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福利(张嘴啦,都快张嘴,天上掉鸟屎啦!)
    有了静音这么一打岔,关于追问犬冢獠的事情也就暂时被摁了下去。

    至于以后小伙伴们还会不会继续探究,看阿斯玛凝眉,夕日红依旧有些气不顺的模样,恐怕是**不离十还是不会就这么简单放弃。

    “好啦好啦。如果机会来了,我一定会说的。大家就先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来,我们马上就要上战场了,我这里正好给大家准备了一些东西,都来分享一下啊。”

    见气氛有些凝固,犬冢獠依照旧智,准备先将这个话题埋葬掉。

    “首先是静音,我这有部分关于医疗忍术应用跟几个简单实用的相关忍术,等晚上整理出来给你。”

    “玄间的话,我没有什么土属性的忍术心得。不过没关系,玄间你的体术也不错,刚好体术也是我比较擅长的方面,一样等晚上整理出来给你。”

    “至于红,幻术方面目前我只开发了一个,你们也见过,就是之前跟止水打架的时候用的那个月王协鸣。“

    ”不过这还只是个粗糙的毛培。具体步骤还没有完善,目前阶段的威力只能用来吓唬人。而且还涉及到了部分封印术,总之比较杂乱,一样晚上整理好了给你。”

    犬冢獠不由分说的开始排排坐分果果模式,顿时就将原先的不忿尴尬冲的无影无踪。

    忍术这种东西,如果不是有很深厚或者亲近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能得到。

    更何况犬冢獠要传授的还是他自己的独门经验跟秘术。

    这就让几个被点到名字的小伙伴有些方了。

    “獠,你不用……”

    终于抓住了展现存在感机会的玄间首先表示反对,却叫犬冢獠一挥手干脆的打断。

    “玄间你先不要说话,都听我说完。”

    “战争可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事情。能够在前往战场之前,多多增强自己的力量那就最好了。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在那种谁也顾不上谁的环境中好好的生存下来。”

    目光扫视而过,犬冢獠的困乏已经消散,炯炯有神的目光恍若烛火,让所有蠢蠢欲动的反驳都被驳斥,难以出口。

    “我可不希望,刚刚交到的几个好朋友,今天一别之后缺胳膊少腿的回来再见,或者再也见不到。”

    沉痛的残酷忽然就从犬冢獠的和言细语中逸散出来,化作绳索将心灵捆绑。

    战争,真的那么残酷吗?

    “再有呢,这也算是我对大家隐瞒实力又不愿意开诚布公的补偿跟代价吧。总之,希望我们在战争之后,还能像今天这样在一起相见。”

    见小伙伴在自己的一席话之下都沉默下来,陷入了对即将面临的战争的忐忑疑窦之中,沉迷下去可不利于信心建立,犬冢獠话锋一转,将这个略显沉重的话题撇开。

    “对了,怎么没见到凯?”

    犬冢獠明知故问的转移话题技巧并不怎么高明,不过事实上的效果显示到是很实用。

    被犬冢獠描述的战场残酷所感染震慑,正心思不属,听到他这么问,脑筋自然的就跟着转了过去。

    “凯那个笨蛋,从昨天看完你跟止水的战斗之后,就疯了一样说什么青春的热血已经准备好全力全开,然后就跑去锻炼了。这会还不知道再哪个角落里蛙跳或者倒立呢。”

    说到大家熟悉的热血行动派好友迈特凯,真是满心都是尴尬跟吐槽的**。

    真的是太奇葩了,整个就一瑶池仙草,简直独一无二。

    “这样吗。凯还是一如既往的行动力十足啊。嘛,暂时先不管他了,到时候玄间你把我整理出来的关于体术的心得给凯带一份过去就行了。现在,你们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回去吧,阿斯玛跟我来一趟,有点事情需要你配合一下。”

    言罢,再不给小伙伴们说话的机会,犬冢獠一把将阿斯玛拽起来,有些逃跑似的离开。

    剩下夕日红三个人,有些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哼,都先回去吧。”

    最后还是心气不平的红发话,三人才默默散场,心事重重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正是一天午后最静怡舒坦的时刻,依然是一处不浓不密的树林,阳光经过层层翠绿枝叶过滤之后,碎散开来,看上去即明亮又舒服。

    不知从何而起的风穿梭在林木之间,吹过了皮肤,带走燥热的同时也清除了夏日的烦躁。

    “呜~嗡~”

    若隐若现的知了鸣叫声中,犬冢獠展开的手心中有一团湛蓝的查克拉如玉在旋转,摩擦着发出嗡鸣。

    阿斯玛已经将嘴上叼着的千本默默收起,一脸严肃慎重,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团湛蓝旋转的查克拉。

    不用去释放一下体验威力,只是听着这叫人头皮发麻的嗡鸣,感受旋转扯动的空气,这一团并不比拳头大了多少的好看风团就能叫人感受到它蕴含的莫大能量。

    一个没有在之前的决斗中见过的忍术—危险的忍术。

    作为家学渊源又主修风属性,阿斯玛很清楚的感受到了犬冢獠这个新忍术的凌厉。

    “这种程度聚集的风属性,恐怕中上一下最少都要重伤了。獠,本来以为你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到底还是我小看你了啊。”

    阿斯玛还在仔细观察,不放过螺旋丸稍纵即逝的变化。一旁静立着的止水却已经早早的观察完毕,了然于心之下,不禁深长感慨,看着犬冢獠的目光有钦佩,也有一丝丝埋怨。

    “呼~”

    将手中维持的查克拉点点散去,任由它化作清风扬起三人的衣袂,犬冢獠对止水的感慨不置与否,到是对他的埋怨做了一些解释。

    “螺旋丸虽然很早就完成了资料搭建,不过也是直到跟你打完架之后找到了最后一点关窍完成的,可不是我故意藏拙不拿出来用。“

    ”而且我这个目前依然是个不完整的版本。这次找你们两个来,就是为了帮我参谋参谋,解决问题的。”

    向止水解释完,看着因为螺旋丸的消散有些怅然若失的阿斯玛,犬冢獠很大方的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虽然是有变着法的给大家发福利的意思,但实际上,犬冢獠也没有胡说,确实是需要这两位家学渊源的小伙伴来帮忙。

    跟止水决斗过后,完全契合了暴增的查克拉,掌控力全面恢复之后,犬冢獠马不停蹄花了一整晚的功夫再次试验了螺旋丸跟千鸟。

    这次的试验与第一那种虚有其表的东西不出所料的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威力还是施术的体验,都是云泥之别的差距与提升,不过振奋过后,沉静下来细细体察的犬冢獠还是发现了这之中存在某种制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