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最强首席,我的名(这下大家都满足了吧!)
    红豆定定的望着犬冢獠,微微扬起着脸蛋,一脸的复杂。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

    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之后,查克拉全面磨合完毕,尽管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再去试一试螺旋丸跟千鸟,但看见红豆一副要重新认识自己的小模样,心情大好的犬冢獠还是忍不住调戏了一下。

    “你这个大骗子,哼!”

    红豆的反应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她被犬冢獠的话‘惊醒’,猛然就变得怒气冲冲,一把将手里的忍具包丢到犬冢獠胸膛,继而头也不回的跑了。

    “嗯?!”

    下意识伸手接过忍具包,犬冢獠看着跑远的红豆,有些发蒙。

    这是……生气了?

    可是为什么呢?

    “呵呵,算了。”

    片刻沉思,犬冢獠隐约觉得,红豆生气可能是跟他突然展现出来的实力有关。

    明明是个打架全靠别人帮忙的家伙,偏偏突然就打败了连她也无可奈何的宇智波止水,全面翻盘了既定的认知,红豆当即就觉得有种被欺骗和愚弄的感觉。

    可能还更在意的是害怕大蛇丸的宠信被剥夺吧。

    毕竟现在的这个时候,红豆可是超在意自己师傅的关注的呢。

    “说道大蛇丸,等今天跟止水的战斗传播开来,团藏估计就要忍不住了吧。呵呵呵,真是满期待师酱你的反应呢。”

    想到大蛇丸,不禁又想到不放过任何机会的豺狼团藏,以他今天大战止水的表现,哪怕顾忌自己的头脑,恐怕也忍不住会垂涎不止吧。

    可偏偏,现在他不但得到三代目的关注,还是大蛇丸钦点的弟子来着,这下你们之间和谐利用的接触就没那么波澜不惊牢不可破了吧。

    想到这场战斗不但完成了突破后的契合问题,更是一举多得,非但增加了三代目心中的分量,更是绝对会让团藏坐起而行垂涎图谋,跟大蛇丸产生冲突,犬冢獠就非常开心。

    “这才只是刚开始呢师酱,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至少还有四年吶。让我们对这段漫长的时光满抱着期待吧。”

    挂好忍具包,郁闷全消的犬冢獠心情格外畅快,笑意盈盈的随便寻了个通往偏僻处的方向一头扎进了密林之中。

    他要趁着现在查克拉完全掌控的下来,再去试验一下螺旋丸跟千鸟,隐隐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些苗头。

    不提犬冢獠开开心心的去做试验,且说散去的人群将两人一场大战之后,犬冢獠打的止水亲口承认失败的消息传回村里,顿时犹如滚油之中倒进了一瓢水,劲爆的炸裂开来。

    宇智波止水何人?

    木叶新人中公认首屈一指的天才,宇智波新一代无可置喙的领军人物。忍者学校雷打不动的首席生。

    尽管这些在很多前辈忍者看来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毕竟不是一个层次,这些加之于止水身上的荣耀,更多的只是说明了止水会有一个注定光辉的未来。

    至于现在,即使有卡卡西这样横空出世的天才珠玉在前,人们对止水有足够多的期待,不过也只是让他在整个木叶略有薄名而已。

    只是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自从将首席的荣耀攥在手中,无论多少人前去挑战,直到毕业成为忍者为止,止水也没有失去它,然而偏偏在毕业之后没几天的时间里,却将这份荣耀输给了籍籍无名的犬冢獠。

    这就有点让人在意了。

    一直籍籍无名的犬冢獠,到底是何德何能从止水手中夺走了首席生的荣耀呢?

