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站:决断(比猪队友更坑的是什么?是猪队长!)
    浮云俘获了月光,洒落大地的玉色悄然朦胧,目光之前仿佛被轻纱笼罩,看天地一片渺渺。

    “砂忍的突袭来自背后,说明我们已经一定程度的超出了他们的包夹范围,何况从战斗情报来看,砂忍的阻击队伍也不过如此。所以不能停留,应该趁机会一口气突破出去,直接前往前线营地汇合。”

    这是一处狭小的山谷,头顶上浓茂的枝叶牢牢将它笼罩,只有点点斑驳的月光透过枝叶的间隙洒落,于是就显得昏暗。三山岩坐在队伍正首,板正的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言语之间还是不肯放弃继续前进的固执。

    战斗的亢奋过后,体内暂时压制之后的疲惫一拥而上,阿斯玛跟红豆两个人精神萎靡,脸色难看,对于三山岩的提议不愿做什么发表,只是将目光都转到犬冢獠身上。

    “不,队长的方案恕我不能同意。”

    端坐在三山岩对面下首,犬冢獠的神色有些不好看,果断的拒绝了三山岩的提议。

    他现在有点讨厌眼前这个固执到自私的队长了。

    尤其是,在他布置陷阱迟滞砂忍追击队伍的时候,三山岩居然擅自审问了他的俘虏,而且还把人弄死了。

    这简直有点不可理喻。

    明明才被砂忍的偷袭教训了一顿,只不过是打败了一群只有一个上忍的砂忍队伍,这样的成绩就让他膨胀了。

    能够与日常状态的止水争锋,三忍之首蛇叔的弟子红豆。三代目的次子,木叶猿飞一族的小太子猿飞阿斯玛。

    一个资源丰厚,一个家学渊源,别看两个人现在还小,他们至少也有精英中忍接近特别上忍的实力。

    更何况犬冢獠这个规格之外,不能以常理来判断的穿越者,就是经过两次同等强化的白丸,这时候都拥有基本上忍的战力。

    小规模忍者战斗,高端战力能够决定一切胜负。

    以三个上忍加上两个接近特别上忍等级的绝对优势力量,歼灭了砂忍一个上忍带领的几十号杂鱼,有什么值得骄傲吗?

    高射炮打老鼠,除了理所应当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

    可偏偏,三山岩这个出发之前感官很好的队长,他就是莫名其妙的膨胀了。

    “那么我们原路返回,跟落在后面的队伍汇合。砂忍既然能有两个半中队袭击我们,剩下的人应该更多,汇合了落后的队伍,也能够更好的对付这些杂碎。”

    三山岩带着恼怒,又提出了第二个计划。

    “不,我还是不能同意。”

    犬冢獠不为所动,依旧是干脆的拒绝。

    “小鬼,你不要太嚣张了。这个队伍的队长可是我。”

    一而再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三山岩本就失衡的心态顿时勃然作色。

    “按照忍者条例,如果认为队长的计划存在明显的漏洞和无谓的危险,队员也是有拒绝执行权利的,三山岩上忍队长。”

    犬冢獠已经不打算再跟这个脑子被执念捣的不正常的家伙客气,毫不示弱的将三山岩怼了回去。

    “你……”

    三山岩脸色一青,一时间噎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瞪大了眼睛死盯着犬冢獠。

    犬冢獠毫无惧怕之色,双眼微微眯起,锐利的目光迸射而出。

    商议的氛围顿时变得尖锐。

    “队长你先不要急,獠既然这样,一定有他的考虑,我们不妨听完他有什么要说的再来继续讨论。獠,你也是,身为部下,要尊敬队长,好好说话。”

    相比完全站在同门及同伴一边的红豆,耳濡目染之下从三代目那里学来不少手段的阿斯玛就平和高超了很多,眼见两个人互不相让争锋相对,当即站出来做起了和事佬。

    “哼。”

    有阿斯玛这位猿飞家的小太子递上来的梯子,三山岩无可无不可的哼了一声,重新坐好不再言语,做势洗耳恭听。

    “正如前辈所说,砂忍能有两个半中队来埋伏我们,肯定就还会有更多的人手。“

    ”最后那个砂忍上忍的逃跑也侧面的说明了他们确实有更多队伍存在,或者是更厉害的人物存在,否则他的队友也不会拼命掩护,他也不会独自逃跑。”

    整理着语言,已经不打算再顾及三山岩队长的权威,犬冢獠索性连队长也不再叫。

    “再有,关于我们有没有突破砂忍包围范围的问题,本来可以确定的,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只能等再抓一个俘虏再说了。”

    说到这里,犬冢獠不顾三山岩骤然变差的脸色,有些不满的瞥了一眼过来。

    “哼。”

    三山岩张了张嘴,不服气着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继续静听。

    “我想大家也应该发现了,砂忍的人数有点太多了。如果只是简单的破交战,袭击我们的就不可能是将近五十个人的队伍。“

    “破交战,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手。上一次大战的时候,我们木叶的白牙前辈已经很好的给砂忍上过一堂关于破交战的经典课程了。“

    ”何况目前我们所处的区域,对砂忍的破交战来说过于深入。这距离上,砂忍随时都会面临我们木叶的全面打击。“

    ”来的砂忍越多,风险就越高,一旦被全歼在这里,对砂忍的士气是个重大的打击,所以我认为,砂忍来这么多人一定是别有所图。”

