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正轨(我跟你讲,自古套路得人心。套路既正义,套路既鸡汤。)
    团藏找到三代目猿飞日斩的时候,他正在跟古介一起吃鱼。

    嗯,确切的说,是古介看着三代目吃鱼,然后一边述说着关于宇智波止水跟犬冢獠的那场大战。

    等三代目吃完鱼,古介也汇报完了所有细节,团藏“咄咄咄”的拄着他的拐杖,幽灵一样的出现,插入进来。

    “是团藏大人啊,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真是辛苦呢。托福今天的鱼获很丰盛,团藏大人要不要也来一碗,尝尝我的手艺。”

    正在洗碗的古介将团藏让了进来,笑微微的推荐着自己的杂菌鱼锅。

    “不用了古介,你自己来吧。我找猿飞有事情。”

    作为曾今被二代目教导过的古介,也算是半个同门,总是一股古板严肃,感觉高高在上的团藏到是没有为难,反倒是显得很和气。

    到了他这份年龄与地位,在木叶能够说得上话并平等交流,且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人,也就剩那么寥寥无几的几个了,作为几个当年的伙伴之外关系最近的古介,团藏到是也不必要避讳。

    柴火正轻轻舔舐着锅底,将杂菌鱼锅的温度很好的保持着,熬煮出诱人的香味。生存大师古介数十年练就的手艺当真没的说。团藏沿着锅来到古介让出来的石墩,隔着大锅坐到了三代目对面。

    “这个时候了还来找我,看来团藏你也是听到消息了啊。”

    吃饱喝足,又从古介这里得到了详实可靠的信息,三代目看上去满足而悠闲。

    忙完了一日烦劳的工作,终于清闲下来的三代目,对于这一场涉及到天才止水与大蛇丸新弟子的战斗自然而然的关注又感兴趣,想要详细的了解一番,于是便找到了总是注意着木叶周边动静的老友古介,舒畅的享受了一顿上好的手艺之外,也得到了最直观的消息。

    “大蛇丸的眼光真的很不错啊,之前的红豆已经足够出色,这次新收的犬冢家的孩子没想到居然会更优秀。看来我们真的老了,在这之前,居然没有发现一点端倪,你说呢,团藏。”

    十分了解自己老友脾性的三代目,用一脸的温和笑容率先进入了话题。

    几十年了,两个人合作又竞争,默契又分歧,就这么磕磕绊绊到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互相心知肚明。

    不用团藏开口,三代目就已经知道他此来的目的。

    于是一开始就绵里藏针,点名了实际已经错过,犬冢獠早有归属。

    “大蛇丸的优秀当然不用多说。只是猿飞,你不觉得犬冢獠这个孩子的心机过于深沉了吗?明明有着强大的实力,但从忍者学校毕业之前从来都没有展露过。现在成为了忍者,明明有一颗聪明的脑袋,却突然又拥有了这样的实力,怎么保证他对于木叶的忠诚?你不觉着这样很危险吗?”

    对于三代目的提点视而不见,团藏自顾自的开门见山又一贯的危言耸听。

    “把他给我,只有在根的培养下,才可以杜绝这份显而易见的深沉心机,这个孩子才会成为木叶赖以维护和平的兵锋。”

    团藏一如既往的单刀直入又图穷匕见的直白。

    “团藏,你要相信木叶对这个孩子的教诲,也要相信犬冢一族对木叶的热爱。何况,这孩子还那么聪明,相信他会是个好孩子的。”

    “木叶的新苗已经破土而出,将要茁壮成长了。作为已经远行在前的长辈,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去干涉,而是小心的呵护就好,要相信幼苗总有成长为苍天大树的一天。”

    “到那一天,木叶的天空,会由他们来撑起。至于我们这些老人,要有成为阶梯的奉献之心才好啊。就像我们老师当年做的那样。”

    也许是心情大好的缘故,也许是古介的杂菌鱼锅太过美味,吃饱喝足,一副老有所依无欲无求模样的三代目没有跟团藏争执,而是一碗一碗香滑柔嫩的鸡汤止不住的给团藏灌了下去。

    团藏心里腻歪极了。

    三代的熨帖就是他的伤痛。

    自从几十年前跟三代目竞争火影的位置失败,团藏就见不得三代目摆出这一副我已经圆满,别无所求,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该承担的人去承担的样子。

    你特么踩着我是圆满了,可我这一腔守护木叶,贯彻老师意志的抱负该怎么圆满?

