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加流罗(不笑也带三分笑到底是怎么笑啊?)
    三山岩的残暴惊住了阿斯玛两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中二会忽然变成这幅残忍的样子。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只剩下战斗之后的疲惫在喘息声中不停交叠。

    “队长,我们该离开了。”

    爆炸之后的硝烟之中,响起犬冢獠有些冷硬的声音。

    战斗结束了,没有人员伤亡,除了亢奋压制的疲惫困乏,狂风卷落叶般的,木叶四人小队摧毁了砂忍两个半中队,将近五十个人的队伍。

    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

    但犬冢獠开心不起来。

    白丸的毛化作绳索卷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离死不远的砂忍俘虏,跟着一身硝烟味道正浓的犬冢獠,神色之间少见的严肃。

    “去找一个安全隐蔽的地方。”

    没有在乎三山岩的反应,拍了拍白丸,犬冢獠自顾自的吩咐。

    “汪!”

    白丸踟蹰,侧过目光望着犬冢獠,不愿意离开。

    “放心,我随后就到。”

    最后揉了揉白丸即使沾染着鲜血依然柔顺的长毛,犬冢獠径直没入烟暗离开。

    “汪汪!”

    得到了主人的保证,白丸不再迟疑,当先冲着有些面面相觑的阿斯玛两人叫了一声,也不去管三山岩到底有什么心思,带着俘虏跳上残破的枝桠就走。

    “走吧。”

    相比较半途加入进来,精神状态明显有些不正常的三山岩,阿斯玛跟红豆还是选择更信任自己的小伙伴,略微犹豫之后,紧跟着白丸纵跃而去。

    战斗的激荡平息,大片倾倒的残破树木与崩断的树枝缭乱的落在面目全非的地面,高天的夜幕深处,皎洁的月华散落,铺盖了这片狼藉大地。

    三山岩的心情很复杂。战斗虽然胜利,但心中的信念却突然之间有了摇摇欲坠的感觉。

    他对自己的队伍失去了掌控。

    直到虫鸣重新响起,痛苦的呻吟归于寂静,三山岩站在砂忍上忍残破不堪的尸骸上,久久久久,没有声息。

    沉默着,带一身凝沉,三山岩起身,循着已经远去的声音,去追白丸。

    “蜘蛛结罗之术。”

    一切都归于夜色掩映之中,只剩下一地的狼藉与残酷,浓重的血腥味道渐弥渐散,乳玉流淌的月华下,有铺天月色丝发罩落,带着飘飘的起爆符,蛛网般将硝烟残留的战场笼罩。

    最后的人声余音也消失,带着起爆符的丝发蛛网藏在这方只留下残酷的土地上,尸骸寂静,述说着战争。

    虫鸣中时光静静流淌,凝练里这里的残酷。

    “唰唰~”

    一阵短促的破空声。

    有几道烟影自丛林深处的烟暗中飞射出来,落在了战场边缘。

    借着越发温柔的月光看见,那是几个砂忍打扮的忍者。

    “这……怎么可能!”

    尸横遍地,血气冲鼻,狼藉不堪中只剩下凄惨催生残酷,前来侦查的砂忍被震惊的忘记了需要安静的条例,忍不住惊呼。

    “队长,这边也有,一个中队全灭。”

    “这边也是,而且指挥队长明智野夫失踪,其他人全灭。”

    “这是上忍小林助的队伍。”

    紧随而来的冲击一波一波,叠浪一样让整个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两个半中队,将近五十人的队伍,一个上忍领队,一个特别上忍辅佐,配置着足额的精英及经验老道的中忍,怎么能会全灭在这种地方?

    他们的对手明明只是一群初次走上战场的菜鸟而已,顶多有一个上忍或者精英中忍左右的带队老师而已。

    “怎么会……这样?”

    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出现如此庞大的队伍全灭的情况,即使是突破木叶忍者军团的拦截时,也没有出现如同眼下这般,数个中队全灭的惨烈牺牲,一时之间,侦查完毕整个战场砂忍都惊愕着不敢相信。

    “那个是小林助上忍,他的脑袋,可恶,到底是谁?”

    一片压抑着的震惊中,忽然有人认出了战场中那一具被三山岩残虐踩爆了脑袋的尸体,激愤之下跃出了队伍。

    “荒井不要动,回来!”

    能够全灭有上忍带队的五十人队伍,敌人又怎么可能不在战场上布置陷阱。

    没有细致的侦查,叫做荒井的砂忍激愤的冲动之下跑进去根本是找死的行为。

    可惜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沉迷震惊中的侦查队长没能第一时间阻止,再叫的时候已经迟了。

    “嗖~”

    荒井的脚步刚才触及地面,一声细不可闻的破空声响,便感觉腿上被什么东西紧勒着缠住了。

    “呲呲~”

    一点光火在荒井的腿上亮起,那是起爆符在燃烧。

    “荒井—”

    “轰~”

    爆炸将惊呼淹没,荒井比来的时候飞的更高,抛石子一样被炸飞了出去,向着战场更中心的地方。

    “嗖嗖嗖~”

    骤然的爆炸夺去了荒井的双腿,他发蒙的跌落,身体触及地面的同时,更多的破空声响起,月光下不可见的坚韧丝线将他捆绑,数张起爆符贴满了全身,已经快要燃烧殆尽。

    “替我,报仇!”

