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到来(不要,停,不要,不要,不要停。)
    尽管偶尔也会觉得犬冢獠不是那么靠谱,比如说调戏红豆啊调戏红豆啊或者调戏红豆啊。

    但在大多数时候,尤其是涉及到正事的时候,犬冢獠却是阿斯玛心中最认可的小伙伴。

    敷上了药,彻底的治疗了红豆看上去很严重的伤势,也简单的为阿斯玛和三山岩做了包扎,找了一处干净僻静的地方,四个人团团围坐在树荫下,开始了下一步行动的计划探讨。

    三山岩摆弄着胳膊上的绷带,一言不发的保持着他不言不语的前辈高人的高冷模样。

    虽然还是队长,但是经过之前犬冢獠夺权的事情,又有跟砂忍几天战斗下来的成绩作为保障,三山岩尽管还披着队长的皮,但实际上队伍之中的话语权早已经不在他手中。

    连番大战之后,心头蠢蠢欲动,难以按耐住的浴火也清削了一些,他到是乐意做一个好听众。

    就是五十年人生的面子有些抹不开。

    “接下来我们还是继续在附近休整吗?还是去追击砂忍的部队?”

    肚子上的衣服明显的凸起一个难看的包包,红豆因为羞耻引来的怒气还在残留,气鼓鼓着瞪着犬冢獠,阿斯玛为了避免两个人再继续不顾场合斗嘴,当先抛出了话题。

    “追击砂忍啊。恐怕不行呢。没办法确认最后出现的那个救援马基的砂忍还在不在,我们追上去,万一迎头撞上,就是自寻死路了。那个人即使我跟前辈联手也远远不是对手呢。”

    想到最后那个恒卷天地的飓风,当时就觉得难以对付,当机立断选择了撤退,现在队伍里有一个基本没办法发挥的重伤号红豆在,就更对付不成了。

    纵然现在的他,查克拉充盈的有三卡那么多,而且还要加上个并不比自己差到哪去的白丸,可这也只是查克拉罢了,

    就非大面积的针对性输出上来说,别说比拟大战再不斩的卡卡西了,恐怕连精英上忍的水平线都还差的远,顶天也就比三山岩强一点点。

    还是业务不纯熟,太菜了啊。明明身怀宝山,却跟得了前列腺炎一样尿不出来,憋的人难受。

    千鸟跟螺旋丸到是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对点输出的弱势,不过悲剧的是,这两个忍术的威力因为自身原因还被削减了。

    算上站在上忍水平线中的三山岩,他们这边也不过才三个上忍等级的战力,参照最后那次撤退中的匆匆一次交手,依旧不是对手。

    那个砂忍的女人,恐怕至少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影的层次了。

    不过砂忍除了叶仓,还有这么厉害的女忍者吗?虽然没看到容貌,但光听声音就不可能是千代那个老婆婆啊。

    有点好奇啊,她的身份,想知道。

    “但像那样的人,在砂忍里面应该不多的吧。”

    阿斯玛有点凝重,想从犬冢獠这里得到肯定。

    “这是肯定的。别说砂忍有没有这么多厉害人物了,就算是有,想要过来也要问过我们木叶前线的同伴答不答应才行呢。”

    看的比阿斯玛更加通彻的犬冢獠到是一点也不迟疑。

    不说三代目答应实施这种赌未来的危险计划的严苛要求,就说为了保证计划的成功性,蛇叔跟锅王也会竭尽全力去阻止砂忍这种强力人物突破进来。

    砂忍突破防线进来的队伍中,上忍这样的高手已经贫乏的一个中队都配置不了一个了,像准影层次的高高手又怎么可能更多。顶天也就一两个。

    再多的话,砂忍的目标就不是突袭他们这些新人,而是直接突袭大本营木叶村了。

    那种情况,无论是三代也好,锅王或者蛇叔也好,都是绝对不允许出现。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继续休整了是吗?”

