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我敬爱的师傅蛇叔(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不讲套路的人。)
    时间是最无奈的东西。

    比时间更无奈的是犬冢獠的生无可恋。

    明明一切都按照计划在推进,哪怕中间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总体上依旧没有脱离最开始定制好的策略范畴。

    相信经过一场智慧之光无限澎湃笼罩的毕业考核,所有关注的目光都应该被转移到了既定塑造的形象上才对,但怎么突然就成为了大蛇丸的弟子呢?

    这剧本完全不对啊!已经偏离轨迹到天际了好么。

    说好的套路呢?怎么可以这么不讲规矩?

    犬冢獠靠着走廊的柱子,面无表情,目光涣散的盯着对面的房门。

    完全没有预料到居然还有这种简单粗**作,毫无反抗就已经沦落的犬冢獠遭受了数十万点的暴击。

    他需要静静,好好的当一阵死狗来恢复。

    “团藏偏执自信到自大,在他统领的组织中绝对不会允许有第二个声音。“

    ”所以就算真的看上了我,以我在考核中的表现,如果有人反对的话,也不会过于坚持。“

    ”毕竟我展现出来的是卓越的智慧,团藏需要的不是聪明人而是坚实可用的工具来贯彻他的意志,不是找一个幕僚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产生干涉。”

    “相比较团藏,我应该更得到三代目的欣赏跟看中。推崇火影般思想思考问题的三代目见猎心喜之下,绝对会把团藏要人的要求怼回去。”

    “不过我好像有点忽略了大蛇丸吶。”

    犬冢獠呢喃着,思绪又飘回了毕业典礼的那一天。

    犬冢獠他们这一届的毕业典礼办的有些仓促,毕竟前线的战斗很焦灼,木叶现在方方面面的人手都有些空缺。不过就隆重程度上来说,却是有史之最。

    作为现任影的三代目亲领木叶长老团全员以及声名在外的三忍出席了这场毕业典礼,可谓是分量十足,隆重异常。

    不出意料的,通过了本次考试的学生数量,远远的超出了最后集齐卷轴到达中央高塔的学生的实际数量。

    由三代火影主持,鸡汤味满满的毕业典礼之后,作为通过了第二场考核的精英,犬冢獠以及其他一起到达了中央高塔的学生们参加了三代目单独为他们主持的第二场小型的典礼。

    就在这场让很多灌了一脑子鸡汤的考生,恨不得抛头颅洒热血的典礼上,默默的安静如鸡打酱油的犬冢獠突然就被泰迪了。

    还没有从三代目主持的分组之中,将他与阿斯玛和红豆分配在一起,并指派给了如今尚在前线的木叶精英上忍猿飞新之助带领的安排里琢磨出一些什么味道。

    紧接而来的就是一众下忍窃窃私语之中,三代目宣布了声名卓著的三忍会在他们之中选择弟子,然后犬冢獠被当做典型,被抢过了三代目话头的大蛇丸宣布收为弟子。

    简直没天理。

    我都装成狗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居然这么对待我!

    那时那刻,犬冢獠在四周围各种各样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忽然有种崩溃的感觉,顿时就只剩下累觉不爱的心。

    一刹那就遍体鳞伤,满心满腹的都是沧桑。

    悲伤逆流成五湖四海啊。

    没有从红豆那里得到想要的情报,大蛇丸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采取了简单粗暴的方式自己赤膊上阵了啊。

    而且选择的还是一个让犬冢獠无法拒绝的场合。

    三代目宣布,一群人羡慕妒忌恨,大蛇丸首肯,干脆利落的把犬冢獠架在了半空。

    除了答应之外,那时那刻那样的环境,完全没办法将拒绝说出口。

    那可是大蛇丸大人啊!传说中的三忍之一啊!最最最最顶级的高手啊!能止小儿夜啼的木叶大物来的!看上你这么个小小小小,简直除了小聪明就不入流的下忍是你几生几世,敲碎了多少个木鱼积德换来了此生大蛇丸大人瞎眼选中你,你特么拒绝一个试试。

    早知道大蛇丸没有什么节操,叛逃之后就更是跟节操这种东西绝缘了。但完全没有想到,现如今还是木叶里一个任劳任怨,一副英雄做派,全心角逐着四代影位置,浓眉大眼的家伙也会叛变革.命。

    “啊,天国的卡桑噶桑,我有一句妈卖批真的好想讲!”

    一片汹涌的嫉妒里,瞥见主席台上大蛇丸俯视而下饶有兴致带着戏谑的注视目光,犬冢獠都崩溃了,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

    我前面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筹划设计了那么多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成为传说的三忍之一,木叶顶级大物冷君大蛇丸的弟子之一?

    那我还不如直接留级算了。

    简直娘.希.匹!

    轰然遭受暴击致死伤害的犬冢獠心潮鼓动的像是海啸,骂人都没有一句好话。

    “恭喜你啦,獠。”

    关于那一场噩梦最后的画面,定格在止水淡淡羡慕的脸上诚挚的笑容里。

    “啊~还是让我爆炸吧!白丸你奏凯。”

    每一个回忆的画面都是一把冰冷无情的尖刀,一下一下,“噗嗤,噗嗤~”的捅在心上,支离破碎的痛像是月光潮水,将犬冢獠包围。

    他颓然躺倒在走廊上,有气无力的推开白丸舔弄着他,想要给他慰藉的大脑袋。

    机关算尽,一切顺利,却在享用劳有所获的甘美果实的时候被人一锅端。

    响亮到刺耳的一巴掌,给予犬冢獠崩溃式的打击。

    现如今的情况下,每一个人发自真心的嫉妒与恭喜落在犬冢獠的眼中都成了冷漠无情的嘲笑。

    越是真诚,越是讽刺。

    感觉自己的筹谋就像东施效颦自顾自美丽。

    “摆脱了团藏,没想到最终却落到了大蛇丸手里。果然是不作不死。”

    一面消极的抵挡着白丸锲而不舍的口水袭击,犬冢獠努力让自己恢复过来。

    生活已经是这个不能反抗的样子了,是不是要尝试着也去享受一下呢。

    这是个严肃且需要慎重选择的问题。

    阳光静亮,屋舍寂寥。

    犬冢獠的思绪又渐渐的飞散开来,不知道沉浸到了什么样的思考之中,一时间只剩下白丸没有了抵制,兴高采烈的用舌头帮他洗脸的声音在回荡。

    远天的白云悠游,怡然自得。

    透亮的阳光铺洒开来,鲜活整个世界。

    知了不歇的叫声里充斥燥热的生机,犬冢獠躺在家里的院廊,悄然的仿佛静止了时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