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三章:马基(知道马基的造型怎么来的吗?)
    风在吼,砂忍在咆哮。

    马基很生气,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找到犬冢獠一伙已经两天了,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战斗了一场,造成了三山岩轻伤之外,这两天下来毫无收获,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追着他们不停的兜圈子。

    “可恶,木叶的忍者就只会逃跑吗。风遁—风之刃!”

    眼见犬冢獠他们又借助着白丸的帮助,找到包围的薄弱处就要再次突破出去,紧追慢赶的马基忍不住发出嘲讽,期望能够激怒对方,最拿手的忍术也脱手而出。

    雷盾展开,一个加速就撞开了两个精英中忍包围,身后的阿斯玛红豆在三山岩的掩护下紧随其后而出,超过停下脚步的犬冢獠,头也不回的没入一片山丘。

    “哈哈,继续来追吧。看你们还能得意多久,我们木叶歼灭你们的队伍早已经在路上了,你们的好日子没两天了。”

    仗着雷盾加速避过了马基锋利的风遁忍术,遮蔽身影的尘土之中传来犬冢獠毫不掩饰的挑拨话语。

    像这样刺激砂忍士气的话,两天了,犬冢獠已经说了很多。

    马基从开始的单纯不相信,到现在因为犬冢獠他们的滑不留手,一次次不紧不慢的逃跑,有意的带着他们兜圈子,终于开始不安起来。

    想到临行之际,老师最后那句明显多余的“要快”的嘱咐,马基心中的不安就越发放大。

    尽管两天下来,还没有见到犬冢獠口中所说的木叶歼灭他们的队伍,但看他信誓旦旦,每次摆脱后又不急着逃跑,只是不停的在附近区域兜兜转转的表现,马基不得不开始慢慢相信。

    “追上去,这次绝对不让再放过他们。”

    摇头咬牙将心理不好的预感强行压制,马基冷着脸,集合队伍,暗暗下定决心。

    “忍法—蜘蛛结罗!”

    然而还不等马基他们继续追踪,尘土之中便已经飞出一团烟影,当空弹开,变成巨大的莹白蛛网罩了下来。

    “混蛋,怎么会有这种麻烦的忍术。风遁—风之刃!”

    两天来,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犬冢獠的蜘蛛网,熟知这个忍术缠人的麻烦,马基忍不住破口大骂,却不得不停下追击,释放忍术将蛛网破开。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简直烦死人了。”

    即便有着马基的忍术,他的队伍之中依然有人没能完全避开蛛网的缠绕。

    被风刃切开破碎的蛛网仍旧有着惊人的弹性跟粘性,尽管只是不大的一块,沾到衣服上立刻就想吸盘一样牢牢的贴死。

    好在两天的消耗下来,犬冢獠他们带着的起爆符已经用完,目前的蛛网只是比较烦人,有点阻碍的作用,杀伤力上已经没什么值得称道。

    相比被带着起爆符的蛛网缠绕,现在这个忍术对他们的威胁已经小得太多了。

    “队长,我们还要追下去吗?”

    迟疑的口吻,一副尽显在脸上的不情愿,砂忍追击队伍中的另一个上忍,本来就包着白布的脑门上,八爪鱼一样罩着一块碎开的玉白蛛网,形象看上去搞笑又无奈。

    滑不留手的犬冢獠一行人,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队伍中仅次于自己的成员发表疑问,马基没有立时回答。

    他的目光扫过聚拢过来的队员,将他们多少都存在着一些狼狈的模样尽收眼底,心间忐忑升起的不安越发的浓胜起来。

    之前的重重便利似乎都忽然变成了叫人疑神疑鬼的疑点。

    尤其是老师最后的叮嘱,此刻恍若锤头一下下敲在脑海,马基愈发觉得,犬冢獠不加掩饰的挑衅话都是真的。

    这一切可能真的是个针对他们的陷阱。

    然则,跟自己的老师一样,即使怀疑,即使不安,马基也不敢表露分毫出来。

    经过犬冢獠连续两天的叫嚣挑衅,他的队伍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危险的境地,到现在已经不愿意再继续追击下去了。