    至此,犬冢獠停顿,喘气的同时给同伴们接受信息,整理信息的间隙。

    “而且,砂忍队伍的质量,从之前的战斗来看,出乎意料的很差劲。完全不符合他们精英教育的忍者培育政策。”

    “一个中队的指挥队长居然只是个精英中忍,将近五十个人的队伍之中也才只有一个上忍,就这还只是个并不怎么强力,一般意义上的上忍。“

    ”这样的配置,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突破前线阻拦杀过来的。”

    犬冢獠的话到这里,阿斯玛开始凝眉,隐约的抓住了点什么。红豆眉宇之间的疲惫也可见的再度被压制下去。三山岩更加的闷不吭声。

    “最后一点,我们这群新人已经毕业了大半个月了,即使需要等待前线出任务的带队老师,也应该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才对,但偏偏我们就等了这么长时间,还基本什么也没干。”

    “还有就是,我们这一届确认了会上战场的新人,基本上似乎都被安排到了砂忍的战场呢。”

    言罢,犬冢獠收声,静待他人思考。

    月色朦胧,山谷昏暗,虫鸣声绵绵不绝,夜色渐渐变得湿冷。不再有言语的沉默中,思考成为了唯一。

    “砂忍的成色,砂忍的数量,我们上战场的时机,獠……你不会是想说这些都是故意的?砂忍的目标就是我们这些新人,而这也是专门针对砂忍的陷阱!”

    终于将犬冢獠给出的线索串联,阿斯玛目光一亮,找到了隐藏起来,却被犬冢獠一席话隐约揭露出来的目的。只是他犹豫着有些不敢相信。

    居然……将整整一届绝大部分的新人都当做捕捉砂忍的诱饵了吗?就不怕万一吗?

    父亲大人这么做,是不是太冷酷了!

    “没错。就是陷阱。“

    ”如果不是故意,何必安排这么多新人前往砂忍战线,我们同时还在跟别的忍村对峙不是吗?相较砂忍战线,其他的战场不才更合适我们吗?“

    ”如果不是故意放出消息,我们哪里需要无所事事等半个多月。如果不是故意,砂忍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成色不足的忍者深入到这里。“

    话到最后,虽然还是用的疑问,但犬冢獠的语气之间除了肯定,已经再容不下其他。

    ”我们跟砂忍在前线的僵持已经够久了。无论是我们还是砂忍他们,都需要一个机会来打破这种僵持。“

    ”所以三代大人才会同意实施这种赌上未来的危险计划吧。不过阿斯玛先不要想太多,像这种危险的计策,以三代大人的一贯作风来看,绝对不是他的手笔,反而更像是长老团的筹划。”

    说到长老团就想起了团藏,不可避免的,犬冢獠又想到了目前督战指挥着砂忍前线木叶军团的老师蛇叔。

    眼下这种计策,恐怕除了他们两个人,估计木叶也不会再有更多人能想到,即使想到了,也不会推动三代同意实行。

    也只有这两个同样不择手段的人,一在前线,一在高层,狼狈为奸之下,才有可能胁迫三代实行这种赌上木叶一代未来,一旦后手发动不及时就会功亏一篑,一败涂地的计策。

    思绪到了这里,犬冢獠悄然瞅了一眼沉默着像是在思考的三山岩,灵光一现之间,觉得这个家伙也可能是团藏专门派来折磨他的。

    团藏这个人虽然阴险狡诈,但玩弄人心这种能耐还是有的。

    恐怕就是料到三山岩会有现在这种执念的心态变化,才故意推动他成为了自己的队长的吧。

    论对人心阴暗的把控,只从原著中的蛇叔来看,团藏无疑要胜过三代一筹。

    能跟蛇叔达成协议最好,如果达不成协议,让三山岩带领着一起毁灭掉也不错。

    犬冢獠从来不介意用最恶毒的心思揣摩团藏。

    “居然是这样子的吗?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虽然有着犬冢獠的开解,但阿斯玛还是沉默着沉思,红豆到是终于想通了前因后果,于是就有些急不可耐的发问。

    “基于以上的分析,既然这是个针对砂忍的陷阱,那么相信我们针对砂忍的后手也已经发动了。“

    ”砂忍想要包围我们木叶的新人,故意放他们过来的大蛇丸老师派遣来收网的人手也应该在路上了,早就这两天,迟则三五天,定然会有结果。“

    ”所以现在我们既不能加速赶往战场,免得再撞上砂忍的大队伍,我们现在已经很疲劳了,恐怕不能再像之前的战斗那样轻易的取得胜利了。“

    ”也不能返回汇合,重新陷入砂忍的包围。我们就在这一带一边恢复,一边寻找机会并等待我们的支援就好了。”

    “如果能够从砂忍部队的内部突破,造成他们的混乱,配合完成对这些砂忍的歼灭,肯定是大功一件。我想,前辈应该也不会反对的吧。”

    尽管猜测三山岩是团藏故意推动来的领队,但为了队伍的和谐,犬冢獠还是不想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全面撕破脸皮,最后利用三山岩立功心切的执念,顺势卖了个好。

    “哼。”

    三山岩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犬冢獠的夺权行为。

    被犬冢獠这么一阵呛声,但说的又不无道理,何况跟他的目的也不冲突,三山岩便选择了继续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