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立于不败之地(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
    想到当初,愣头愣脑的跑去希望犬冢琢磨这位族长在他不专注族传秘术修炼的同时,给他提供学习泛用性忍术的便利,犬冢琢磨略微犹豫之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并且提供了一切可以提供的便利,甚至向他开放了犬冢一族少数人才能得到权限的藏书密室资格。

    虽然事后犬冢獠知道,这是犬冢琢磨怜惜他幼小年纪就失去双亲,不想他因为受到过多的刺激而消沉,又认为不过是他的异想天开,小小年纪又能懂得多少东西,因而根本没有相信当时他所说的‘我将会为犬冢一族带来无上荣光!’这样的,叫谁看来都可笑的保证。

    纯粹的只是出于维护与怜悯,才给了犬冢獠最大的便利。

    但不能否认,作为犬冢一族第一个敢于提出不专心于等同于家族根本的秘术修行的孩子,犬冢琢磨即使是出于维护与怜悯,这些年来一样为他遮风挡雨,给他营造了一个相对平和的环境。

    更何况,现在他与止水大战之后,风暴将将卷起的第一时间就来到,这位粗豪的族长,一直有一副细腻心肠,至少在维护犬冢獠的事情上,他很上心。

    “族长大人还请稍等一下。”

    看犬冢琢磨在自己的话说完之后,一副感慨万千,却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的模样,犬冢獠到是能够理解。

    毕竟当初只是出于怜悯与关怀,并没有预想过犬冢獠真的能有这么一鸣惊人的一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继续话题。

    犬冢獠到是没有他那么多纠结,而是告罪一声,在犬冢爪好奇的目光注视下,从屋里拿出了一个偌大的卷轴,放在了桌子上。

    “这个是……”

    犬冢琢磨瞅着桌上被摩擦的有些陈旧但又光亮的卷轴,显然是经常被人使用的样子,已经被手掌打磨的有些泛光,眼神一动,心里有了一些猜测,却不好说。

    “这是我这些年来略有所获积累下来的一点收获,抱歉没能尽早的告诉您,现在也是时候拿出来回报族长大人了。”

    犬冢獠肯定了犬冢琢磨的猜测,说着,将卷轴推到了他的面前。

    “小獠,你这是做什么,我今天来是……”

    犬冢琢磨勃然作色,作势就要拍案而起。

    “啊,我知道我知道的,大叔!我知道你不是为了这个来的,不过付出总应该有回报才对。“

    ”而且这也是我当年跟大叔你达成约定的产物,不管大叔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但如果没有大叔你的支持,也不会有今天的犬冢獠。”

    犬冢獠到是不亢不卑的制止了犬冢琢磨的勃然变色,不经意之间改变称呼,将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

    “何况大叔你听到消息之后就来我这,等了我这么久,恐怕也是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不像表面上那么好吧。我把这些成果交给大叔,再由大叔来判断公布给族人,这样不就可以更好的给予我缓解了吗。”

    娓娓而言,做着合情合理,叫犬冢琢磨无法反驳的解释,犬冢獠看上去淡然冲和,一点也不为自己当下的处境而担忧。

    事实上,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尽管成为了三代的棋子,大蛇丸的弟子,还有团藏盯着,与止水的一场战而胜之的大战多少打击了宇智波的威望,也算是得罪了宇智波,跟德间的矛盾更是让日向也倾向于坐井旁观之余不介意落井下石。

    看上去一鸣惊人的代价是四面楚歌,但犬冢獠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有所仰仗。

    不说三代目顺水推舟的连消带打,虽然有利用他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出于欣赏,愿意推他一把,给予他的成长更好的照顾。

    毕竟三代目又不知道大蛇丸未来会是那么一副人憎鬼厌的样子,现在的大蛇丸可还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来着。

    就说大蛇丸跟团藏这两边虽然是有很大的危机存在,稍有行差踏错,就会被趁机而入不可挽回,以他现在的小胳膊小腿,反抗乏力。但相信,经过他的操作,一直就是相互利用而不是真心合作的大蛇丸跟团藏,不可能同时将矛头对准他。