    有犬冢獠的保证,阿斯玛暂时放下了心中的担忧,期望木叶派来的援军会有强力人物的同时,将话题继续了下去。

    “嗯,我们也确实需要好好休整……等等,看来恐怕不行了。”

    说话间,犬冢獠神色一动,人严肃了起来。

    将搭在侧卧在旁的白丸身上拂动的手抬起,虚空一捏,一条莹白几欲透明,犹如蛛丝的细发被犬冢獠扯了起来。

    莹白的丝线长长的,从犬冢獠的手中直没入树林深处,伴着林中的徐徐清风,微微颤动。

    “有人闯入了我的网,目前只有一个,不对,越来越多了,至少一个中队。隐蔽,准备战斗。”

    尽管有些怀疑,但犬冢獠还是霍然起身,一把搂过行动不便的红豆,一身闪身隐蔽了起来。

    已经一同战斗多次的阿斯玛跟三山岩自然不怀疑犬冢獠的判断,同一时刻蹿起隐藏身形。

    “嗡嗡~”

    众人隐蔽,林间又重新回归了宁静手中,忽然随风传来一阵飞虫震动翅膀的声音,在这方静谧之中尤为响亮。

    一只米粒般大小的烟色小飞虫飞临了这里,然后盘旋在犬冢獠四人原先围坐的树木下当空徘徊不去。

    暗处的阿斯玛跟犬冢獠注视着小小的飞虫,心底有了一些眉目,但出于慎重,谁都没有出声。

    “啪嗒~”

    静谧之中,有个高大的身影略过了侦查,直接落步到了犬冢獠他们围坐的树下。

    “三山前辈,出来吧。虫子已经确认你的味道了。”

    来者一身灰色立领风衣,带着酷酷的小椭圆墨镜,显眼的是墨镜的侧边支架上还挂着小小的一个吊坠,背上背着一个有着裂纹的厚实大圆瓶子,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

    徘徊着的小飞虫落在来者伸出的食指上,一阵交流之后,他看着三山岩藏身的地方,淡定的叫破了隐蔽。

    “哦哈,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油女一族有名的独行侠志微啊!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不错呢。”

    既然被叫破了行藏,又认识眼前的来人,三山岩便开开心心的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只有志微你一个人来吗?其他人呢?”

    阿斯玛跟带着红豆接触隐蔽的犬冢獠走来的间隙,三山岩根据先前的情报,当先发出疑问跟油女志微交流了起来。

    “新之助的弟弟,大蛇丸大人的弟子,尽管有些不可思议,但看上去,之前捕捉了我的虫子,像蜘蛛网一样的术应该就是你了吧。带着忍犬的犬冢家孩子。”

    带着墨镜的油女志微看上去很酷,言行举止更是自我的酷到没朋友。立领的风衣叫人看不见他的表情,没有理会三山岩,他反倒是更在意搀扶着别扭着不情愿的红豆出来的犬冢獠。

    “啊是的呢前辈。一点小技巧而已。”

    放开了扭捏挣扎的红豆,犬冢獠眯眯眼笑了起来,和煦如阳光般灿烂可亲。

    只要表现出自己的无害温和就好了。面对不熟悉的人,犬冢獠不想交流更多,既然增援的大部队已经赶上来了,当然就要由队长三山岩来做交涉啊,他可是遵纪守法的木叶新一代好忍者呢。

    “看你们的样子,应该已经跟砂忍交过手了,队长随后就到,有什么情报的话,现在整理一下,等会也好汇报。”

    见犬冢獠一副乖乖仔的谦虚模样,一点也没有深入交流的意思,油女志微只深看了一眼便不复多言,回头继续跟三山岩做起了交流。

    “唰唰~”

    便在这片刻的交流之中,连绵不断的衣袂破空声由远及近,刷刷刷的整整一个中队的木叶忍者,接连落进了这块不大的僻静地方。

    一时之间,人头耸动。

    ^^^^^^^^^^^^^^^^^^^^^

    ps:(╯‵□′)╯︵┻━┻,坑呢吧,今天才注意到,火影里面男性的身高都很高啊。自来也一米九,成年的太子二柱子,五五开,四代都在一米八,奈良父子估计是因为懒得长个子所以才只长过了一米七,三代算是特别矮的了,一米六出头,但那是因为老了(也许是木叶草创,营养跟不上。笑~),达鲁伊也有一米七六。

    至于小矮子我爱罗小时候睡不好吃不香,大了又整天想着好基友,还当了风影压力大,根本没时间长身体,最后只落了个一米六六的女士身高。

    至于女性一水的基本一米六开头,超过一米七的就见个犬冢花。这身高,真是醉了,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啊,岸本兄弟不会是小矮个吧?

    求推荐,求收藏,求包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