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开怼(我有一个想法,嘿哈~)
    “老师的意思是要你打败那个臭屁的宇智波止水,名正言顺的以实力拿下首席的荣誉。”

    屋子里,红豆与犬冢獠相对而坐,一脸严肃与郑重的传达着大蛇丸的交代,一双小手撑着桌子,上半身向着前方微微倾斜,以此来加重她话语中的郑重。

    桌子对面,犬冢獠低着头,手上正在做着让红豆有些反感和不解的事物。

    他正在用之前白丸被切断的长毛编制东西,从已经略微有些成型的模样来看,应该是个蒲团。

    “嘭嘭!”

    见到犬冢獠头也不抬,只顾着忙自己不应该是男孩子做的事情,完全没有回应她,红豆等了一会,忍不住气上心头,拍了两下桌子,表达自己的不满,顺便将身子倾斜着更靠近犬冢獠,用以加强压迫。

    “喂,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知道村子里都在传着什么样的说法吗?真不知道老师看中你这家伙什么好,居然认为你能打败那个止水,哼!”

    到底还是小女孩心性,本来是见迟迟没有动静,所以特意跑来亲口传达并自发的监督,想要犬冢獠严肃对待并展开行动,却最终还是把自己心里的疑惑和不满说了出来。

    “好的,我知道了小红豆,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老师交代的任务,就请你帮我跑一趟,去约战一下止水吧。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做准备。”

    终于抬头,看见红豆气鼓鼓不平的小模样,犬冢獠不禁莞尔。

    这是时候的红豆,还真是对自己的老师言听计从,什么都摆在第一位呢。

    这种不折不扣又有点有力过猛的认真模样,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可爱气息,将犬冢獠心里的郁闷冲散了不少。

    “啪~”

    红豆又拍了一下桌子,小小的人双手撑着,整个人都压在了桌子上。

    “谁是小红豆啊,你这个沉迷女孩子手艺的家伙。我可是比你先成为老师的弟子,是前辈,你要尊重前辈!”

    犬冢獠敷衍味道满满并言语上的失误,貌似彻底点燃了红豆的不满。

    “是是,小红豆是前辈。那么就请前辈帮我去约一下止水好不好?再给我一点准备的时间。”

    红豆努力让自己刻板,摆出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落在犬冢獠眼中却是一副伐开心,炸毛小猫的架势。

    “啊真是火大。”

    看着犬冢獠笑意盈盈的样子,红豆虽然说不上来因由,但就是更气愤了。

    努力想要证明自己长大的孩子是最讨厌别人将她当成小孩了。

    “你还是过了止水那一关,我再跟你算账。来之前我已经帮你约过了,就在今天,地点在南贺汌。”

    尽管气愤犬冢獠像是哄孩子的态度,但还是老师交代的正事要紧,红豆就要爆发的时候咬了咬牙,决定先让宇智波止水来教训犬冢獠一顿。

    “已经约好了?”

    这下犬冢獠终于漏出了少许的错愕,显然没想到红豆会在这里杀他个措手不及,居然会在来之前就假他之名跟止水约定好了。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急性子呢。

    略微转动脑筋,想到日后红豆那副轰轰烈烈的急躁模样,犬冢獠心下了然,倒不是现在小小的红豆学会了耍心机,只是本性使然罢了。

    “哼,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沉迷女孩子手艺,做事情拖拖拉拉的吗。希望你一会还能笑出来,要不要我帮你叫医生!”

    终于在犬冢獠脸上见到了心满意足的错愕,红豆傲娇的发出哼哼,顺便报复性的嘲讽。

    “走吧,也别让人家等太久了。”

    没有理会红豆的嘲讽,犬冢獠放下了手中编制到一半的蒲团,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当先就走,哪有半点还需要再准备准备的意思。

    “喂,你不拿忍具包吗?白丸呢,白丸也不叫吗?你这样是要去送死吗?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这个家伙,可恶,等等我!”