    这样一来,凭借自己对两人的了解以及自己的头脑,相信足够支撑到自己具备抵抗一切威胁的时候。

    唯一还有漏洞的地方就是怕团藏跟大蛇丸势大难制,毕竟他们一个是木叶声望正隆的英雄,忍界传颂的三忍之一,一个是劳苦功高,哪怕无限作死也牢牢钉在木叶最高决策层之中,功劳本护身神功炉火纯青的长老。

    万一到时候这两个人不管顾不,胁势而起,以势压人,人单力薄的自己迫于形势就不得不屈从了。

    就像大蛇丸当众宣布收他为弟子那样,以那种舆论不允许他拒绝的形式将他架在半空无力反驳。

    如果那时候,他有犬冢一族的支持,不说直截了当的拒绝,总可以说我要回去跟族里汇报一声,争取得到一些时间余地来应对。

    不用当面表态,事后回应的方式方法就多了,至少不用像当时那种不得不答应的被动了。

    所以,只有成为犬冢一族不可或缺的基石,有了支持自己的声音舆论存在,哪怕这种声音相对偌大木叶来说很小,整体上还是处于弱势,但只要不是众口铄金,也至少不会被逼迫到进退不能自决的地步了。

    有反应的时间跟弹性空间,犬冢獠就有自信应付一切麻烦。

    更何况,一早也打定主意,关于这些有益于犬冢一族的研究成果就是要上交的。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而现在正是个好机会。

    就像犬冢獠自己向犬冢琢磨所说,付出就应该有回报。尽管犬冢琢磨并不是出于投资赚取回报,只是单纯的怜悯维护,但无心插柳柳成荫,你也不能否认人家的功劳不是。

    而且犬冢獠并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人情这种债务太重,能还的时候,还是尽量还上最好。

    “虽然知道小獠你从小主意就很正,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我这个做族长的太忽视小看你了。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也这么说了,作为族长跟长辈,我就静待你有所作为了。”

    听罢犬冢獠的解释,又见犬冢獠一副本该如此的认真模样,犬冢琢磨心间荡漾的感慨越发浓郁起来。

    忽然发现自己虽然怜悯关怀着犬冢獠,却一直以来都是出于一个族长的责任心态,并没有真正的去深入了解过眼前这个忽然优秀到耀眼的孩子。

    相比较自己,恐怕还是自己大大咧咧的女儿更了解眼前的这个孩子吧。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也应该回去好好看看,我们犬冢一族百年一出的天才,到底有怎样的惊才绝艳。”

    有了决断的犬冢琢磨,只看体型就不是个拖沓的人,一把抄过桌上的卷轴,便起身告辞。

    “大叔你最好不要太着急着亲自动手,里面虽然记载了迄今为止我全部的修炼心得,但是那些都只是我个人契合的东西。其他人想要学习的话,最好还是结合本身实际出发比较好。还有,以后如果我有什么新的拓展,也会及时送一份资料过去给您的。”

    犬冢琢磨雷厉风行,犬冢獠目送站起来更像个烟又硬铁塔的大汉族长,不得不急忙补充叮嘱。

    “知道了小鬼。我也是犬冢一族的族长来的,不用什么事都要你来提醒。关心好自己就好啦,好好陪爪聊聊吧。刚出完任务回来,她可是很想念你啊小鬼。”

    犬冢琢磨挥手告别,说道最后,言语之中有骄傲掩盖不住恶劣的促狭。

    对自己女儿的脾性了若指掌的犬冢琢磨,显然是想到了女儿爪烦扰犬冢獠的有趣画面。

    忽视之下,被忽然成长的犬冢獠三言两语就把自己说的无话可说的犬冢琢磨,想到犬冢爪缠的犬冢獠无可奈何的场景,早前担忧着准备了一肚子话想要说却最终无话可说的他很有一股舒了口闷气的畅快。

    死小鬼厉害了是吧,有本事搞定我女儿啊!我告诉,我女儿连我自己都搞不定!

    “啊,真是恶趣味的成年人。男性更年期生物。”

    听出了犬冢琢磨报复性的促狭恶趣味,又看着没了自己父亲压制,全无束缚,一双充满渴望探知眼神幽幽如狼般盯着他,还死死抱着快要断气模样的白丸的犬冢爪,犬冢獠莞尔。

    不过已经堵上了面对大蛇丸跟团藏的最后一个舆论声势上的漏洞,无论日后面对这强势的两位都有应对空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心情完全大好的犬冢獠到并不头疼犬冢爪已经爆炸的探知心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