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首席的荣耀我就拿走了(羊村村长你当定了!)
    “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不会被烧死了吧。”

    “不可能的吧,明明那么强的。”

    水雾蒸腾,白茫茫一片,看不真切对岸,只隐约能见到火光在跃动欢歌,围观群众之间,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羡慕妒忌恨的幸灾乐祸与迟疑不定的惴惴不安在人群中酝酿渲染开来。

    “嗞啦~”

    倏然的,朦胧水雾笼罩的对岸闪亮一抹苍蓝雷光,鲜亮刺目又迅捷的超越了目光,将火海劈开,雷霆而动。

    “嘭~”

    身环雷电,如野兽奔袭的犬冢獠无惧烈焰,劈波斩浪前至,破开火海刹那杀到了依然维持着火海不散的止水面前,一爪当头扫爆了止水的脑袋,然则却只不过是个影分身。

    “嗡~”

    缠绕锐风的短剑凭空刺到,止水的正身降临,天外飞仙般出现在犬冢獠头顶。

    “咻咻~”

    秘术之后,摒弃了神智,完全兽化的犬冢獠野性本能勃发,查克拉澎湃奔流着,活化恒定状态的头发如蟒突起,逆空弹射。

    “吭吭吭—”

    止水的突袭再次化为徒劳,这一次的回刀自保却没能将犬冢獠的头发再度斩断。

    活化到极致的头发莹白如玉,坚愈铁石,即使止水的刀缠绕着最强切割的风属性查克拉,依然只能在龙蟒而至的头发上留下些许切痕,不过转眼又被犬冢獠澎湃的查克拉修复。

    “吼—”

    龙蟒而出的长发给犬冢獠争取到了反应的机会,野性全开之下张口发出震耳发聩的咆哮,这咆哮里,有狂暴的风团从他口中迸射。

    “轰~轰~轰~”

    虽是近在咫尺的攻击,可止水的瞬身术之下,仍旧没有什么收获,只将本来光滑的峭壁摧残的愈发残破。

    止水将瞬身术催动到极致,风火属**替变换着出现,手里剑飞空如蝗,但一次被贴身之后,再没能摆脱了犬冢獠。

    即使有手里剑协助阻止,有风火属性切换攻杀,有极致到目光都需要艰难追及的瞬身术周旋,却始终被缭绕雷光如野兽奔行的犬冢獠纠缠住。

    疾风暴雨的往来攻斗难以停歇喘息,止水额头渐渐渗出汗水,双眼运用到一个极限的写轮眼开始感觉到了干涩。

    “獠君,你真的是,隐藏的太好了啊。”

    已经全力以赴,哪怕是上忍也有信心战斗一番的止水,苦于犬冢獠狂野的纠缠,战斗的兴奋一点点被不可抑制的疲惫所取代,心下不禁苦笑。

    战斗到了现在这样的程度,走的是一击必杀,讲究凌厉干脆路子的止水,被犬冢獠层出不穷的变化压迫的有些捉襟见肘穷于应付。

    有心想要就此结束这场继续缠斗下去也不会有期望结果的战斗,但眼下犬冢獠野性十足的脸庞晃在眼前,明显是没有什么理智,根本就听不进劝说。

    也趁着一转即逝的难得空隙发动过幻术,想要针对兽性压倒了理智的犬冢獠,直接结束这场战斗,可是却不知道为何,哪怕是最拿手的幻术出手,到了犬冢獠身上也是石沉大海。

    “再继续下去没有意义啦。就这样结束吧,金缚之术!”

    疲于应付犬冢獠的兽性狂暴,止水的理智判断之后,不认为继续延续这场战斗还会有更多转机。

    缠斗了这么久,能用的手段已经尽出,何况他已经探测到犬冢獠的查克拉还在他之上,再这样僵持下去,最终也不可能取得胜利,索性便想要结束这场已经酣畅过后有些叫人疲惫的战斗。

    将剩余的查克拉催动到极致,止水结印,带着封印术力量的忍术全力打向了犬冢獠。

    “吼吼吼~嗷~”

    雷光奔行的犬冢獠被止水的术定住,原地咆哮挣扎,不能挣脱。

    “醒过来吧,獠君。战斗结束了。”

    感受着犬冢獠身上暴动着想要挣脱禁锢的暴躁查克拉,止水苦苦维持着术式,想要唤醒犬冢獠。

    “哦,居然不能动了啊。这是什么术?封印术还是什么?不过看样子,止水你大意了啊,现在只要你有一个影分身在一旁,我就彻底输了呢。”

    落入网罗的野兽,挣扎到气急败坏也没能挪动一下脚步,终于不堪忍受选择了自我抛弃,让犬冢獠的理智重新回归。

    缭绕的雷光随着理智回归渐渐收敛,恢复正常的头发看上去有些凌乱,袖口裤脚都有明显的焦灼与割裂痕迹,但除了这些,犬冢獠看上去一切如常。

    “真的动不了呢。看来这场是你赢了啊止水。”

