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八章:风暴(让我们一起摇摆!)
    坠落坠落,风在呼啸。

    发际线被高高拉起,衣衫拍打在身,如旗子猎猎。

    大地在眼中急速放大。

    这飞一样的感觉,刺激又畅快。

    天地忽然如此广博,心头因为诸事不顺积压的郁闷溘然冰释,只剩下恣意畅顺的放飞感觉在不断增高,让犬冢獠想要张开喉咙仰天长啸。

    河岸人群的惊骇与愕然入目,犬冢獠漏出了笑容。这个数百米悬崖上一跃而下的出场方式有了个预料之中的好收获。

    “就让我稍微放纵一次吧。什么都不要去想。”

    急速坠落中,看到了阿斯玛他们的惊骇,看到了日向孝的纠结,看到了宇智波带土的惊愕,也看到了古介的悠闲。

    那口显眼的大锅入目,犬冢獠心中蓦地一动,却不想去思考更多,于是将这灵感抛开。

    现在的他,想要的是契合查克拉,宣泄郁闷,并展露实力,挑动大蛇丸跟团藏产生争执,对大蛇丸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的事情做出回应。所以,只要放下一切专心战斗就好,其他的东西,事后再说也不迟。

    “火遁—豪火球!”

    摒弃了一切思虑,全心身应对这场战斗的犬冢獠发动了凌厉的攻击。

    巨大到叫人惊愕的熊烈火球被犬冢獠吹出,带着无匹的气势,将震愕的止水笼罩。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豪火球!”

    “哦,初代大人在上,这不可能!”

    “哇~”

    犬冢獠普一出手,就将惊愕都化作了震怖,一片哗然。

    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象到,犬冢獠居然能够发动如此强大的攻击,简直崩坏三观。

    熊熊炽烈如同大日坠落的火球,凶威无匹,浩浩临头。

    “快躲开啊止水!”

    此起彼伏不可置信的震撼叫声里,认知被冲击的止水呆立在原地,仿佛已经震惊到麻木的不知道应变,急煞了河岸另一边自成一团前来助威观战,期待他以宇智波之名再一次收割荣耀的同族。

    “原来獠君是这么厉害的吗!”

    深深,深深被震撼的止水呢喃,仰望着巨大到叫人难以心生抗衡的熊熊火球,感受着它的炽烈,心头的杂念似乎都被炙烤干净了。

    “噌~”

    掌中刀出鞘。烈火当头,目不可见四方。

    “那我也要全力以赴了,不然可能真的会输。”

    已经没有了留手的必要,且要竭力而为才能避免战败,止水震惊之后没有退缩,心间涌动着的是跃跃欲试与欣喜。

    已经很久,没能够遇到这样让人感到艰难的对手了。

    今天会是愉快的一天,无论胜败,现在战斗吧。

    “轰隆隆——”

    巨大无朋的火球轰然落地,将止水的身影吞没,炸裂成汹涌的火海,把整片河岸都覆盖。

    “止水——”

    眼睁睁看着止水毫不反抗的被烈火吞噬,自成一团的宇智波观战小团体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

    “别喊了,冷静点,止水才没那么容易失败。”

    有冷静的族人制止了骚乱,河水对面也果然如其所言,熊熊烈火之中有了新的变化。

    “炎剑—炎闪。”

    大火如潮水裂开,毫发无伤的止水跃起,手中的短剑闪亮着橙红火光,所过之处,烈火退散,仿佛是在惧怕。

    凌空而上的止水速度快的将跃动的大火扯动,闪耀着比烈火更灼热光芒的剑如同獠牙,只一个呼吸的转瞬就已经到了犬冢獠面前。

    “拟兽忍法—四柱蹴杀。”

    不需要去思考,也没有时间去思考,止水的攻势凌厉如风,侵略如火。灼热着橙光,獠牙般的刀已经刺到了眼前,犬冢獠凝神聚意,不闪不避选择了正面对抗。

    翠绿锋锐的查克拉覆盖了四肢,止水迅猛带着致命锋利的攻击挑动着犬冢獠的心弦。

    止水果然是个好对手,他要酣畅淋漓的战斗一场。

    无所顾忌,解放心灵,犬冢獠的血脉在偾张。

    “吭~”

    覆盖着极致的掌仙术查克拉,沸腾着阳属性的查克拉结合了秘术,将双手异化的如同虎爪,犬冢獠肉掌无惧止水的利刃,一爪将橙红短刀拍开。

    “呼~”

    一爪拍开利刃,一爪前探,带着坠落的狂风,犬冢獠掠向止水,然而被撕裂开的只不过是一道幻影。

    “风遁—瞬身!”

