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汇合(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信念。)
    “犬冢家的混蛋,这场战斗看来是我们赢了。”

    牵强着也要漏出胜利者高傲的笑容,马基冲着犬冢獠喊话,一直被压制,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的舒畅感张扬显眼。

    “呵呵。”

    阻止了紧张焦急想要上前救援的队友,犬冢獠笑了,笑的皮笑肉不笑。

    只能看到队友跟红豆的背影,马基你还是高兴的太早了。我不说话,我就看戏。

    “嗯?!”

    犬冢獠有恃无恐,邪魅狂狷的笑让马基惊疑,然后他就看见,那个步步后退回来的队友挟持着红豆,猛地转了个方向,独自往战场脱离的方向去了。

    “深泽,你要干什么?”

    马基幸免的独眼震惊中睁大。

    “队长,他们太厉害了,只不过是两个小鬼而已,但他们杀死了川田,研次郎,还有高岛。那个只会逃跑的犬冢家小鬼也杀死了古桥跟河野!“

    ”他们还杀死了小林助队长他们四十多个人,我们打不过他们的!我不怕死,但我不想毫无意义的死在这里!我的人生,我的一切,我不应该死在这里!”

    “我要离开这里。我们本来的目标就不是他们不是吗?我们的目标明明说好了只是一些木叶的菜鸟新人,但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我要去找加流罗队长!”

    赤红充血的眼睛里只有惊恐,扭曲的脸庞上沾染的殷红鲜血狰狞而可怖,现实的死亡残酷摧毁了马基的鼓舞,挟持着红豆的砂忍已经陷入了信念的崩溃。

    “深泽你疯了吗?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你,回来!”

    听着部下癫狂的言论,马基勃然色变中气急败坏,选择了用强压挽回局面的最坏操作。

    情势急转直下,又是出乎预料之外的变故,重伤之下,气急败坏中变成掣肘让马基失了方寸。

    “不,你才疯了!马基,你这个杀人凶手,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要追上来,川田他们就不会死!是你害死了他们,你才是杀人凶手,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只有我,只有我才是英雄,你们就在这里跟他们毫无意义的战斗到死吧!我会汇合加流罗队长,然后英勇的战死在屠杀木叶菜鸟的光辉战役里,放心吧,我会连你们的那一份也杀回来的!我会成为英雄,砂忍的英雄。“

    ”而你,还有你们,只会默默无闻的像个傻瓜一样去送死,哈哈哈~”

    信念与理智崩溃,挟持着红豆的砂忍扭曲着,发表着他如同做梦的妄想,拖着红豆,不管不顾的急速退向战场之外。

    “深泽——噗~”

    眼睁睁看着已经陷入自我疯狂的深泽加速步步脱离战场,对峙之中的投鼠忌器,毫无办法,绝望与无奈将马基淹没,他发出撕裂般的愤恨吼声,一口逆血冲口喷出,顿时萎顿在了队友怀中。

    “深泽,你这个叛徒!”

    “深泽你快回来,你要挑战整个砂忍的容忍吗?”

    “就算你从这里逃跑,加流罗队长也不会放过你的,快回来!”

    规劝也好,指责也罢,亦或者威胁,深泽的行为出乎了所有砂忍的预料,将马基豁出性命的努力看在眼中的砂忍们群情激奋。

    “管你们怎么说,一群傻子,哈哈哈……呃~”

    癫狂又猖狂,崩溃的深泽选择牢牢抓住自己的妄想,全然无惧汹涌的指责与叫嚣,然而却在他最得意的时候,没有料到已经重伤没有还手之力的红豆衣服之中会窜出一条毒蛇,一口咬在了他的咽喉。

    疯癫般的笑声戛然而止。

    “动手,干掉他们,一个不留!”

    再一次的变故,来的那么猝不及防又理所当然,犬冢獠带着跃动的雷光,闪现般出现在深泽面前,一把扯过红豆的同时,飞起一脚踹爆了他的脑袋。

    真是丑恶的嘴脸,哪怕是作为敌人,也要制裁你这个混账!

    “土遁—土流大河!”

    “风遁—超:大突破!”

    “不要…再战斗下去了…撤退…叶见青木,我已队长的身份命令你,带领他们撤退吧,我来争取时间!”

    鲜血从口中泊泊涌出,面对木叶暴起的绝杀,马基挣扎着起身,推开了上忍队友,以队长的身份,下达了绝望之后最无奈的命令,拖着接连重创的残躯,悍然迎上了三山岩跟阿斯玛全力以赴的浩大忍术。

    “队长!”

    “如果还当我是队长,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我们失败了,叶见青木,带上剩下的人,撤退吧!剩下的罪孽,都由我这个罪人来承担吧。“

    大地如大潮汹涌,排空起浪,狂风正锐利呼啸,卷起无尽沙尘。马基口中的鲜血已经止不住,他的金纸般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带着一身决绝的凌然大踏步向前,迎着汹涌的忍术洪流,马基已经无所畏惧。

    接连崩溃般的打击,带走了他的生机,也凝练了他的信念。

    “告诉加流罗老师,马基让她失望了。”

    压榨全身的细胞,大口的鲜血随着结印涌出,被扑面的劲风拍在胸口,将整个上半身都染红,马基又一次感受到了先前的那种澄澈与通透,精神仿佛在无限拔高。

    ”风遁—镰鼬之术!”

    绝唱般的忍术,混合着鲜血从马基的口中发出。狂暴的呼啸卷起飓风,无穷无尽,沾染着血色的风刃铺满了半边天空。

    带着忏悔与赎罪的信念,马基发动了决死的忍术。

    “队长~”

    狼狈逃跑的砂忍队伍中响起难以抑制悲伤,带着哭腔的悲怆吼叫,没有回头,没有停顿,脚下的步伐竭尽全力的在加快。

    马基的抵挡绝望而义无反顾,但他们清楚,队长抵挡不了多久的。

    即使才能再怎么优秀,即使贵为上忍,是即将成为风影之妻的砂忍有数的高手加流罗的弟子。

    但归根结底,队长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重创之下,哪怕是不顾生死,恐怕也阻止不了厚积薄发的三山岩与锐意精进的阿斯玛多久。

    所以纵然心如撕裂,像是被锉刀凌迟,痛苦悲愤几欲裂开胸膛,却也没有谁想要停下脚步回身帮忙。

    深泽的叛变已经将胜利的可能完全葬送。就让仇恨在鲜血的滋养下扎根在这心灵上,带着悔恨不敢,背负着队长的期望继续奋斗下去吧。

    绝不会让队长白白牺牲!

    逃跑的砂忍越过了山丘,就要彻底的脱离战场,马基的支撑岌岌可危却死不放弃。

    暂时压制了红豆伤势的犬冢獠正欲发动攻击,锁定砂忍逃亡部队的目光中,骤然有一股席卷天地的飓风横贯天宇,轰然降临在这山谷。

    “风遁—大镰鼬之术!”

    明明是温和到温柔的声音,却只听出来了刺骨的冰寒。

    “前辈,阿斯玛,立刻撤退!雷盾—雷龙弹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