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才能(看,这就是大家熟悉的马基。)
    “啪嚓~”

    锐利的风刃凌冽向前,骤然出现的一只手掌凭空将之抓住,五指收握之间,一往无前的风刃崩碎开来。

    崩碎的风刃四流成狂躁之风,卷动犬冢獠的衣袖拍打臂膀,发出“噼啪”声响。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犬冢獠明显的感觉到了今时今日的砂忍面貌焕然一新,众志成城。

    明明之前已经被他挑拨的士气低迷了,马基也是一副强自镇定,实际上无能为力的模样,却是短短的不到半天时间,居然彻底把即将决堤的士气扭转过来,更是拧成了一股绳。

    不大的山谷之中,马基带着两个下属,死死的缠住了他跟白丸,而就在不远处,三山岩也被另一个砂忍的上忍豁出去的战斗打的寸步难行。

    阿斯玛跟红豆两个人互成犄角,守望相助,结果还是被四个砂忍中忍打的捉襟见肘,险象环生。

    形成小山谷的四周山丘上,每个方向都留有一个砂忍警戒着形成包围圈。

    借助着白丸奋勇将马基三人阻挡的间隙,犬冢獠终于抽空便观所有砂忍。

    相比于半天之前,砂忍有了可谓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精彩的故事。

    有点想知道呢。

    那么,来做一点试探吧。

    一抹雷光弧跃,犬冢獠迈步向阿斯玛的方向突进。

    “死狗滚开,绝对不会让你过去!”

    一直沉默战斗的马基发一声嚎,拼着被白丸从后追击,差点一口咬掉半个屁股的凶险,不管不顾的突袭前至,将才要起步的犬冢獠再次缠住,憋着一口气死战不退。

    “马基,你这是要拼命了?”

    招架着马基步步逼上的攻击,犬冢獠一口叫破了马基的名字,想要以此来争取片刻间隙,然而只换来马基愈发紧凑威猛的攻势。

    “你知不知道,你越是不管不顾的攻击我,也就越暴露了你的谋划跟心思?”

    侧身闪过马基有样学样,强行挥手扫来的风刃攻击,犬冢獠且战且退,渐渐将他带着,跟缠斗着白丸的两个队友拉开了距离,并没有因为叫破马基名字想要引起破绽的战术失败而有什么气馁。

    “居然在战斗中学习我的战斗技巧。而且因为我们队长经常下意识的维护,所以果断将阿斯玛还有红豆当做了破局的中心目标。不得不承认你的才能确实优秀。”

    手里剑上缠绕的锐风鸣叫的越发锐利,随着战斗的延绵,马基汲取犬冢獠的战斗方式,徒手释放风刃,结合忍术的忍体术战斗方式越来越有模有样,展现出了叫人惊艳的才能。

    然则这并不能打动犬冢獠已经全面进入了战斗状态的心神。

    “能够将濒临崩溃的士气扭转,而且让自己的队友们不畏生死。通过几次短暂的交手就判断出了我们队伍之中最有击杀价值的人员。战斗中可以不顾一切,全力以赴。还能汲取我的战斗方式化为己用。”

    “看外貌,你也并不比我大多少,但你的才能真的是叫人惊艳呢。马基哟,也许没有这场战争,我们也可以成为朋友的。”

    不管马基的攻势多么狂烈,犬冢獠始终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在只有激斗呼呵响彻的战斗中,用言语,抽丝剥茧的瓦解着他的心理防线。

    “但现在,我已经看穿了!你们这誓不罢休,生死置之度外的决死勇气,一切的重心都系在你的身上啊,马基。只要解决掉你,你们的一切努力都会土崩瓦解,而我们的困局就会迎刃而解!”

    “最后,你的才能确实优秀,但是马基,你也发现了吧,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啪!”

    将马基的筹谋拆解的一干二净,伴随着犬冢獠雄心骤现,他一把抓住了马基的手腕,双眸开合之间,眸光如电。

    “有本事你就来试试好了!”

    战斗徒然的静止了瞬间,一直埋头猛攻的马基带着淋漓的汗水,毅然决然的脸上没有慌乱,没有惧怕,即便谋划跟心思被犬冢獠全面拆解,有的也只剩下誓死一搏,不甘示弱的勇烈。

    “那就如你所愿,接下来,你可要睁大眼睛看好了啊!”