    熊熊燃烧的烈火被急速的风撕扯的缭乱,天空中忽然布满了止水的身影,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如同化身,将犬冢獠包围,他手中越发灼热的短剑燃烧着,随着化身遍布四面八方,将犬冢獠锁定。

    “哈哈,就是这样,这才是我想要的战斗。来厮杀吧,止水!”

    急速的坠落还在继续,包围在四周的止水分身如影随形,犬冢一族独有的狂野开始在体内沸腾,犬冢獠发出豪爽的大笑,面对八方同至的攻击,没有惧怕,有的只是无限的畅快。

    “吭吭吭~”

    急速下坠的势头分毫不减,止水的瞬身如影随形,充斥四周,每一次攻击都有橙红如线,割裂天空。

    犬冢獠怡然不惧,一双虎爪悍然迎击,缠绕着查克拉的双腿每一次的伺机反攻都能踢散大片分身,却不过转眼又被止水重新填充。爆豆般急促的交鸣声响成一串。

    目光已经有些跟不上两人的速度,烈火覆盖了战斗的河滩,撕裂空气的瞬身摩擦出刺耳的声响,坠落的狂风开始压迫火焰的缭乱,犬冢獠手脚并用,狂暴如同野兽的攻击与橙红短刀碰撞出骤雨般不停歇的铿锵。

    更加剧烈的震愕如潮水卷过,南贺汌两岸方圆,只剩下激烈狂暴的战斗声响,一众围观群众瞪大着眼睛,满脸惊骇与不可置信。

    这两个人,真的跟我们一样都是刚刚毕业的下忍吗?

    “轰——”

    终于,坠落的尽头,犬冢獠如炮弹般砸进了肆虐的火海之中,裹挟而来的狂风将火焰四面排开,河滩的卵石四溅飞射,连河水都震动的跳跃起来。

    天空,上下异位,止水无穷无尽的分身如雨淋下,短刀在空中划出数不清的橙红火线,汇聚成一股滂沱的致命炫彩向犬冢獠卷来,极致的风瞬身带着尖锐如针的鸣响。

    “风瞬身很棒,不过太吵了止水。看我破了它。拟兽忍法—月王协鸣。”

    纷扬的遮眼尘埃中,看不见了犬冢獠的身影,只听到他的兴奋。

    继而,幽远如蛮荒狂暴,似秋月静寂的狼嚎骤然降临。

    “嗷呜~”

    如仲夏午夜,万籁俱寂重重墨色里,星疏光敛,银月如盘,有雄壮狼影傲然悬崖,引颈仰天长啸。

    空气中,一点波纹随着啸声泛起,眨眼瞬息绽放开来,笼罩了整个河滩。

    凭借疾风越发燃烧激烈的火焰被折叠,止水穿空的瞬身尖啸声泯然无形,呼吸声也被掩盖而不可闻,天地之间此刻只剩下幽远苍凉如蛮荒的狼啸搅动天空波皱。

    恍惚之间,眼前出现了高崖长啸的巨狼身影,那双俯视而来的清幽狼眸中泛出直达灵魂的冻结。

    思维仿佛都在这目光的注视下冰凝了,飘飘然就要登仙。

    天地只有狼啸回响的世界里,巨狼呲出了獠牙,仿佛要将所有人的心脏都贯穿,冥冥之间,本能的生出恐惧,感觉到一旦被巨狼的獠牙刺穿将会面临灭顶之灾,可是却冻结而麻木着,不能反抗。

    不过是来看一场决斗而已,为什么会这样!

    “真是危险的忍术呢,了不得的才能。不过也不能伤害这些孩子啊。木叶流—柳!”

    绝望后悔如潮水淹没的窒息中,忽然有慈祥和蔼的声音穿插进了这方天地,一条摇晃的树枝横在了巨狼身前。

    那似乎是一根简陋至极的鱼竿,但只是一晃之下,就成了一条随风拂动的绿柳,然后一条化作两条,两条化作四条,妖娆摇摆着成了一片绿柳海洋,将巨狼淹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