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突破(我以我血荐…嘿呦,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不是!)
    犬冢獠打扫的很慢,很精细,仿佛是在清洁稀世珍宝般用心与轻容。

    便在这缓慢而匀称的打扫之中,纷乱的心思悄然的平静了下来,所有不必要的思绪都被刨除在外,只剩下如境平滑的水面般平和。

    终于在某一刻,犬冢獠扔下了手中的扫把,任由它跌落,将好不容易扫聚起来的灰尘荡起,纷扬。

    他迈开大步走到了蒲团上,一屁股坐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灵写转印之术—解。”

    随着封印解除,庞大的精神能量如同决堤的洪水,轰然而出,自脑海之中倾泻下来,转瞬便将犬冢獠笼罩淹没。

    本身偏向阳属性的查克拉在汹涌向下的阴属性查克拉的冲击下,不过僵持了短短片刻便宣告瓦解,溃不成军。

    击溃了第一道阻碍,汹涌而出的查克拉愈发变得狂暴起来,仿佛要将被封印已久的狂躁统统发泄出来,只是在这一股庞大的查克拉撞上犬冢獠盘坐的蒲团时,诡异的被阻止。

    伴随着谨守在一旁的白丸发出低沉的吼声,冲击在蒲团上的阴属性查克拉仿佛是激活了什么东西,原本一片白腻,还沾染的灰尘的蒲团忽然活了过来。

    扭动着,颠簸着,犬冢獠坐下的蒲团似乎正在醒来,在挣脱什么束缚。

    “汪~吼~”

    终于伴随着白丸一声响亮的吼叫,蒲团猛然挣破了束缚,整个的活了过来,化作飞扬的丝线,将查克拉冲击之下脸色渐渐苍白的犬冢獠裹成了一个大大的蚕茧。

    白丸身上,狮鬃一般如玉的长毛同时开始生长,曲结成数股粗壮如蛇的长鞭,伸进了蚕茧之中。

    肉眼可见的阴凉查克拉如同潮水,从蚕茧之中逸流出来,顺着相连的长鞭灌入了白丸体内。

    “呜呜~”

    冲击之下,白丸发出难以抑制的痛苦鸣叫,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雪缎般的一身长毛不停的抖动。

    “白丸,如果忍不住一定要告诉我,直接切断联系,绝对不可以逞强。”

    蚕茧之中,传来犬冢獠有些干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担忧。

    “呜呜呜~”

    白丸一直在颤抖,一直在呜咽般鸣叫,却一直没有切断与犬冢獠的连接。

    烛火的摇曳悄无声息,扯动着地面的投影成各种怪异模样。寂静的密室之中只有白丸压抑的呜咽声层层叠叠堆叠回荡。偶尔有一丝粗重的喘息声冒出,那是犬冢獠压抑的痛苦。

    时间在白丸的呜咽与犬冢獠的喘息中嘀嗒向前。

    烛影摇曳之间,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长久的僵持之后,冲刷着封印裂缝的查克拉抓住机会,趁着犬冢獠疲惫的时刻,猛然将破开的缝隙撕开大半,骤然轰了出来。

    “不好。灵写转印之术—封!”

    身体的痛苦将精神折磨的有些麻木,但犬冢獠依然在查克拉决口而出的瞬间发现了不妙的苗头,急忙振奋有些萎靡的精神,手中结印,不敢有丝毫怠慢,就要重新将封印闭合。

    犬冢獠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依旧有一股飓风般的查克拉风暴无声无息席卷了密室。

    “汪汪呜…”

    尘埃飞扬之间,一股庞大的查克拉通过连接传导到了白丸身上,让她不禁发出悲鸣。

    “白丸坚持一下,马上就好。影分身之术!”