    交流中又默默调动查克拉想要挣开禁锢,然则没有什么作用,犬冢獠也不放在心上,凝望着止水的目光平淡冲和,已经清明的没有半点野性。

    感受着体内经过一场酣战已经完全驯服契合下来的查克拉,战斗到现在,基本上达到了既定目的,犬冢獠有些不想再继续战斗下去。

    看对面的止水,也已经到了极限了。

    汗水悄然滑落,止水关闭了写轮眼,解开了金缚之术,展露一个略略无奈的笑容。

    “獠君你的变化可真大啊。而且这场战斗应该是你赢了才对。”

    “哦?”

    不欲再继续下去,打算认输了事的犬冢獠听止水这么说,当下有些好奇他的评判依据。

    “不说在金缚之术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机会用影分身,就是獠你层出不穷的手段我都快要应付不来了。何况现在,无论是查克拉还是写轮眼,都到了一个极限,再战斗下去,我就没办法了。”

    没有了查克拉支持的火焰开始消减熄灭,蒸腾的水雾被河风吹散,战斗的硝烟渐渐落幕,止水终于能空出手来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真是一场畅快又艰苦的战斗,不过还是输了啊。

    “最重要的是,獠你的伙伴,白丸并没有来啊。”

    尽管从心里不认为还有再战斗下去的必要,输赢已经展现的非常明显,止水依然表现的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因为丢掉了一直拿在手中的首席冠冕而失落。

    反倒是,丢掉了这首席的冠冕,像是挣脱了一种不得不承受的束缚,显得更轻松愉快起来。

    “嘛,虽然我不那么认同你的说法。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首席生的荣耀我就拿走了。毕竟这是我的老师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呢。”

    稍稍整理过仪容,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的像个乞丐,犬冢獠看出了止水也不欲再继续这场战斗,索性心照不宣,不再勉强,不过该要的还是不能少。

    “希望獠你会喜欢这份荣耀吧。”

    止水收刀,这句话说的意味深长。

    “嘛嘛,我可不像你一样好说话啊止水。不是谁来挑战我都会答应的。而且你忘了,我还有白丸帮忙呢。”

    最后挥了挥手,风平浪静,只剩下星点火焰还在狼藉河岸燃烧,犬冢獠扫过一眼对岸关切的阿斯玛一行朋友,纵身跃起,踩着坑洼不平的峭壁径直离去。

    此行的目的基本已经全部达成,接下来的事情,犬冢獠不想再参与。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做。

    “怎么样,怎么样?是你赢了吧止水,那个狡猾的家伙被你赶走了!”

    一场尽兴的战斗在默契中结束,犬冢獠当先离开,调息完毕的止水也撇下了一地狼藉,走过河水回归宇智波的团体,迎接他的是带土兴奋的咋呼。

    围观的人群静悄悄的,都被带土的声音吸引,将期盼的目光锁定在止水身上。

    因为火焰与水汽干扰,很多人没有看清最后的情况。只是等到硝烟稀散之后,看到止水结着印对着犬冢獠,而犬冢獠像是被禁锢着无法动弹,然后便在一番听不到的交谈之后,以犬冢獠的率先离开而结束。

    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这场本应该摧枯拉朽却一波三折的战斗到底是一个什么结果。

    “不,带土,是我输了。”

    “纳尼—?”

    止水安然接受的平淡激起了带土不可置信的惊呼。

    喧哗忽然就将宁静摧碎。

    这场此起彼伏,激烈又华丽,撩动心神的战斗,居然是止水输了吗?明明看到最后是那个犬冢獠先离开了的。

    有几分不可思议,有几分难以接受,又有几分理所当然的复杂交织的情绪,随着哗然在人群中传荡开来,如同平湖落进了雨滴,久久不能平静。

    面对止水亲口承认,早前用白眼已经看到了真实结果的日向孝深深沉默。

    “德间啊。”

    最终,满腔的纠结都化作了一声喟叹,日向孝带着一丝愁楚与萧索,悄然离开。

    震撼也好,纠结也罢,战斗过后,有止水亲口承认,一切都尘埃落定。

    当人群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散去,忽略了那个战斗中将他们拉出幻境波及的绿柳。河滩转角的僻静角落里,古介已经钓上了一条大鱼,开始乐呵呵的准备起了晚餐。

    岁月剥夺了他很多,苍老又赋予他更多,安心的当着自己的下忍,古介宠辱不惊又淡然冲和。

    “真是两个了不起的孩子啊。呵呵呵。”

    天穹上的日光渐渐西斜,满盛一碗丰盛的食物,古介坐在简陋的钓杆前,遥望远天的夕阳,漏出祥和的笑容。

    木叶,又要迎来新的一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