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尽灭(战争除了残酷还有什么?)
    “吭~”

    抬手抵住了刺来的手里剑,犬冢獠另一只手握爪挥动之间扫过了对面砂忍的脑袋。

    欣喜跟错愕交杂,在砂忍的面容上凝固。

    完全没有预料到肉掌都能抵御利器的攻击,纵然是经验老道的砂忍,一个疏忽之下输掉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一击夺命,犬冢獠不做停留,风卷而过,直扑砂忍之中明显是领队的忍者。

    至于那个僵硬在原地的砂忍,直到犬冢獠已经扑杀出去,与下一个对手交锋,才木头庄子一样倒了下去,摔在地上将自己的脑袋摔成了切割平滑的几块甜甜圈,脑子豆花一样流了一地。

    火力全开的四柱蹴杀术下,犬冢獠手中无一合之敌,狂飙突进,所过之处,泥草切飞,阻挡的砂忍不比一块豆腐强上多少,具在一爪之下被撕裂。

    犬冢獠一声不发,狂暴突击的冷厉血腥攻势终于引发了注意。

    “所有下忍,集中攻击另外两个小鬼,解决他们。这个小鬼交给中忍来对付。和田,椎白,藏五郎,干掉他。”

    砂忍的指挥官忙而不乱,指挥着条理分明。

    冲向前来的砂忍队伍得令间霍然转身,扭转过去将最汹涌的人浪拍向红豆跟阿斯玛,只留下三个从面容上看最是年长的忍者,沉默着向着犬冢獠继续发动冲击。

    但他还是低估犬冢獠的威胁。

    “秘术—散魂铁爪。”

    将眼前最后一个来不及退回,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阻挡的砂忍撞飞,犬冢獠一双虎爪左右挥动,风暴般的弦月利刃就倾斜而出。

    呼啸的风刃一半将三个杀来的中忍笼罩,一半飞出去,阻隔了想要领命围攻阿斯玛两人的砂忍下忍。

    初次与敌人生死搏杀,哪怕阿斯玛跟红豆有足够的实力,但犬冢獠还是不太放心,选择让他们继续适应。

    “好狂妄的小鬼。风遁—风切!”

    攻向三位中忍的风刃被躲避,阻隔下忍的攻击尽管收获寥寥,但依旧是叫一阵狼狈的鸡飞狗跳,后方的指挥官将一切都收入眼底,对犬冢獠的心思洞若观火之下,不禁有些恼起。

    你居然想要一个人对付我们这么多?

    比犬冢獠的风刃更锐利的风弦从指挥官的口中发出,呼啸着跃过了三位中忍,破空而来。

    扫眼望去,被犬冢獠阻拦的砂忍七八个,围攻红豆跟阿斯玛两人的砂忍也有五六个,加上被犬冢獠三五除二干掉的几个,这是一队标准的忍者中队编制。

    尽管不知道其他两个方向的具体状况,但只看眼下,敌人比预想中的更多。

    “要速战速决。被缠住的话就麻烦了。”

    趁着风弦切落,三个中忍分向围攻而来的间隙,借着稀薄的月光,犬冢獠将整个战场观察入目,心下顿有决断。

    “嗞啦—”

    苍蓝的电光弧跃而起。

    “吱吱吱~”

    初初细微的鸣响转眼如同千鸟齐鸣,响彻了烟暗丛林。

    雷光风驰电掣而过,烟夜的墨色里留下一道笔直虹线,苍蓝中泛放炽白。

    千鸟的齐鸣才在耳边响起,来不及眨眼的短暂,犬冢獠的的手臂穿透了正面攻来的中忍,在惊愕的凝滞战场的骇然中,就那样挂着一个人的尸体,突进向前,捅穿了砂忍指挥官的肩膀。

    电光火石的变化,快的来不及反应。

    “咳~你……”

    挂在手臂上,已经气绝身亡的中忍,砂忍的指挥官认得,那是自己的队友和田。

    肩胛骨化作肉糜的疼痛还来不及传达,先一步反应的鲜血已经从口中咳出,他的目光中堆满了难以置信的惊骇,似乎到现在还没能接受骤变的现实。

    只不过是木叶的一个小鬼而已,怎么可能这么强的毫无还手之力。

    绽放的雷电让身躯麻痹,他瞪大着眼睛,无能为力,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木叶的小鬼一个手刀将他打晕。

    “轰~”

    出自砂忍指挥官的风遁终于落地,但除了切草锄地,相比犬冢獠骤然化作雷光的突击,慢的简直像是风烛残年的老牛破车。

    这一声迟来的动静,终于将呆滞的砂忍惊醒。

    “和田!”

    “他杀了队长,杀了他给队长报仇!”

    “都不要乱,先解决另外两个小鬼!”

    “宰了你啊~”

    雷霆一击,斩首成功之后,指挥系统的核心被犬冢獠摧毁,片刻之前还进退有据的砂忍中队顿时一片混乱。

    “阿斯玛,红豆,大范围忍术覆盖,速战速决。”

    “火遁—豪龙火。”

    “风遁—发风。”

    “雷盾—超:地走。”

    余音仍在的千鸟争鸣被覆盖。

    炽白的雷光耀动了目光,龙蛇起舞的火焰无差别覆盖了整个战场,从天而降的飓风将火焰攫夺,狂暴的火龙卷肆虐八方。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跌宕不绝,雷电的麻痹过后,暴虐的熊烈火焰龙卷吞噬一切。

    烈烈狂风卷起草木,熊熊火光灼烧一切。

    狂暴的肆虐短暂的张狂之后平息,战场之中只剩下以催生长发将自己裹成一团的犬冢獠屹立。

    苟延残喘的悲苦呻吟成为这场战斗最后的旋律。

    “走。”