    一边安慰着白丸,一边已经驾轻就熟的准备好了应对的方法,崩碎做片片破开的蚕茧中,犬冢獠的脸色苍白如纸,一副不知道节制的虚浮模样。

    白丸的悲鸣在难以承受的查克拉冲击下渐渐变得愈发痛苦起来,好在犬冢獠已经完成了应变。

    同样脸色苍白的影分身出现在犬冢獠身后,这个分身普一出现,不做二想,抽出手里剑就将犬冢獠跟白丸之间的连接斩断。

    “嗤~”

    随着连接断开,失去了传导目标的查克拉无处宣泄,开始在犬冢獠身上肆虐开来。

    无数的细小龙卷占据了犬冢獠四周,将破碎的蚕茧碎片胡乱的扯动。

    白丸的悲鸣停止,被趋于平稳的悠长呼吸所取代,她睡着了。

    帮助主人犬冢獠分担大量的查克拉,消耗了她太多的力气,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来恢复。尽管还很担心自己的主人,可依旧没能抵挡住身体自我保护机制,略略平复了痛苦就陷入了深沉的酣睡之中。

    烛火终于变得很小,蚕豆般挣扎着,却无力再驱散密室中的烟暗。

    变换的阴影在脸上扭曲,掩不住犬冢獠愈发苍白的脸色。

    查克拉依旧在他的身上肆虐,让一旁的分身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束手无策。

    时间在明灭不定,垂死挣扎的豆大灯火中被拉长。

    终于,催死挣扎的烛火在最后的一个闪烁之后被扑灭,密室陷入了深沉的烟暗之中,什么也不可再见。

    知了的叫声再次响起的时候,犬冢獠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汪~”

    不出意料,首先听到的声音就来自白丸。

    湿润的大舌头狂乱的扫遍了犬冢獠的脸庞,白丸晃动着她的大脑袋,用行向主人表达着此刻她心中充溢的兴奋。

    “好了好了,我已经没事了。”

    犬冢獠抓住白丸的脑袋,制止了她继续狂乱的表达喜悦,从地上坐了起来。

    “时间过去多久了?”

    感受到还没有解除的影分身,犬冢獠四下转动了一阵目光,看到了蹲在窗口的分身,于是发问。

    “没多久,大概两天的样子。白丸也是刚刚醒过来没多久。”

    尽管是蹲在窗口,但分身的表情一直是酷酷的,冷漠中带着淡定,说着,扔给犬冢獠一个卷轴。

    “咕噜噜……”

    顺手接过卷轴,正想要问一下是什么东西,两天时间里又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不料被肚子里一阵饥饿的鸣响抢了风头。

    “卷轴是红豆昨天送来的我还没看。“

    分身不但酷酷的,一副不拘言笑的样子。

    ”其他事情先不忙,等你恢复过来,解除我这个分身自然就知道了。“

    ”当务之急,我觉得你应该先去把肚子填饱。至少倍增的查克拉虽然暂时稳定了,但相应的身体强化之后,如果不及时补充所需的营养,我觉得你可能会成为第一个饥不择食去吃土的穿越者。顺便,白丸醒过来之后也一直守着你,同样没吃东西呢。”

    分身不但酷,他还有一点冷幽默。

    “好吧我知道。白丸,走吧,先去吃饭再说。”

    微微活动了一下长时间睡眠有些僵直的四肢,犬冢獠听从了分身的建议,将卷轴收起,起身带着白丸前往厨房。

    这次的突破虽然出现了一些意外,不过感受着体内异常充盈的查克拉,依然是一场收获颇丰的冒险。

    一直坚持不馁的强化身体,终于在第二次解封之后,完成了从一成到四成的契合。

    相比较之前可怜兮兮的小小一层契合,这一次之后,足足提高了数倍。

    完全掌控契合了一层之后,查克拉只是堪堪跨过了中忍的最低门槛。

    即使有作为试验品与伴生伙伴存在的白丸,也不过是两个中忍的实力罢了。

    不说无从提起的自保之力,就是有很多想要实践的想法都因为没有强大的查克拉作为后盾支撑,只能一再拖延了下来。

    如今却大不相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