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解释(朋友多了就是这点很麻烦啊,啥啥啥都想问个一二三。)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你昨天一整晚都跑去哪里了?不知道我跟父亲足足等了你一个晚上吗?说,是不是去给你的小情儿报喜了?她是谁?漂不漂亮?多大了?脾气好不好?是谁家的孩子?”

    “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这个小鬼。我可是姐姐来的,居然敢无视我。哎,我感觉白丸好像比上一次见的时候更大了,你是不是给她吃药了?我告诉你啊,狗狗可是我们犬冢一族最重要的战斗伙伴,你不能对白丸乱来。”

    “呀你这家伙,居然敢走。你是无视我吗?我要揍你了啊!赶紧给我回来!”

    犬冢爪突突突的嘚吧着嘴,一口气砸过来一大坨问题,简直能把人噎的发蒙。

    整个客厅里都是犬冢爪喋喋不休的嗡嗡嗡。

    面对这样无所顾忌又乱开脑洞的犬冢爪,即使犬冢獠心情大好,也耐不住跟快要被她折磨的发疯的白丸一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起身直接就走。

    “哇,白丸你变得好大好重,姐姐我都快要抱不动你了。死小子你要去哪,你别跑,等等我!”

    犬冢獠起身,出门直转后院而去,犬冢爪勒着白丸的脖子,半抱半拖着已经吐舌头的白丸,锲而不舍的追了上去。

    “你跑到后院来做什么?”

    见犬冢獠径直到了后院,犬冢爪拖着已经是死狗的白丸紧随而至,有些不解。

    “噌~”

    如利刃出鞘,犬冢獠豁的举起右手握成虎爪模样,缠绕着翠绿掌仙术与风属性查克拉的五指上延伸出可见的锋锐。

    “秘术—散魂铁爪。”

    “轰轰轰~”

    勃发而出的风刃将地面切割,纵横交错的沟壑尺寸深长,在溅飞的泥土之间异常显眼。

    “嗯?!你要干什么?想打一架吗?”

    犬冢爪瞪眼,放开了半死不活的白丸,甩着双手开始做活动,看情况就是一言不合就要开怼。

    “以为打赢了宇智波家的小鬼就敢跟我动手了?姐姐我可是在职的精英中忍,来就来,还怕你啊!”

    看着跃跃欲试的犬冢爪,以及抓着机会一个翻身之后顾不得再装死,麻溜的溜之大吉的白丸,犬冢獠无奈,又一次翻了个白眼。

    “姐姐大人你消停一会吧。白丸都被你吓跑了。我就问你,我这招怎么样,厉不厉害?”

    “嗯?哼!”

    犬冢爪一懵,旋即反应过来,却昂头一声傲娇的哼哼,不予回答。

    “想不想学?”

    也不在意犬冢爪的傲娇,犬冢獠继续撩拨。

    犬冢爪沉默以对。

    身为忍者,谁还不想学点符合自己特性的厉害招数呢。只是犬冢爪身为‘大姐头’的姐姐大人的骄傲不允许她向自己的小弟弟低头罢了。

    “不说话我就当姐姐你默认了啊。白丸也会这一招,要是想学的话,就去找她好了。我很困了,需要休息,有什么问题等我睡醒了再问吧。”

    大大咧咧根本不隐藏心思的犬冢爪脸上满摆着纠结,不用刻意也能一眼看穿,犬冢獠也不进一步撩拨她,自顾自嘱咐了一声,给她找了个台阶,转身回屋躺下就睡。

    关于犬冢爪能不能找到白丸,白丸面对从小就被‘玩弄’出阴影的狗生克星犬冢爪又会是怎样一个悲催的画面,折腾了自己一天一夜的犬冢獠一点都不想管。

    死道友不死贫道,完球。

    诸事皆定,可以长出一口气的犬冢獠打算一觉睡个舒坦,可惜天不遂人愿。

    揉着有些酸涩的眼睛,半睁开眼睑,看着一字排开,面色复杂的阿斯玛,玄间,红豆,静音。

    四个人沉默中带着欲言又止,仿佛有万千话语在腹中酝酿了许久,却当面之后难以启口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他犬冢獠天不假年,就要半道崩殂,一水的沉重心情前来送行。

    跟小红豆一样,作为已经建立了牢靠友谊的好盆友,他们也觉得被欺骗了,他们纯洁幼嫩的心灵也感觉受到了伤害,他们需要犬冢獠一个解释。

    刚打发走一个犬冢爪,这马上又来了四个,犬冢獠又困又无奈。

    知道他们想要一个解释,但这个解释犬冢獠真的不好说。

    根本没有办法开诚布公的谈关于他忽然就像从石头里蹦出来,捅破天的变化。

    说什么呢?说我忽然变强是为了自保,为了对付我的老师大蛇丸跟团藏的觊觎?