    提着昏迷不醒的指挥官,没有赶尽杀绝的补刀,留下这些伤员是对后续赶来的砂忍最好的拖累。犬冢獠领着疲惫难掩兴奋的阿斯玛两人,直扑依然战斗轰鸣不止的三山岩方向。

    “汪~吼—”

    白丸的每一次咆哮都犹如炸雷,充斥着查克拉的音波每每让对手因为恍惚而迟滞,化作流光的白丸硬怼一个砂忍特别上忍与精英中忍,处处都占据着上风。

    每一次爆发的突破都被白丸正面压制,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队长被那个木叶疯狂的岩石怪人追打。

    带来的部下已经损失殆尽,另外两个方向的伙伴,一处随着白丸的到来已经寂寥无声,一处随着骤然闪亮的雷火风嚎后趋于寂静。

    两个砂忍的精英心底渐渐泛起不安,焦躁着愈发急切。

    “可恶,这个畜生。”

    “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狗。木叶的犬冢一族有这么厉害吗?”

    且莫管越是战斗持续,越是被白丸刷新着的三观,不断注意着的其他两处战斗具都沉寂之后,两个人的不安已经快要崩断了神经。

    失败来的那么猝不及防又猛烈。

    两个半中队的队伍,七个中忍,三个精英中忍,一个特别上忍,一个货真价实的上忍,足够改变一场小型战争的强大力量,突破了木叶前方厚实战线,居然就要栽倒在这里了吗?栽倒在一支只有一个上忍带着三个下忍的木叶标准小队手上了吗?

    难以接受的荒谬纠缠着渐渐沉重的惶恐,终于这萦绕心间的不安在犬冢獠三人加入战场后沸腾着崩溃开来。

    “我不甘心!”

    “队长,快走,一定要替我们报仇!”

    播撒着仇恨的种子,压制在白丸手上的两人疯狂的爆发搏命。

    任由白丸的利爪穿透胸膛,搏命的砂忍四肢紧紧锢住白丸的身躯,一人一狗变作滚地葫芦。

    队友以生命作为代价争取到了空隙,须发皆张,双目充血赤红的另一个砂忍疯狂的咆哮着冲向了犬冢獠。

    疯狂的砂忍奔行间一把将腰间的忍具包扯了下来,甩动着将里面已经没有保留意义的刃具全部倾泻。

    大蓬的起爆符洋洋洒洒如雪片飘落,燃烧着将敌我全部笼罩。

    已经抱着必死心态,砂忍的精英一往无回。

    面对暴起搏命的砂忍,犬冢獠冷静到残酷。手中的俘虏大锤般抡了出去。

    “噗嗤……”

    锐器破开皮肉刺入身躯的声音密集如麻,俘虏在半空中痛醒,惨叫着刺猬一样跌落。

    千鸟的争鸣响起,炽白的雷光二度闪耀。

    血光迸溅之后,疯狂的砂忍徒劳的扔出手中最后一把燃烧着起爆符的手里剑,想要结果了被俘虏的同伴,却歪歪扭扭着的手里剑不知道将起爆符带去了哪里。

    “你…木……叶都…要…绝不……放过。“

    破碎的内脏混合着浆烟的血液从口中涌出,垂死的砂忍用尽最后的力量,死死的将犬冢獠穿过心脏的手臂抓住。

    “轰轰轰~”

    燃烧殆尽的起爆符洋洋洒洒着飘落,将两人笼罩,爆炸与火光刺开夜幕。

    “松本,池城!啊~~~~~”

    轰鸣的爆炸中,最后的伙伴也战死眼前,砂忍上忍发出野兽般的嚎叫,以伤换伤,发狂一般将穷攻不舍的三山岩打飞,头也不回的向着烟暗中奔去。

    全军覆没,仅以身免,砂忍的上忍悲愤欲狂,只剩下最后一点点伙伴牺牲激起的仇恨保持着清明,想要逃出去再图报复。

    “滚开!”

    垂死野兽般的咆哮,有一往无前不可阻挡的疯狂,面对阿斯玛与红豆的阻拦,最后的砂忍上忍目呲欲裂,不顾三山岩给予的重创,就要舍命一搏。

    “嗡~”

    如玉湛蓝的查克拉,带着嗡鸣,从阿斯玛的手中显现,震开了砂忍上忍的双臂,在他的绝望之中,重重摁在了溢流着殷红鲜血的胸膛。

    正面全吃一记螺旋丸,砂忍上忍吭都没再吭一声,破布般飞了出去。

    “嘭—”

    一只岩石大脚,狠狠踩着砂忍上忍糜烂一片的胸膛,将他轰入地面。

    紧追不舍杀来的三山岩暴怒难消,面对重创飞回的砂忍上忍毫不留情。

    “我在地狱……等着……你们。”

    连遭致命重创,身躯都已经折叠,时光回溯逆流之际,大口大口的鲜血喷涌,疼痛已经麻痹的感觉不到,砂忍最后的上忍挤迸着喉咙,发出绝死的诅咒。

    “嘭~”

    回答他的是,三山岩又一脚踩爆他的脑袋。

    “砂忍的杂碎。有多少统统都来吧!”

    兴奋,畅快,残忍,恼怒,歼灭了砂忍最后一个有生力量,覆盖在身的岩石消退,漏出三山岩表情驳杂的狰狞面孔。

    ^^^^^^^^^^^^^^^^^

    爆头啊,生撕啊,死无全尸啊,我是不是太狠了?求票求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