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此间少年(呦呦切克闹。)
    如果说卡卡西的千鸟是千鸟的话,目前犬冢獠手中的千鸟顶多也就是八百鸟。至于螺旋丸也差不多,能有完整版的八成威力左右,估计也就跟卡卡西复制出来的山寨货一个能耐。

    发现问题之后,无论犬冢獠怎么去调整,这个威力上的限制一直都没有解除。

    基本上一晚上都在花样试探破解也没有什么突破,犬冢獠略微气馁之后,沉心下来思考良久,终于有了一些头绪。

    现在,趁着给小伙伴发福利的机会,也是同时做一个猜测的认证,然后就需要拿着这个认证去找专业人士请教了。

    止水沉默的接受了犬冢獠的解释,只是看上去有点压力沉重的样子。

    显然犬冢獠这种打一架都能开发新忍术的牲口表现让他不得不再一次更新对这位一鸣惊人的好友的评定,而这又给他带来了足够多的压力。

    以前没有对手的时候,拔剑四顾心茫然,现在忽然出现了一个一而再挑战自己认知的伙伴,天纵奇才的止水也感觉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紧迫感。

    不过这种压力只不过短短的出现在心间一瞬,旋即随风消散,统统化作了动力。

    有竞争,有督促的感觉,真的也很棒啊。

    “怎么样,阿斯玛,还要再看一次吗?”

    不管止水的心理活动,见阿斯玛还是沉默沉思,犬冢獠不禁点了他一下。

    尽管都是家学渊源,传承深厚,但到底是天资上存在着差距,止水已经成竹在胸,开始跟犬冢獠做了一段不短的交流,可阿斯玛还是沉思不语,琢磨着关于螺旋丸的变化细节。

    “不用了,这就来试试看吧。”

    将沉思中的琢磨放下,阿斯玛拒绝了犬冢獠的提议,瞅了一眼淡然的止水,心底自然而然的升起一股少年人的意气。

    被止水在学校里一直压制,但却因为不同班级,没有真正的正面怼过,所以大气到有些吊儿郎当的阿斯玛到是不那么在意。不过眼下当面锣对面鼓的公平竞争,他可不想输得太多。

    “那好,你两个都小心一点,搓丸子失败可是要进医院的。那么开始吧。”

    犬冢獠一声令下。

    “嗡……嗡嗡~”

    “嗡嗡~嗡~”

    止水与阿斯玛同时伸手,开始调集查克拉,两声几乎不分前后的嗡鸣接连响起,风声开始摩擦,站在两人之间的犬冢獠的衣服被拉扯,渐渐左右摇摆起来。

    一点湛蓝的查克拉如同星闪,自两人掌心正中出现,只是相对于止水的水到渠成,阿斯玛手中的湛蓝星点稍微波动了几下,有一种烛火将熄的挣扎感,但这也不过是一瞬而已。

    星闪之后,不过旋即晃眼的片刻罢了,两团如玉的团子就已经形成,震动耳骨的嗡鸣声充斥开来,将隐约的知了叫声淹没。

    “不愧是阿斯玛跟止水呢。居然都一次成功了。很好,那么下面该到我了。”

    眼见两人一次成功,尽管阿斯玛表现的有些挣扎,不过最终的结果依然可喜可贺,心下暗赞宇智波与猿飞两家底蕴深厚的同时,犬冢獠双手结印。

    “影分身之术。”

    “嘭~”

    随着淡淡烟雾,两个影分身出现在犬冢獠左右身侧,三人互相点头示意之后,本体后退一步,两个分身各自伸手,同时催出了螺旋丸。

    “嗡——”

    林地之间,一下子出现了四个螺旋丸,震动耳骨的嗡鸣相互叠加之下顿时化作尖针般刺耳。

    “来吧止水,阿斯玛,攻击我的分身。”

    退出圈子的犬冢獠神色肃穆,目光严谨的注视着四个丸子,下达了最终命令。

    “呼—”

    止水跟阿斯玛都不是什么多话之辈,听到犬冢獠的命令,当即微微回臂,继而猛将手中的螺旋丸向着分身推了过去。

    分身不甘示弱,同样回臂挥手,将手中的螺旋丸推出。

    “呜嗡——”