    “轰隆~”

    凄厉的绝望呼喊被爆炸淹没。月光如玉的夜色里,火光刺痛了眼睛。

    “可恶可恶可恶啊~是谁?到底是谁?”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的连阻止都来不及,眼睁睁看着队友在眼前被炸的死骨无存,砂忍侦查小队的纪律直接崩溃,只剩下满腔的不甘与仇恨愤怒无处发泄。

    “都闭嘴。发信号,通知加流罗队长,现在开始,在加流罗队长到来之前,都不许动,谁也不许说话。”

    侦查队长脸色铁青,咬牙切齿下达了命令。

    “不用了远藤队长,我已经到了。”

    随着一声柔和的声音,破空声停处,有着一头棕金色短发,柳眉蓝眼,不笑也有三分笑的女忍者,背着巨大的折扇,领着两个队友,来到了战场边缘。

    这是个如水温柔的女性,她的到来仿佛天然就带着抚慰的温暖,现场的滔天愤怒悄然平息,如同找到了依靠的支柱。

    “小林助队长的队伍已经全部战亡了是吗?”

    柔光满是悲悯,加流罗目光扫过战场,柔和声中带着沉痛。

    “是的加流罗队长,只有明智野夫失踪。因为战场有奇怪的陷阱,所以没办法立刻查探详细信息。”

    侦查队长远藤似乎很尊敬加流罗这个温柔着,年纪轻轻,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女性。

    “那就不用查了。”

    如水温柔的加流罗叫人见了,不免会怀疑是否应该身处在这样残酷的战争之中,不过她用她的果决告诉旁人,她并不会因为天然的柔和而缺乏战场生存的能力。

    “忍法—暴沙激流。”

    大地在月光下沙化,激流涌动向前,将战场覆盖,直流入了丛林的烟暗之中。

    “轰轰轰~”

    被流沙触动,一片枯黄的沙海流荡之间,犬冢獠如月色的蜘蛛结罗大网显眼的暴露了出来,此起彼伏又毫无目的的起爆符暴起团团火焰。

    “就让小林助他们在这里休息吧。”

    起爆符的烟火掩映间,加流罗的棕金细发在撩动,悲悯之色仍在,只是更多了一层坚毅。

    “马基。”

    “是,老师。”

    随加流罗而来的两个队友之中,更年轻的那个少年听到吩咐,跨步向前,躬身候命。

    “带上你的队伍,找到他们。无论是谁,无论有多少人,消灭他们。”

    “是!”

    马基干脆又利落,对于老师加流罗的吩咐毫不拖泥带水。

    “等等,要快。”

    终于回过目光目送大步流星而去的马基,加流罗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又重重的嘱咐了一声。

    “是,老师,我知道了。”

    仍然是那副冷峻的模样,对于老师有些多余的叮嘱,马基只是稍微停顿,便再次头也不回的离开。

    流沙渐渐平息,爆炸只余下烟尘,如玉般静谧的月光盈盈流淌,加流罗静静注视着黄沙覆盖的战场,悠远的夜风卷起虫鸣,有苍凉的野兽嚎叫隐隐回荡,她悄然的像是凝住了。

    突破木叶防线的时候就有一种隐约的感觉,现在越发的强烈起来。

    直到小林助的队伍覆灭之前,一切都太顺利了。

    无论是突破战线阻击还是这几天的行动,都顺利的叫人心神难安。

    行动顺利的感觉不像是在火之国腹地。

    只是,身为委以重任的总领队,一切影响团队的因素都不能从自己身上表现出来。

    所以,时间不多了。哪怕这是木叶的阴谋,也要在他们发出后手之前,完成既定的任务。

    希望前线发动的战斗能够尽可能多的拖住木叶的人手吧。

    这场战争,砂忍,绝不能再输。

    …………………………

    ps:就没有人想要钦点一个女主角么?让我来的话,我怕你们受不鸟啊。我自己选定的角色可是个惊喜来的,嗯说惊吓也可以。

    再有,每一张后面的评论我这里在互动管理里面的操作除了删除之外居然找不到回复,点娘变得我已经不认识了啊。还有,评论区也有点奇怪,在app上能看到的章节更新自动评论,在评论区就是看不到,怎么都刷不出来,也是醉了,有什么漏掉的地方,还请大家包含。不是小文不回复,是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找。有什么想法问题,还是直接发评论出来吧,这样至少保证我还能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