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初战(呦西,战斗开始了,让风暴猛烈的降临吧!)
    俗话说,遇到熟人好办事。

    尽管三山岩跟犬冢獠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跟结果可能不那么美好,不过作为见多识广的老资格忍者,三山岩出于欣赏,对犬冢獠他们一行三个临时部下到没有什么刁难的心思。

    然则,集合时的匆匆一面互相介绍,接下来一连几天向着风之国战场的急行军依旧让犬冢獠三人体会到了战争的艰苦滋味。

    每天都是跑跑跑,不停的赶路,跨水湮山,钻完了树林就过草地,一路人烟罕见还马不停蹄,每天直到月上中天才将将拖着一身疲惫睡下。

    因为战争的关系,害怕新人太过集中而被敌国穿破防线的队伍偷袭歼灭,因而赶路的队伍基本都是独立成行,出发时间不定,只有一个具体的到达限制。

    什么时候出发,什么时候休息,走哪一条路,基本都由整个队伍自己决断。

    一开始的时候,红豆还会跟犬冢獠斗嘴,兴奋状态下热情高涨的阿斯玛也会在赶路途中乐此不疲的做一些关于螺旋丸的修炼。

    只不过到今天为止,小队中可谓急不可耐的无聊赶路已经让红豆变得恹恹无神,阿斯玛更是热情消磨殆尽,每天一到休息时间倒头就睡,绝不选择第一班守夜,而且不到换班来叫绝对不起来。

    相比于木叶的锦衣玉食,才只是初踏入战场的艰苦就像粗糙的石砾在光滑的脸蛋摩擦,火辣辣的难受。

    相对于两个几天下来被疲劳折磨的蔫吧下去的伙伴,早有心理准备的犬冢獠到是情况良好。

    不过犬冢獠还是忍不住在每天第一班或者第二班的守夜时,看着总是炯炯目光遥望风之国的三山岩,就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吐槽**。

    知道你生在一战,长在二战,蹉跎在三战的现在已经濒临退役的年纪,终于有一个机会走上战场建功立业发挥效用之下,很兴奋很激动很难以控记寄几,我是无所谓了,但能不能体谅体谅另外两只纯纯的菜鸡啊。

    你这样一路急不可耐,就算赶到了战场,又还剩下多少体力跟精力做你想做的贡献呢?更不要说,这一路上还有砂忍穿过战线杀进来的破坏分子,真的很危险啊。

    意识到问题的犬冢獠觉得,有必要跟三山岩这位激情上头,老夫聊发少年狂,五十岁的战场菜鸟好好聊聊。

    三代目派这种饥渴了几十年,一朝令在手,便把权来使,节制能力完全自崩的老中二来领队,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啊?我很费解啊亲,阿斯玛不是你亲儿子,而是你偷窥澡堂子的时候捡的吧!

    “队长,我觉得我们得慢点了。不能再以目前这样的速度赶路了。”

    月明星稀,虫鸣遍地,丛林的静谧中偶尔传来野兽的嚎叫,不同于阳光之下,世界的另一面正在苏醒。犬冢獠终于开始拿起凉水准备浇灭三山岩心中的浴火。

    “现在我们还处于火之国的地界,距离风之国交战区域还有很长一段安全距离。等到了需要休整警戒的时候,我自然会安排。”

    三山岩熊熊的饥渴可让他下意识的不认可犬冢獠的提议。即便内心里很欣赏犬冢獠,也不能浇灭他几十年积攒之后喷发的火焰。

    “队长你冷静一点吧。我们派遣大批新人上战场的消息,恐怕早就被砂忍获知了,他们不可能视而不见没有动作。如果能够绞杀掉大批新人从而打击到前线部队的士气,我想砂忍绝对不会放过这种惠而不费的好机会。”

    中夜月如银盘,撒星光芒点缀场长空,犬冢獠看着随便找了个树枝角落,倒下去埋头就睡,完全顾不上适应跟舒适问题的红豆和阿斯玛,不得不继续苦口婆心对三山岩进行劝导。

    “你看红豆跟阿斯玛他们两个,体力目前基本已经到极限了。而且我们赶路太急,绝对已经凸出到大部队之外了,一旦遇到突破防线前来狙击的砂忍,我们就会很被动呢,可能就避免不了无关的伤亡了。”