    尽管这几天木叶的舆论一直在贬斥犬冢獠这个毕业考试中异军突起,忽然就被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大蛇丸当众钦点为了弟子的家伙。大家多少都主动或被动的知道了这个名字。

    但人们更多的还是讨论着他到底配不配这份擢拔的问题,羡慕妒忌恨之下,更多的还是抱着怀疑甚至质疑的态度,根本就没想过犬冢獠居然会如此的一鸣惊人。

    好奇也好,诧异也罢,总之对于犬冢獠的了解一时之间就变得迫切起来。

    探究隐秘可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之一。

    于是,随着探究的深入,犬冢獠与止水在南贺汌的一场大战就被醒目的凸显了出来。

    止水的写轮眼,眼花缭乱到叫目光追击都显得艰难的瞬身术,强大无匹的火遁忍术,迅捷凌厉的杀伐方式,以及犬冢獠层出不穷,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忍术,狂野到狂暴的战斗方式,叫人惊悚又难以防备的幻术,等等细节,通过当时观战群众纷杂的口舌,事无巨细,纤毫毕现的呈现了出来。

    至于犬冢獠同样不逊色止水分毫的火遁忍术,以及完全能够抗衡止水火遁的风遁忍术,在他层出不穷的手段之中,居然成了最不显眼的一份成绩。

    通过详实的描述判断,这是一场很多方面足以媲美上忍的战斗!

    这就让人惊悚了。

    除了持续性之外,无论是止水的写轮眼还是切换自如的风火属性,以及两种各有千秋,叫人难以企及的瞬身术,都无愧于他宇智波天才之名,首席生的荣耀拿的无可争议。

    虽然也惊讶止水的强大,但鉴于宇智波之名和平日里,时不时就会在少年人口中传播的名声,勉强咬咬牙还是能够吞下这枚苦涩的果子。

    早就预料到止水会很强大不是吗?现在只不过是时间提前了一大段而已。

    止水已经足够强大,那么反过来在看籍籍无名的犬冢獠,他有什么值得人称谓的荣耀吗?

    没有。除了最近才传播开来的一些关于毕业考试时候的流言蜚语,以及被大蛇丸钦点为弟子的擢拔惹来的更多非议之外,完全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家伙是谁。

    总结起来,犬冢獠因为毕业考核还有成为大蛇丸的弟子这两件事情,最近这几天相比较早已‘威名远扬’的止水可谓是‘名声鹊起’,只不过这份名声更多的是臭名远扬罢了。

    就是这么一个负面评价在有心人的推动下飞速扩散,任谁提起来都会是一副‘哦,你说的是那个犬冢家养狗的,有点小聪明,踩多了狗屎被大蛇丸大人瞎了眼收为弟子的家伙。’质疑中满满鄙弃的神情的无名之辈,突然就霹雳一声,闪亮登场了。

    狂野狂暴的战斗姿态,层出不穷从没有见过的忍术,让止水也穷于应付,最终亲口认输的犬冢獠,突兀的毫无征兆般,如流星横空而来,闪耀的光芒亮瞎人眼。

    我尼玛绝对表示接受不能啊啊啊啊啊~

    观战的人数众多,各有不同的侧重,细致的收集了两人之间大战的种种,最终统合分析,得出了一份关于犬冢獠在这场战斗中的综合表现,然后,很多人就忍无可忍变成了王尼玛。

    初代大人在上,快收了这个妖孽吧!我们想死的心都碎了啊!

    木叶洋洋洒洒几十年历史,惊才绝艳之辈不绝如缕,却找不到几个能跟此刻的犬冢獠相互媲美的人物。

    这种生来就是欧皇,天然伤害广大非酋的混账居然还会扮猪啊,简直天理难容令人发指!

    为了木叶的和谐有爱,像犬冢獠这种混账合该天珠啊!

    夺得了最强首席之名,犬冢獠意外附带着收获了木叶广大蹉跎在忍者道路上,艰难匍匐难求寸进的忍者同僚们毁天灭地的怨念。

    忍者新人犬冢獠的工作氛围貌似从一开始就变得很不妙啊。

    然后,一切如犬冢獠预料,深藏在木叶地下空旷的阴暗之中,豺狼样贪婪的团藏,行动力满载的坐起而行,心潮澎湃。

    我要他,我要他,我一定要得到他!

    不过然并卵,根本不了解犬冢獠的团藏注定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多年来一意孤行,又无所不用其极之下无往不利,让团藏的认知早就自大到僵化了。

    犬冢獠这个规格之外的存在,哪可能那么简单就能对付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