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准备(好烦好烦好烦,就让我静静做个美男子不行吗!)
    “我可是励志要参与世纪大剧六道の伦理的男人,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认输!”

    终于经过白丸锲而不舍的用口水涂便了他的脸跟脖子,犬冢獠失去了焦距的目光猛然凝聚起来,打起了一些精神,自冲击般的打击中浮游了出来。

    “现在木叶还在跟砂忍缠斗,按照时间来算还属于三战早期或者中期。“

    重新打起精神的犬冢獠推开了白丸,一挺腰坐了起来。

    ”等到砂忍投降,然后四代波风水门的光辉横空出世照耀三战,卡卡西加入暗部,到大蛇丸叛逃还有不少时间。嗯,具体是几年还需要再详细核算一下。”

    脑筋抖落了稍稍颓丧的尘埃,重新细密的转动,犬冢獠开始思考。

    “以卡卡西为参照,他升为上忍之后带土牺牲,那时候卡卡西十二岁,而今年刚毕业的带土是十岁,两个人基本同岁。那这就是两年。加上琳的死亡,应该是两年半左右,这之间允许三个月的时间差错,就算是两年三个月。”

    清风送来阳光,暖洋洋的味道随着呼吸沁入心脾,开始清扫犬冢獠沉积在五脏六腑之中的沉郁,他的脑筋越发转动起来。

    “大蛇丸叛逃的时候,三战基本已经结束,但无法确定四代当时的状态。不过以九尾事件作为判断依据的话,没有出现大蛇丸跟自来也的身影,可以确定在那个时候,三忍都离开了村子。”

    “那么就以四代成为火影为节点,三战基本结束的时间为准,应该是还有三年不到四年的样子。”

    抚慰过心灵,恢复正常重新开始转动脑筋的犬冢獠,默默做起了详细的筹谋与思考。

    “以大蛇丸的性格,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始跟团藏产生交集了。“

    推开白丸又凑上来的脑袋,犬冢獠的眉头微微颦蹙了起来。他需要更加沉心思考。

    ”三代目应该也是看出来了什么,为了避免大蛇丸受到团藏过深的影响,完全倒向阴暗,又见到大蛇丸对我很感兴趣,加上认定我的火影式的思考方式,所以就顺水推舟将我推给了大蛇丸。“

    联系前后,凭借穿越者先天的信息不对称优势,犬冢獠渐渐开始洞悉到了一些内幕。

    ”三代目期望我能够以弟子的身份对现在才开始堕落的大蛇丸产生正面的影响。”

    “然后三代目将我跟红豆这两个大蛇丸的弟子,还有阿斯玛都安排给了自己的大儿子新之助,恐怕就是想要通过新之助来影响我们,再由我们两个弟子去影响身为大蛇丸的老师吧。这其中,阿斯玛的作用应该是对我产生羁绊,以免我彻底沦陷给大蛇丸。”

    思考在这里停顿,犬冢獠一把将一直不老实,一直想要凑过来的白丸搂着脖子放倒,然后伸手骚动白丸的肚皮,将她安抚下来,让她不要再打搅他的思考。

    “真是环环相扣的安排呢,我该说不愧是忍雄么。那么我在这之中要扮演什么角色,又有哪些优劣?”

    白丸愉悦的呜鸣声荡响着,缕清了头绪的犬冢獠继续深入思考。

    本来默默的打定主意,安静如鸡的装成狗。可忽然就沦为了棋子,让置身事外的,有个安心成长环境的努力基本上都化作了无用功,这样的打击真的很是塞心,不过短暂的颓丧之后,犬冢獠重新振作了起来。

    三代目顺水推舟也罢,但却不可否认是出于好心。毕竟成为三忍之一大蛇丸的弟子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可望不可即。

    尽管这其中参杂了一些其他的成分,依然不能否认,这样的机会放之木叶大把人甘之如饴,趋之若鹜。

    只是这个别人的蜜糖,对犬冢獠来说有些意外和不那么被需要罢了。

    不过事已至此,反抗显然已经不现实,当务之急还是想想应该怎么去调整策略才是正经。

    “还有不到四年时间,我的老师就要叛逃了啊。也不知道三代目你目前这个神来之笔的一手好棋能有多少成效。”

    日影西斜,白丸悄然睡去,思绪良久的犬冢獠再次回过神来,眺望远天悠然浮云,喟然一叹。

    三代目这个人,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评价。

    三忍还未接连出走,大蛇丸仍未叛逃,四代目波风水门依旧是个让人放心的精英上忍。

    没有遭受接连的打击挫折,目前的三代目猿飞日斩还是那个威势滔滔左右忍界的忍雄。

    中正平和不乏刚强与锋锐,即使眼见要跟其他四大忍村全部开战,也没有丝毫气馁。

    如今的三代目,远不是日后那个勉力维持,步步后退,面对云忍咄咄逼人却只能苦苦维持和平的垂垂老朽。

    “都不好应付啊,真是麻烦。”

    思虑翻飞之后,夕阳染红了衣袂,犬冢獠还是有些难以下定决心。

    “算了,先不想了。这会心里乱糟糟的不平静,再想也没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至少还有四年的时间矛盾才会爆发,目前先就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吧。”

    “白丸。”

    落日熔金,夕阳如血,思考的越发心乱如麻,犬冢獠索性放下再煎熬脑汁,拍醒了白丸,转身回屋。

    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又陪着白丸交流了一阵,等到华灯初上,星星点点的灯光如同缎带将整个木叶都装点起来,犬冢獠打开了特意修建来用以修炼的密室,领着白丸走了进去。

    “噗~”

    点亮了灯火,微暖的火光跃动起来,摇曳了一屋的光影。

    犬冢獠默默接过白丸叼来的扫把,开始一点一点清扫密室之中长久未曾使用后积攒的灰尘。

    密室的陈设简单到有些寒酸,除了一张干净整洁的榻榻米,以及榻榻米正中间摆放着的白腻蒲团之外,就只剩下四面墙壁上的灯火。

    密室里除了一扇向外打开的门扉四面都是凝实的墙壁,没有窗户,就连透气用的孔洞也不知道被隐藏在什么地方。

    厚厚的墙壁隔绝了外界的所有声音,静谧的小空间里,只剩下犬冢獠不时随着打扫挪动的脚步声和扫把摩擦在地面的细微响动交织。

    灯火在跳动,撩动着阴影,驱散了烟暗,将白丸和犬冢獠的影子扭曲来去。

    一下一下,犬冢獠打扫房间的动作慢慢变得规律起来,每一次挥动手臂的幅度也趋于一致,扫把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渐渐统一成一样的轻重,一样的长短。

    犬冢獠似乎将这个简单的动作变成机械式的不断重复。

    在蒲团的正对面,白丸悄然蹲坐下来,不声不动,宛若雕塑。

    密室里的空气慢慢停滞,有若静止,只剩下犬冢獠扫动尘埃趋于统一的响动。

    每逢大事必要凝神静气。

    简单而又重复的劳动,会让人麻木的同时,也会产生惯性的平和。

    犬冢獠用这样的方式驱散心中不必要的烦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