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糊你熊脸(我管你去死啊!正心塞呢,自己撞上来找死怪我咯!)
    “啪~”

    球状的查克拉撞碎在树干上,逸散成无害的清风,只留下一个浅浅的漩涡证明曾今存在过。

    “为什么不行?”

    翠绿的树叶可怜兮兮从枝头被震落,洋洋洒洒的铺满了地面,犬冢獠神色凝沉着,一片阴郁。

    明明所有的步骤都正确,可作为穿越者标配的螺旋丸在犬冢獠的手中形成之后,效果只能用感人了形容。

    瞅着树干上留下的浅浅漩涡,犬冢獠沉默。

    无论步骤还是操作都没有错,但犬冢獠的螺旋丸的威力,连杀鸡都嫌不足。

    不远处白丸化作一道白光,不停在林间穿梭起落,迅捷且凌厉,破开阵阵风声,犬冢獠顶着一头落叶,心情阴郁的想要爆炸。

    “嗡~”

    快要冻结的沉默中,犬冢獠再次伸出了手,将风属性的查克拉聚集。

    急速旋转的湛蓝查克拉在手上凝结,最终形成一个球团,发出细碎的嗡鸣。

    “啪~”

    沉默的挥手,‘螺旋丸’被摁在树上,毫无意外的再次逸散成风,撩动犬冢獠的发鬓,撩起了他头上与脚下的树叶。

    除了再次让枝头的绿叶半道崩殂,犬冢獠的‘螺旋丸’毫无建树,依然是那种杀鸡都会遭人嫌弃的模样。

    心里有一股强大的浑浊气息在涌动。

    犬冢獠面沉如水的似要滴落。

    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

    沉默,沉默,长久的沉默。落叶飘零无声。

    丑-卯-申—雷盾—千鸟。

    长久的沉默之后,犬冢獠再次动了,双手一闪之间已经完成了结印,赫然是穿越者必备技能之一的千鸟。

    “吱—吱叽~”

    苍蓝的电光开始在手中汇聚,跃动的雷电在查克拉的催动下凭空产生。

    只是,应该千鸟齐鸣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有的只是瘟鸡打鸣。

    “嗤~”

    拍碎在树干上的千鸟破碎的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崩裂开来一闪而逝的电光无力的像是垂死挣扎,留在树干上的创口连螺旋丸都不如,便是被震落的叶子也少到稀稀寥寥。

    犬冢獠继续沉默,收回拍在树上有些发木的手掌,像个雕塑一样伫立。

    穿林的风送来白丸渐渐远去的破空声,枝叶婆娑着浪涛,阳光像碎裂的金箔斑驳了林木,也斑驳了犬冢獠一颗火热又躁动的心。

    又是长久的沉默。

    “火遁—豪火球之术!”

    “熊~”

    磅礴的查克拉从口中涌出,巨大到足足有止水考试中释放的豪火球之术三个大的狂暴炽热火球被犬冢獠吹了出来,轰然炸响中将眼前饱经摧残的大树整个崩断,犁地一样在地面犁出数十米长焦烟炽痕才猛然爆炸开来。

    灼眼的火光笼罩了方圆数十米的范围,熊熊燃烧着崩断了横空的枝桠,枯黄了遍地的草丛。

    热浪带着劲风刮过,卷起犬冢獠的衣袂猎猎如旗,述说着这一发豪火球的威力。

    “哗啦啦~~”

    迎面崩断的大树倾倒下来,砸向犬冢獠的脑袋。

    “嗤——”

    有若拔刀出鞘的铿锵鸣响,犬冢獠五指之上冒出锋锐的翠绿查克拉,有若刀锋,随他挥手,就将当头砸落的合抱巨树切断,凌乱的擦过他的身体,跌落四周。

    “汪汪汪!”

    听到巨大的动静,白丸从远处赶了回来,看着站在破碎的巨木之中不言不语,面沉如水的犬冢獠,发出不解的询问叫声。

    白丸感觉到了,她的主人现在很不开心,本来到这里之前,还是虽然有些郁闷但总体上依然很开心的主人现在忽然就变得像是一团即将爆炸的火团在熊燃。

    白丸有些迷惑。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白丸我们回去吧。”

    随手解除还在家里的影分身,犬冢獠没有为白丸解惑,只是闷闷的吩咐了一声,有些性意阑珊。

    查克拉正常,风火雷属性正常,医疗忍术正常,查克拉操控正常,身体状态虽然因为暴涨的查克拉还有少许的不适,但并不影响什么。

    偏偏螺旋丸跟千鸟的威力就是感人。

    犬冢獠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数年时间持续不断以犬冢一族的阳属性秘术查克拉强化身体,同时开发出了借助白丸的精神时光屋能力解放思维,模拟完成螺旋丸跟千鸟的修炼。