    螺旋丸对螺旋丸,四团大小一致的湛蓝玉团针尖对麦芒,两两相撞,嗡鸣化作刺耳啸音,落在犬冢獠耳中,顿时有种当年立体环绕多媒体音箱电鸣的爆炸感觉。

    脑袋简直都要炸了。

    这**的感觉,没治了。

    对情况预计不足的犬冢獠,别说去看清变化,在被鸣啸扫过的第一时间感觉脑浆子都蹦跶起来了。

    “嘭~嘭~”

    不管被意外变化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犬冢獠,且说螺旋丸相撞,剧烈旋转摩擦的查克拉发出了叫人措手不及的鸣啸,两个影分身不过片刻便被震成了烟雾,止水跟阿斯玛两个人也跟滚地葫芦一样,狼狈的摔了出去。

    “啊~感觉脑子已经不见了。止水,你感觉怎么样?”

    一边敲着脑袋,一边扶着树爬起来,顾不得一身的枯草石砾,阿斯玛抬眼去看一旁同样狼狈的止水。

    “还好,就像被人直接在脑子里抽了一鞭子。”

    双手揉着太阳穴,止水扯了个难看的笑容。

    “哈哈~”

    互相看着对方的狼狈模样,两个人忽然相视失笑。那点还没有蒸腾起来的对抗心里悄然消泯。

    “獠你这个家伙,简直害死人!”

    拍着脑袋,甩着麻木的手臂,阿斯玛将矛头对准了始作俑者的犬冢獠。

    “好吧,是我对情况预计不足,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不过比起你们两个,我才是最受伤害的那个好不好。两个影分身加起来可是三倍的满足,我这都快要吐了。”

    犬冢獠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抱着肚子,脸上一片青白,止不住的想要翻白眼。

    猝不及防的来这么一下,简直就像把脑袋伸进了百万吨量的邮轮汽笛里面,都快被震成傻子了。

    我的个天,简直不要太酸爽。

    “哈哈哈~”

    瞅着一向以睿智聪慧视人,兼之与止水一场决斗大战之后,加上了给人莫大压迫的强大标签的犬冢獠欲哭无泪,狼狈不堪的模样,心间塑造的犬冢獠的形象顿时崩坏,两个人一时间笑的更加畅快起来。

    原来你小子也有今天,简直哈哈哈哈~

    “呵呵~”

    两人笑的畅快,发自肺腑,中气十足的笑声中有着渲染一切的少年朝气在蓬勃,毫无介怀又坦荡直爽,犬冢獠也似被感染着,漏出了一丝轻笑。

    只是更多的,还是有些小小羡慕的感慨随着他的笑容悄然流露。

    真是纯真美好的年华啊。明明他自己也是一样的年岁,可惜知道的太多。

    即使连发福利也抱着这样那样,可说不可说的筹谋。尽管不是什么算计人的心思,可确实也是做不到这样纯真了啊。

    成熟,也意味着不再纯粹。

    也许这就是成长吧。

    陪着两个人畅快的笑了一场,犬冢獠没有打扰两人之间忽然出现的这份惺惺相惜。

    嘴上说的是借着帮忙的借口发福利,但实际上,也无法否认通过这样的分享拉帮结派,组建自己的舆论势力的目的。

    默哀自己上辈子已经悄然逝去的这份少年的纯真,犬冢獠默默的收拾整理了心头的淡淡失落。

    此间少年笑声正清,犹如雏凤初鸣欲振翅。

    老于少年之间,犬冢獠只是失落,只是怀恋,然后果断将这份情愫打包邮寄,不让它萦绕化作沉迷。

    已经选择的前路不会因为偶尔的感怀而踟蹰,透过枝叶的间隙,仰望澄澈苍穹,少年飞扬的笑声里,有风吹过,点起了额前细发,犬冢獠残留着青白的脸庞上盈着轻轻的笑,淡淡的坚毅从笑容里浮现,有坚不可摧的厚重。

    让少年的都归少年,我这新生,求得就是一个问心无愧念头通达。

    ^^^^^^^^^^^^^^

    ps:最近有点沉迷鸡汤,日渐消瘦啊。决定了,明天就结束这种状态,拖沓的够久了,是时候让战斗这个撩人的小妖精重新出来找点存在感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包养,跪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