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酣畅(来吧,来吧,来战斗,来厮杀吧!)
    “呼哈~呼哈~”

    脱离恐怖的巨狼幻术笼罩,剧烈的喘息中冷汗淋漓而下,狼嚎声仍在耳边,只是没有了那股叫人心凉的幽远苍凉如若洪荒的气息。

    “刚才……那是什么?”

    回忆之前面临的毫无反抗的恐惧,很多人的脸色不约而同的青白起来。

    只不过是来看一场来之前认为是摧枯拉朽,如同笑话一样的决斗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刚才……如果不是最后那片绿柳,恐怕真的……会死。

    只是战斗的余波而已,居然也有这么恐怖的威力。

    惊魂未定之中,劫后余生的恐惧残存,来不及去寻找那个救援的人,心下打算着是不是就此离开,不再停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只不过可惜了这场刺激而华丽的战斗。这样的战斗可并不多见。

    “幻术对我没用的,獠君。我可是宇智波。”

    就在是否离去的迟疑里踟蹰,河水对岸激烈的战斗又出现了新的变化,让想要逃离的脚步不再听从指挥。

    声波扭曲的天空中,止水的分身统统被撕扯成碎片,扭曲着随空气波纹消失,橙红光芒带着一道烟影破开了空间的扭曲,远远的停在了峭壁之上。

    止水神色凝重,一身肃然。

    “无所谓啦。能破了你的风瞬身就行,那种刺耳的声音真的很烦人呢。”

    依然熊烈的火焰正中,四肢着地站在轰出的凹坑之中的犬冢獠凝视着钉在悬崖之上的止水,在妖娆火焰中缓缓站起。

    烈火熊燃,迅猛暴烈的一番交手,犬冢獠威势无匹华丽登场,终于隔着火海,双方陷入了对峙。

    “红色的!那,那……那是写轮眼!快看止水的眼睛,是写轮眼啊!”

    对峙中,只有烈火燃烧的噼啪声,惊恐未去的围观群众之中,忽然有人发现了钉立在悬崖的止水的异常。

    “哇,真的是写轮眼啊。”

    “这下又有的打了。两个人都强的恐怖啊,岂可修。”

    “止水今年多大?是不是跟我们差不多?是不是是不是!这就开启写轮眼了吗!简直……太厉害了!”

    止水的写轮眼普一亮相,再次在人群中掀起哗然一片。想要撤退的念头就这样被彻底冲散,便连因为犬冢獠的狂野强势登场产生的心里倾斜也重新拉了回来。

    木叶宇智波赖以威震忍界的血继限界,永远不要单独面对的写轮眼,正在刚刚毕业成为忍者,年满十岁的止水眸中绽放。

    殷红的眼瞳有四颗勾玉在缓缓转动,静静凝视,将犬冢獠的一举一动都锁定,止水一身肃穆。

    “看来你也隐藏的很深啊,止水。”

    犬冢獠甩动有些麻木的双手,脸上的笑容绽放狂野。

    大名鼎鼎的写轮眼啊,早就想要会一会了。

    今天,注定会是非常愉悦的一天。

    “并没有隐藏,只是用不到而已。”

    短剑上的橙红炽热开始消散,一番剧烈交手不得不动用写轮眼的止水沉稳着,淡淡述说着理所当然的话,有一股终于遇到对手的欣喜交杂着傲然散开。

    虽然非常错误的估算了友人犬冢獠的实力,但真的到了现在,止水反倒更想要全力以赴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没有战斗的感觉跟动力了?

    是成为首席以后?还是开启了写轮眼之后?亦或者是因为为了维护宇智波的荣耀不得不应付一波一波前来挑战的杂鱼的麻木之后?

    虽然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但是真的很久了啊,这种久违的战斗的**。

    “原来是用不到啊。我想现场估计有很多人会哭啊止水。不过算了,让我们继续来战斗吧,你以你的宇智波写轮眼之名,我以我大蛇丸老师的弟子和犬冢一族之名,赌上首席的荣耀,开战啦!”

    “秘术—散魂铁爪!”

    风刃随犬冢獠骤然挥爪而生,切开了火焰,直取止水。

    “居然将风遁直接以查克拉的方式打出来。獠君的头脑果然厉害。不过现在的我,才是最强的啊,獠君小心了!”

    “轰—轰—轰—”

    风刃崩裂悬崖,在光滑石壁上留下尺寸深长的切痕,没能沾染到止水一片衣角。

    崩裂的碎石滚落,烟尘还没有漫散,止水的身影骤然出现在犬冢獠身后,手中的短刀嗡鸣,缠绕着锐风,直切而下。

    “玉毛针—棘玉!”