    如果说之前有关于毕业考试的计划,因为太过在意团藏而忽略了大蛇丸,最终被趁虚而入,导致筹划基本功亏一篑,还能说是初出茅庐的不适应。

    现在就连数年筹谋,一步一步坚实的走过来谋划的螺旋丸跟千鸟两个忍术也莫名其妙的失败,最终虽然顺利的施展了出来,可却是徒有其表华而不实,这样的挫折犬冢獠真的难以接受。

    而且,完全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现了差错。

    事情的轨迹,似乎从成为大蛇丸弟子开始,就变得都不顺利了。

    “到头来,煞费苦心就得到了原本就有的一身查克拉吗?”

    这一次的挫折,终于让犬冢獠着恼的有些消沉了。

    走在回程的路上,犬冢獠身心都陷入了有气撒不出来的苦闷。

    照猫画虎宣告失败,犬冢獠终于明白,事情似乎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作为四代与六代的得意之作,螺旋丸跟千鸟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东西。

    “找到你了。终于肯出来了吗,你这个混蛋!”

    一如之前考试的时候,有着白眼这样方便的血继限界,日向德间又一次呵斥着突然就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拦住了犬冢獠去的去路。

    “这次就只有你自己一个,躲不了吧,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终于得偿所愿,能来一场公平决斗的日向德间咆哮着冲了上来,带着志在必得的得意。

    “白丸,干掉他。”

    八卦掌凌厉的风声拍到了脸上,日向德间出现的不合时宜,正在积郁难消的犬冢獠除了变得更烦躁之外,一点也不想跟他说话。

    “吼~”

    白丸咆哮起来,带着点点兴奋,再度发出了先前震晕过日向德间的音波。

    “没用的。同样的招数我才不会中两遍!”

    然而这一次,白丸以为十拿九稳的声波咆哮没有产生任何影响,日向德间脚下的步伐愈发加快的冲向犬冢獠,神色之间得色更浓,没有丝毫迟滞。

    “没有了其他人从中作梗,你这个只会偷奸耍滑的混蛋,给我躺下吧!”

    纵身跃过白丸的阻拦,风临前至,畅通的突进到了犬冢獠面前,日向德间挥掌打向犬冢獠的面门,脸上恣意畅快的笑容里横溢着显眼的得意。

    仿佛已经看到了犬冢獠毫无还手之力被打翻在地,一腔怨气具都得到宣泄的画面,日向德间裂开了嘴,笑的灿烂。

    他的手距离如同木偶般惊呆的犬冢獠只不过一掌之间,触手可及。只要接触,查克拉轻轻一吐,就能得偿所愿,把犬冢獠这个给他带来数次耻辱的混蛋打倒在地。

    “所以说,敏感又脆弱的你,认定了我是可以任由你找到那扭曲自信的弱者了吗。”

    掌风刮起了鬓发,手掌占据了整个瞳孔,危险的查克拉已经开始刺激皮肤,日向德间的攻击下一刻就要雷霆轰顶,犬冢獠目光平静的如同死水。

    日向德间的攻击忽然停顿了下来,他的手距离犬冢獠的脸庞只有毫厘之差,却再不得寸进。

    长鞭般的白绳悄然无声中绑住了他的四肢与腰腹,将他拉扯,禁锢。

    白丸身上的长毛凝聚成了长鞭,蛇蹿而出,将日向德间胜利在望志在必得的攻击截断,继而束缚。

    日向德间的得意被斩断,笑容在犬冢獠幽幽的目光注视下凝固。

    “可恶的混蛋,你少得意!八卦—六十四掌!”

    被禁锢的短暂错愕,日向德间心底升起熟悉的不好预感,事情好像有些什么他不知道的新变化产生了。当机立断发动了刚刚掌握,尚不纯熟的最强攻势。

    “螺旋丸!”

    嗡鸣中带着剧烈旋转的湛蓝查克拉团,在日向德间才刚刚拉开架势,体内的查克拉都还没有调动的时候,毫不留情的拍在了脸上。

    “啪叽~”

    螺旋丸在脸上炸裂,日向德间像断线的风筝抛飞出去,顽石一样跌落在地,滚了两滚,压倒一片草丛,干脆利落的晕厥过去。

    尽管只是虚有其表的螺旋丸,但解决稚嫩的日向德间却绰绰有余。

    “你就不该来。”

    随手打发掉日向德间,犬冢獠心里的郁闷有了一些消散,看也不再看一眼死狗样躺在草丛的日向德间,领着白丸径直离去。

    风过草俯首,阳光正好的时光里,日向德间终于成了个悲剧。

    与犬冢獠的三次交锋,以晕厥两场的战绩彻底败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