    那你为什么要对付大蛇丸跟团藏呢?他们又为什么要觊觎你呢?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没有谁是纯粹的傻子,所以这个问题很无解,不过沉默了一会,犬冢獠还是起身来,准备说点什么。

    “首先说明一下啊,并不是我瞒着你们,只是平时我认为能用脑子解决的问题尽量就不要动手,要优雅。这是我的行事准则。”

    尽量让自己好整以暇看上去自然,犬冢獠起身,带着沉默等待他解释的几个小伙伴来到了客厅。

    “其次,我的实力到底怎么样,虽然我没有说过,也没有表现过,但那只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而且,你们也没有谁问过我关于具体实力的问题不是吗。”

    大家分列坐好,犬冢獠的回答挑不出毛病,但有点直白的无赖。

    不是我对党(防和谐)国不够忠诚,而是平时没有机会展示我的这份赤胆忠肝。

    所以这也不光是我的错,也要怪你们平时对我的关注和关心不够深入重视吶。

    面对犬冢獠这样合情合理的解释,小伙伴们心里的疑虑虽然消解开来,但郁闷的心情却越发浓重了。

    明明就是你的错,为什么经过你的破嘴一说,反倒是我们的不对更大了呢?

    “獠,你真是……”

    作为犬冢獠不在其位时候的团体首领,阿斯玛有气无力的叼着他的千本,表示我们接受不了你这牵强的解释。

    “獠你这家伙,对我们也不能信任吗!”

    因为被犬冢獠考试时候的自信光芒所照耀,产生了小小崇拜的红作为团体之中最火大的一个,直截了当表示,好气好气,完全不接受这样的解释。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确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存在,但没办法现在就对你们明说,如果还信任我的话,就给我一点时间,到时候你们自然会明白。”

    犬冢獠无奈,只能耸肩摊手,坦白从宽,却没办法解释清楚。

    “哼,你这是不信任我……”

    红不忿,鼓着包子脸当即反驳,却叫一旁静悄悄的静音插话打断。

    “大家不要再问了。既然獠不肯说,就一定有他的难处,等他想说的时候,一定也会告诉我们的。只要互相之间保持信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是么。”

    从来不知道,恬静的像个鹌鹑,只在角落里默默存在观察的静音也可以决断力满塞,散发出这样璀璨的光芒。

    贴心的熨帖幸福瞬间就充塞了犬冢獠的心胸,正不知道要如何继续下去,眼见就要产生在小伙伴之间的矛盾裂痕,就这样被静音一言扫除。

    此刻的犬冢獠,不管横看竖看,就是看静音非常非常顺眼。

    明明是这么善解人意的居家型贤妻良母类妹子,怎么就落到了后来那种孤独终老的凄凉结局呢?

    这一定都是纲手的错!打小就以身作则的影响着静音小丫头,最终白白可惜了一朵小白花。

    决定了,就冲静音这一刻散发的光芒,也决不能让她落得跟纲手一个下场。

    嗯,阿斯玛看起来就不错的样子吗,跟静音门当户对的,凑成一对正好。至于夕日红,木叶的青年才俊割韭菜一样繁盛,有的是归宿不是。

    感觉卡卡西就不错啊。写轮眼配木叶最强幻术,也是门当户对呢。

    最近心情大好,但脑子却越来越瓦特的犬冢獠,忽然就想要拉郎配了。

    ……………………………………还是习惯用分割…………………………………………

    ps:讲真,看楼兰的时候,虽然是匆匆一瞥阿斯玛跟静音一起排队等拉面,但真感觉那时候两个小东西确实有点金童玉女的意思呢。

    嗯,下面来个话题吧,女主角选谁?

    阿拉准备来一段幼.驯.染~(≧▽≦)/~啦啦啦

    咦!幼.驯.染,我是不是暴露了?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包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