    电光火石,全心投入的战斗中,两人距离白丸他们已经拉远,独立的形成了场中的第四块战斗区域,犬冢獠漏出了略带邪魅的笑容,一把推开马基之后,双手一闪已经结印完毕。

    “忍法—互承替身之术。”

    “单独隔离阿斯玛跟红豆的战术,这是你的智慧,现在你也自己尝尝,看由我用起来有什么不同。!”

    伴随犬冢獠的忍术,一退之后,锲而不舍攻杀向前的马基眼前炸起了一团烟雾,犬冢獠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白丸张开着的大嘴,玉石一样洁白,闪耀寒光的犬牙冰冷如刺,直插心腔。

    “不好!”

    “吼——”

    狂暴的吼声从白丸的喉咙喷薄。

    骤然紧缩的目光中,可以看见白丸的咽喉在蠕动,挤迸着晕眩人头脑的音波如同潮水激喷。马基只来得及心脏蓦然下沉,精神已经在猝不及防的咆哮中开始晕眩。

    “秘术—雷龙蹴杀。”

    “呃啊~”

    嗡鸣几近失聪的耳朵里隐约传来两声绝望的惊恐惨叫,有些模糊的目光中出现了白丸刺出了风芒的利爪,马基措手不及的应变跃身后退之中,视野突然大幅消减。

    “都住手啊!不然我杀了她!”

    惊怒压不住恐惧的咆哮声传遍了战场。

    长久与砂忍的缠斗之后,奋起余勇的阿斯玛终于抓住机会,一举将四个对手中的三个绝杀,却也无力再协助红豆,让她被最后一个对手生擒。

    战斗因为这个突然的变故静止。

    “退后,退后,木叶的混蛋全部给我退后,退回去,不然杀了她!”

    红豆的腹部插着一把手里剑,殷红的鲜血止不住的从伤口挤出,染红了她的衣襟下摆。她的脸色惨白中一片灰败与疲惫,无力踉跄着,任由已经有些癫狂敏感的砂忍掐着脖子托离战场。

    亡命拼死的战斗,因这横生的兔起鹘落的变故终于向着一崩就断对峙演化。

    “深泽,干得好!”

    鲜血从捂着左眼的手指缝隙溢出,马基在脸色凝沉的上忍队友搀扶下摇晃着脑袋,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队长,你的眼睛!”

    马基的异常,终于将众人的目光从那个挟持着红豆步步后退归来的砂忍身上吸引了回来,一众砂忍刚刚升起的点点欣喜顷刻之间都化作了担忧与愤怒。

    “不碍事的。只不过是一只眼睛而已。”

    尽管晕眩与瞎眼的剧痛让脸色如同金纸,但马基的神情却坚毅中透着胜利者的欣喜。

    到底,还是我赢了。

    被犬冢獠言之凿凿的拆穿了一切心思跟谋划,置身在时刻被失败威胁的不安里,晕眩在骤然替换出现的白丸的咆哮中,那一刻的绝望,让心如沉水的顽石。

    当意识到左眼永远的失去时,交杂着绝望,已经感觉无可挽回的马基暗自抱定了战死当场的信念,然而峰回路转的胜利就这么惊喜的来了。

    尽管没有完全按照心中所想的尽如人意,但如今的局面下,能够生擒木叶的一位,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好事,至少不会让局势向着自己无功全灭的最糟糕局面滑落了。

    这场追击战,已经又搭进去五个精英中忍的伙伴了,损失已经很大了,不过胜利的天枰却也终于向着他们砂忍倾斜过来了。

    借助着队友的帮助,摇晃着站起来的马基,忍受着左眼剧烈的冲击痛楚,心思电闪。

    只是,马基没有注意到,那个生擒了红豆,叫做深泽的队友异常状态。

    ………………………………………………

    ps:马基的左眼有布巾遮起来了,感觉上应该是一个岸本忘记了填上的坑,不知道当初留出这个设定是为了给马基安上一颗什么眼睛。不过现在到了我这里,也只能给他整瞎了了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