    你特么的老东西到是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啊!

    所有的人生赢家都该死!欧皇什么的最特么讨厌了!

    面对三代目言笑晏晏的纯正套路,团藏心里掀翻了无数茶几,表面上却只能无言以对的沉默。

    连二代目老师都搬出来了,还能说点什么呢?说犬冢一族对木叶的热爱不足以凭信?还是说我特么比你这个老糊涂更了解大蛇丸,他能教导好心机深沉的犬冢獠才有鬼了!

    或者是直截了当的说,我以木叶长老,根部领导者志村团藏之名,不相信那个小鬼能够成长为支撑木叶的苍天大树?

    三代目作为木叶首屈一指的扛把子火影都承认了,你不承认?我看你这是想要挑战火影的权威,挑战我们火影高层集体的意志啊团藏。

    团藏你这位同志身为木叶高层重要一员,有这样的思想很危险啊。你需要治疗。来来来,让我这个木叶最强,三代目火影亲自动手来打救你扭曲的灵魂吧。

    吃我一记共x主义铁拳,感受木叶大集体和谐的温暖有爱吧团藏!

    团藏心里苦,团藏说不出。

    啊~真是“哔”了泰迪。

    论灌鸡汤,我团藏喝醉了墙都不服就服你,猿飞—鸡汤の—日斩。

    “不过,团藏你要在雨之国牵制半藏,损失一定不小,所以就从油女一族跟山中一族还有日向一族补充一些人手吧。”

    除了熬得一手好鸡汤,也深韵鞭子与糖不可或缺的三代目见团藏被自己灌得虚头巴脑,五官麻木,一副我很想怼你但你却令不敢动.jpg的可怜模样,轻飘飘驾轻就熟的抛了个安慰过来。

    这种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浓浓的调.教套路,团藏沉默,深深,深深的向着沉默更深处沉去。

    头顶二代目亲口御鉴,左小春,右门炎,下面三个弟子如狼似虎,无论是势力还是个人实力都被全面压制,三代目火影之位安若泰山,大义在手,大权在握,还在壮年尾巴,雄心壮志只是消磨而未消散的猿飞日斩,搓圆摁扁,吊打调.教的团藏轻松愉快。

    对此,团藏表示毫无脾气,我不说话,爸爸你继续。

    每一次面对这样驾轻就熟神清气爽的三代目,团藏心里的妈卖批估计都是满仓满谷了。

    只是悲愤,不甘又绝望之后能有什么办法呢?

    生活给团藏各种不同的磨砺,残酷的就像少女夜跑遇到了流氓,伤痛过后,擦掉眼泪跟粘液,一瘸一拐蹒跚前行,学会了隐忍跟坚强,流泪也要笑对人生。

    直到遇见下一个流氓。

    一直到生无可恋之前,都绝不放弃挣扎——因为希望,也许就在下一个转角。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因为心中还有一份初恋般的美好给我无穷尽的动力,催我向前向前向前进,哪怕冒着敌人的炮火。

    勇敢的团藏啊,不要气馁,不要放弃,快去创造奇迹!即使今天生活欺骗了你,也不要难过,不要伤心,因为—明天它会继续欺骗你。

    来一根烟,酌一壶酒,叹一口气,遥望明月坚定前行吧团藏,如果累了困了不妨说一声:习惯就好。

    我们像崇敬我们的神明那样的坚信着你。

    团藏萨玛,一定要坚持到把自己作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