    他们心底的信念跟勇气,似乎都随着犬冢獠这两天不断重复着一个意思的叫嚣,泄露消散开去了。

    “不能放弃。也许那个只会逃跑的家伙说的是真的。他一直都在拖延时间。但你们没有发现吗,他们的那个带队上忍,两天了,一直都很在意另外两个小鬼。“

    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追击,马基开始整理队伍的士气。

    ”尽管我们无法确认他们的身份,但只从那个上忍即使受伤也要维护两个小鬼的表现来看,那两个小鬼一定有不简单的身份。“

    ”只要我们能抓住或者干掉他们,即使木叶针对我们的陷阱成真了,我们也成功了不是吗?”

    到底只是加流罗的弟子,而且年纪太轻,即便经历过战争,又被选择来执行关乎重大的袭击木叶新人的任务,马基还是太稚嫩了一些。

    居然在队友基本相信了犬冢獠的述说之后,他还想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策来鼓舞士气。

    “愿意来执行本次任务,突破火之国的阻截战线,深入火之国之前,我们所有人不都已经报定了必死的决心了吗?即使是加流罗老师,也一样告别了四代目大人,毅然决然亲自前来的不是吗?”

    见到自己的鼓舞收效甚微,马基脸色有些不好,但话已经说开,却不得不继续下去。

    “我们砂忍已经失败了一次,导致的结果是大名大量削减了村子的经费,造成的后果,这么多年了,难道我们没有亲身体会吗?“

    ”难道你们还希望我们的后辈,我们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甚至是我们的子女日后继续遭受这样的折磨跟痛苦吗?”

    “来呀,你们告诉我!”

    害怕士气崩溃,害怕无功而返,害怕给已经担负了沉重负担的老师再增加困难,各种忐忑与担忧因为鼓舞的失败在心底交织。

    终于,担忧到了极限之后,这激动都酝酿成了愤怒,涨红了马基的脖子,让他画着油彩的俊秀脸庞充血,化作怒其不争的咆哮。

    “我是加流罗老师的弟子,加流罗老师即将成为四代目的妻子!我马基今年才只不过十四岁,我只要选择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就会有无比辉煌,可以预见的未来。”

    队友们沉默着,脸庞开始涨得通红,不知道是义愤还是羞愧,但马基突然的情绪爆发之后,心间杂乱的负面情愫仿佛拨开云雾般豁然消散了。

    马基忽然觉得,他的精神通透澄澈的像在发光。

    “但我选择了这个任务,我不管他是不是一个陷阱。我只是知道,我们砂忍村需要这个机会。所以我来了,我来到了这里,我舍弃了安稳,舍弃了日后,甚至可以舍弃生命。”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爱着我的村子,我的国家!”

    如同一场精神洗礼,又像是挣扎的进退无据中忽然的顿悟,马基的声音从喷薄着愤慨渐渐变作了舒缓,但却如同秤砣一样,掷地有声。

    “我不再强求你们。但只要还有谁抱着跟我一样的信念,就跟上来吧。”

    不是哀莫大于心的无欲无求,只是忽然之间世事洞明的淡薄,马基深深的最后将目光扫过自己的队友,再不复多言,独自起步开始继续追击。

    风声吹过了耳畔,身后的丛林荡起浪涛,眼前的山丘似乎也因草木而在晃动。

    沉默中,将要凝结的空间突然的就鲜活流动了起来。

    信念这种东西,果然很多人还是需要别人来注射。

    “哒哒哒~”

    终于有一个脚步追随着马基开始前进,是那个代表着大家提出了质疑,地位仅次于马基的上忍。

    然后,盲从在被马基夺慑心思不属之后出现了。

    “哒哒~”

    “哒哒哒~”

    两个,三个,四个,直到所有人的脚步都通向一个方向,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在迟疑,都紧紧抿着嘴唇,开始埋头奋进。

    被犬冢獠两天来持续不断的打击之后,开始泄露消散的心气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力量仿佛无穷无尽的涌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