    犬冢獠干脆利落的一塌糊涂,到是对犬冢獠的认知还停留在脑袋还不错,打架全靠帮这种概念中的红豆有些不适应。

    眼见犬冢獠已经走出家门,身影就要消失在目光所及,红豆无奈只得急匆匆一把抄过犬冢獠挂在墙上的忍具包追了出去。

    南贺汌是南贺河流经木叶边缘拐出了一个u字大湾形成的河滩。因为水流平缓,圈出来的一大片河滩视野开阔,又因为一面靠着陡峭的山壁,风平且僻静,所以很受到一些有特别需求的人欢迎。

    比如现在,这块平日里空旷的河滩上就聚集了不少人,老中青应有尽有,不过总体上还是以年轻人尤其是活力四射的少年人居多。

    他们站在河水对岸,将河水另一面,从峭壁边缘延伸出来的河岸默契的空了出来,三三两两的聚集成一个个小集体,或兴奋探讨,或激烈争辩,或窃窃私语,神情变幻之间无论惊讶还是不忿,都透露着少年特有的满满活力跟元气。

    在人群的角落,僻静的河湾拐角处,传奇忍者,生存之王,认证大师古介正淡然悠闲的拿着一根树枝做的钓鱼竿钓鱼,一旁的大铁锅里已经烧上了水,择洗干净的菌类及野菜分列在侧,花花绿绿的甚是丰盛好看。

    止水孤身一人站在峭壁下的河岸上,静静凝立,带着点点纠结。

    如果可以,止水并不想来赴约。经过了毕业考试的合作,犬冢獠的实力不清楚,但他的头脑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他们之间已经是朋友了。

    可惜最近木叶的物议沸腾,到处都是替他鸣不平并贬低着犬冢獠的流言,又有同样作为大蛇丸弟子的红豆跑来大放厥词,激起了同伴们的义愤,让他被宇智波的荣耀绑架,不得不前来应战。

    “快看,在悬崖上,他来了!”

    就在止水纠结着,怎么将这场约战体面的应付过去,河岸对面忽然传来一声喊,顺着声音提示往峭壁上看去,在那里,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烟点,止水隐约可以看出来是红豆跟犬冢獠两个人。

    “呼~”

    轻轻的舒了口气,指望犬冢獠避而不战的妄想落空了。止水心下不禁也嘲笑了一下自己,虽然不认为犬冢獠会比自己厉害,但也不是避而不战的人。

    只是这样一来,想要保全犬冢獠这位好友的面子就有些为难了。

    计算着怎么放水的止水打心里没有想过犬冢獠跟他放对会战而胜之。

    死亡森林的考试,犬冢獠的机变聪慧是足够了,没有展露的实力恐怕很不足呢,眼前这种面对面交手的正面战斗,应该根本应付不来吧。

    抱着这样的认知,止水心里越发纠结起来。

    等一会到底要怎么放水才能保全双方的脸面呢?

    吹过南贺汌的风撞在陡峭的山壁上急速上升,刮过犬冢獠脸颊的时候就感觉有些锋利。

    居高临下站在峭壁边沿,犬冢獠放眼去看下方的河滩,一眼扫过,聚集的人群不会少了百人的规模。恐怕这一场战斗,没有任务在身的应届毕业生们都聚集了过来。

    也好,正需要一场够分量的战斗来完成最后的契合,也需要这场战斗引爆大蛇丸跟团藏的冲突,人多眼杂口舌纷乱,正好是个时机。

    “喂,你不会是想直接从这里跳下去吧!”

    身后,头发被吹得摇摆不定的红豆瞅着凝立在峭壁边沿的犬冢獠,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里可是有好几百米高的!

    “你不觉得这样出场很帅很震撼吗?”

    犬冢獠回头,留给惊愕的红豆一个灿烂的笑容,纵身一跃,飞出了悬崖。

    “你不要命了吗?你会死的,你这个笨蛋!”

    完全来不及阻止,红豆惊慌大叫着冲到了峭壁边沿想要一把将犬冢獠抓回来,可已经来不及了。

    “小红豆,拿好我忍具包。好好看着,盛大的演出就要开始了!”

    犬冢獠如流星坠落,直扑下方的止水。

    “哇~他跳下来了!他真的跳下来了!”

    “他是白痴吗?那么高的高度,就算是上忍也不敢直接跳下来吧。他是觉得赢不了所以直接自杀了吗?”

    “是谁说那家伙很聪明的?聪明人会忽然发疯啊!”

    数百米高崖一跃而下,犬冢獠惊掉了一地眼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