    兴奋的虫鸣声成为主流的丛林,偶尔传来几声苍凉嚎叫,夜幕下的寂寥并不平静,犬冢獠让白丸警戒着,持续又郑重的向队长三山岩做分析劝说。

    “已经成为忍者就不能松懈。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会适应过来。他们两个都很优秀,只是还没有转换适应战场节奏,相信再过几天他们会好起来的。这才只是成为忍者的第一个小小的考验而已。”

    熊熊燃烧着激情的三山岩面对犬冢獠苦口婆心,分析细致的劝说不为所动,古板的固执己见。

    “而且,獠你虽然不可否认更优秀,但你也要选择相信前线同伴的能力还有我的经验判断,我当了三十几年忍者了。何况,现在我才是队长,作为部下,你不会不清楚忍者条例吧?现在学校老师的教导已经这么松懈了吗?“

    几十年憋屈一朝爆发出来,已经形成执念的三山岩固执的不讲道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跟判断之中,听不进半点忠言,嘴拙之下居然开始以势压人。

    “哎,阿斯玛你果然是抱回来了。就算是亲的,也是个意外。”

    面对沉迷执念难以自拔,拒绝沟通的三山岩,犬冢獠还能说点什么吗?只能默默吐槽一声,接受现实,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多留心担待着点了。

    怪不得你都快退休了才升职成为上忍。

    忍者生涯一开始就摊上这么一位队长,也是够了。

    ”你赶紧去休息吧,一会来替我守夜,明天继续赶路。”

    看着犬冢獠沉默不语,三山岩一门心思的固执,下达了命令。

    “嗖~”

    只是骤然传来的苦无破空声打脸打的有点太快。

    苦无来自队伍后方的下风,以至于有白丸警戒,也没能及时发现。

    “白丸迎敌。阿斯玛,红豆,起来准备战斗!”

    偷袭来的太巧妙,以至于三山岩这个队长错愕,没能第一之间做出反应,犬冢獠当机立断展开了行动。

    “汪—”

    白丸发出恼怒的吼叫,敌人饶过了她的警戒发动偷袭,撩动了她的愤怒,一蹿之间将袭来的苦无拍飞,再一蹿间已经射入了树下的烟暗之中,直取敌人。

    “小心,那条狗攻过来了。”

    “啊~她的速度太快了,我抓不住她。”

    “可恶的死狗,不要太嚣张啊!”

    “缠住那条狗,先解决那几个小鬼。”

    顾不得疲惫,红豆跟阿斯玛慌乱又紧张的跳了起来,烟暗中传来敌人被白丸打了个措手不及的骚乱,不等他们前去支援扩大战果,更猛烈的攻击已经来临。

    “风遁—千面风。”

    “风遁—风之刃。”

    “风遁—风切。”

    除去了上风处,骚乱传来的另外两个方向接连涌现剧烈的查克拉波动,锐利的风声淹顶而来。

    敌人比想象中的更多。

    “队长,后面的敌人有白丸抵挡,左边的敌人交给你,右边的我们来。”

    摧枯拉朽而来的忍术一路卷过,横空的枝桠惨遭肆虐,犬冢獠顾不得再照顾什么队长的颜面跟忍者条例,抓起刚刚醒过来,连武器都来不及拿出来的阿斯玛红豆两人,纵身躲避忍术的同时,高声开始指挥战斗分工。

    “封神法印—解。你们两个,跟紧我。我找到他们了。”

    树林中的深沉烟暗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敌人隐藏,来不及想更多,避开了第一波忍术攻击,犬冢獠解开了他的超级嗅觉,带着阿斯玛两人循着忍术发射的轨迹,一波手里剑开道之后,直取烟暗深处。

    “轰隆~”

    从左右袭来,最终相撞的风遁将犬冢獠他们原先停留的树木切割的一片疮痍,残枝碎叶具成齑粉,惨遭打脸,错愕中来不及躲避,只能选择硬抗的三山岩恼羞成怒。

    “风之国的杂碎,给我死来!”

    全身包裹着厚厚岩石,整个如同石头人的三山岩一脚踩断了脚下被风刃切割的不堪重负的粗壮枝桠,炮弹一样射了出去。

    “土遁—土流大河。”

    烟暗中传来三山岩满含着愤怒的吼声,大地开始咆哮,泥土化作巨浪,排空而起。

    战斗骤然激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