    几乎是在风刃临身的同一时刻,止水的身影便从目光中消失,再次察觉时,已经来不及回身应对,但犬冢獠又怎么可能如此简单的败北。

    穿越者见多识广的脑洞加上数年的积累,犬冢獠有的是应对方法。

    手中结着印,磅礴的查克拉只一个跳动,犬冢獠的长发就如蛇般狂舞起来,骤然变长,如同漫天飞针循着嗡鸣直取止水。

    “嗤嗤~轰轰轰~”

    犬冢獠的应变诡异难测,面对突然绷直如针射来的长发,止水不敢大意,果断放弃了攻击,挥动短刀护住周身且战且退,一时间蛇涌而来的长发被切断无数却在查克拉的催动下蜂拥向前,将地面穿插的千疮百孔。

    如长针攒射,似蛇潮蜂拥的长发延绵无绝,将止水迫的步步后退,即使有写轮眼的洞察,依然一时之间只能自保,无力反击,只求寻到一个空隙脱离这种压迫的缠斗。

    “只说风遁的修炼,相比我的应用有些过于粗暴简单了呢,止水你反而更出色啊。还有这个更胜风瞬身的瞬身术,如果不是我心里有底,恐怕都会误认为是空间忍术了呢。止水你果然不会让我失望呢,哦,又消失了。”

    感受着自己的头发被利落的切削,除了造成止水的谨慎后退之外没有一点建树。

    犬冢獠短暂脱离了家族狂躁遗传的脑子生硬的转动了几下,感受止水开眼之后直追上忍的强大,兴奋中还想趁机做点筹划,却有感骤然又失去了止水的踪影。

    不过稍有疏忽而已,止水已经全身而退。

    “还真是方便的瞬身术,一点影子都抓不到,这下我就很被动了啊。”

    虽然感知到了止水的身影,但是总是一闪即逝,活化的头发化成狂蟒出击却每每无功而返,面对止水威力全开的瞬身术,犬冢獠看上去有些束手无策。

    “好吧,既然我抓不到你,那就只能等你来攻击了。”

    火焰被止水的瞬身带动,螺旋着扭曲成一个火焰旋涡,抓不住止水衣角的犬冢獠终止了毫无意义的徒劳追击,将活化的头发收回,团团缠绕在身,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让人无法近身的海胆。

    双方都无法近身以体术搏斗,那么接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中远距离以忍术打破这种僵持了。

    “火遁—火龙炎弹!”

    止水的攻击选择不出所料,只不过强度有些大。

    超高等级的火遁喷发超量的火流,汹涌澎湃着裹挟了地面仍然燃烧不止的火焰,海啸般排空而起,将整个战斗的河岸一口气都罩进了攻击范围。

    战斗到现在,止水有些迟来的第一发忍术就强大的叫围观群众小腿颤抖。

    “虽然是为了公平,故意在多水的环境营造了火海,不过止水你这个火遁厉害的还是有点夸张啊。但只是比查克拉的话,我可不会输给你呢。”

    “风遁—无限大突破!”

    “呼呼呼—”

    巨量的狂风呼啸,一往无前撞上了排空恶浪般的汹涌大火,轰然相撞之后,开始相持不下。

    火焰汹涌向前,狂风呼啸着毫不相让。

    决斗的河滩上,半边烈焰滔滔,半边狂风缭乱。

    “火遁—凤仙花爪红。”

    终于还是犬冢獠的查克拉更为深厚,渐渐一点一点的将止水的火遁压迫了回去,便这个时候,绝不会坐以待毙的止水的应变已经发动。

    借助着苦无锐器的破风效果,渐渐后继乏力的火浪中飞出大团凤仙花般火球,轰向了犬冢獠。

    止水这样的应变机智具备着突然性,正在全力释放风遁的犬冢獠已经解除了头发活化,想要应变就要放弃抵抗火遁,却又不能完全避免被追击。

    “居然被算计了,了不起的战斗智慧。完全躲不过去了吗。”

    鲜活的凤仙花临近,密密麻麻充斥了目光,犬冢獠避无可避,躲过凤仙花的攻击就躲不过火龙炎弹,止水的战斗智慧一如他的实力般出众。

    “那就不躲了。本来只是想稍微放纵一下的,不过现在,不管不顾的来痛快厮杀一场吧。”

    进退两难的犬冢獠突然漏出了野性充溢的笑容,凤仙花已经到了眼前,他却猛的连风遁的维持也放弃了。

    “秘术—野性归还:雷龙狼。”

    “轰——”

    没有了风遁阻止,排空的火浪拍落,瞬间将犬冢獠淹没。

    水银泻地般流淌开来的火焰直到河水之中,蒸腾起大片水雾,隔断了两岸的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