上做交接,暂时归新之助一组。”

    看到没有人再想要表达不同意见,宇智波富岳也不再拖沓,略作安排之后大手一挥就是全军出动,干脆利落的看的犬冢獠目瞪狗呆。

    喂喂,富岳族长,你不应该是个很严肃刻板,大权独揽的人吗?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皿煮了?

    你这样子的话连二次人设都要崩坏了啊。居然真的同意就这么直接冲出去,这样真的可以吗?

    尽管满满的都是吐槽的**,但犬冢獠还是叫白丸驮上了红豆,选择跟上队伍行动。

    “大哥,没想到你也来了。”

    终于找到机会跟自己兄长交流,阿斯玛看上去努力维持着他的平静,可惜压不住喜悦情愫的声音将他出卖的干干净净。

    “我是肯定要来的。父亲可不那么放心这次的计划。对了,认识一下,我是猿飞新之助,上忍,同时是这小子的兄长,以后就都是队友了,还请多多指教。”

    猿飞新之助是个身材高大挺拔又兼具着壮硕的干练青年,说话的当口伸手拍了一把阿斯玛的脑袋,拍的久别重逢之后的阿斯玛相逢的喜悦溃散。

    “犬冢獠,下忍。正在熟悉认识战争之中,队长请多多指教。”

    “御手洗红豆,下忍。”

    犬冢獠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红豆就有些兴致缺缺,似乎是一下子见到如此多的上忍,有些自我感伤。

    十分在意蛇叔的瞩目与重视,却在重要的行动之中因为伤势只能成为累赘,红豆不甘心又无奈。

    不说马上要来到的大战注定了没有办法参与,就是之前一路上过来,她的战绩也是最差。

    刨除起到核心作用的犬冢獠,被夺权的三山岩有击杀上忍,基本独立解决了一个砂忍中队的收获。

    就是阿斯玛也有伺机战败上忍,独立击杀数个砂忍中忍的战绩,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成绩平平,还沦为俘虏重伤在身。

    看着一伙雄赳赳气昂昂的木叶上忍,用着几乎无所畏惧横冲直撞的气势前进,这让心高气傲的红豆不得不黯然神伤。

    “你就是大蛇丸大人的弟子红豆了啊!刚刚可是听三山前辈说了,能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并一举击杀了敌人,真不愧是大蛇丸大人的弟子。”

    行进之中,因为红豆的伤势渐渐落到了最后,新之助看出红豆有些消沉,就想要安慰一下她,可惜不知道为啥,明明是褒奖的鼓励,可红豆偏偏更黯然了。

    我这是说错了什么吗?

    新之助不解。

    “撒,新之助队长,红豆是女孩子来的,而女孩子总有那么几天会不开心。所以别在意,时间过了自然就好了。”

    也许是因为身边足足有一个中队的上忍,带来了足够多的安全感。

    也许是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孤军奋战事事劳心。

    总之,解放了负担之后,只打算多注意一下那个又闷不吭声的暗部,计划着怎么划水打酱油的犬冢獠,习惯性的又开始了耍嘴皮子。

    “呃……”

    新之助大囧,原本以为只有自家弟弟是个需要操心的熊孩子,没想到红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刚刚才给他带来震撼的犬冢獠更是真人不露相。

    “你这个大白痴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啊啊啊啊,给我西奈!啊啊啊,白丸你干什么?”

    新之助囧然,三山岩面无表情的木然,阿斯玛习以为常的淡然,红豆却不能不做一些表示。

    尽管还只是个不足十岁的小萝莉,但火影的世界注定了小破孩都是早熟的,对于犬冢獠的描述红豆尽管还没体验过,但当然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于是顾不上什么黯然不黯然,神伤不神伤,羞愤与羞恼在瞬间爆炸,她就想要伸手掐死犬冢獠这个混蛋白痴。

    然后,不等红豆从身上起来,白丸就开始了蹦蹦跳跳,颠簸的红豆像是坐车走在戈壁滩,死死抱着白丸脖子不撒手还抖的胃都要颠出来了。

    “白丸,你也是个大混蛋啊,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呜汪~”

    白丸表示我可是个帮亲不帮理的好狗来的。

    “三山前辈,你这一路上还真是辛苦了。”

    看着突然就不顾场合闹腾起来的热闹,新之助对自己未来的队长生涯充满了忧虑。

    “呵呵~”

    面对新之助的同情与叹息,三山岩扯了扯嘴角,不想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