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结束(啊哈,以忍者之名!)
    知了的叫声悄然响起,野性的气息再度弥漫。

    一场短暂又激烈的战斗平复之后,丛林亘古不变的鲜活起来,散发着它独特的气息。

    太阳不知不觉中已经攀升到了苍穹正中,阳光变得灼热,不过却没能够驱散庞大森林收拢的阴凉,只是透过浓茂枝叶穿透了森林的阳光变得耀眼。

    “我身上有一整套的卷轴,你们拿去吧。”

    等止水叫醒了带土,带着一脸郁闷的带土回归队伍,准备离开的时候,心灵触动,陷入了久远回忆之中的三山岩突然出声给出了一个福利。

    “好啊好啊,居然有一套!”

    本来还因为只有自己成为了牺牲品而郁闷的带土一听,马上就将忧郁抛到了九霄云外,大步迈开笑嘻嘻的就要上前去拿。

    “白丸。”

    “汪~”

    不料在带土弯腰伸手,就要触及三山岩的忍具包时,被白丸一个飞冲头槌撞成了滚地葫芦。

    “你这家伙,你想干什么,要打架吗,混蛋!”

    一身尘土,狼狈站起来的带土怒目横扫,捏起拳头就要上前跟犬冢獠怼上一场。

    基本上全程打酱油,还因为被打晕错过了重要交流环节的带土并没有对犬冢獠形成全面的认知,这时被形似偷袭的一下弄的狼狈不堪,顿觉颜面丢尽,就连因为三山岩打晕的羞恼也一股脑的转嫁迁怒了出来。

    “前辈,不用再试探了。即使卷轴是真的,我们也不会要的。上忍身上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

    ”不过还是谢谢前辈的信息,作为上忍,前辈身上有成套的卷轴,想必其他忍者小队身上也会或多或少带着卷轴,相比之下,那些卷轴对我们来说反而更安全一些。”

    没有理会最终被止水适时阻止的带土,犬冢獠扫了一眼依旧警戒在一旁的三山岩的分身,十分确定这位教学心思明显的上忍突然的好心中满藏着猫腻。

    “哈哈,真是令人恐惧的洞察力。”

    三山岩大笑,没有反驳,笑声中满都是一股畅快。

    “好了,你们通过了。赶快去收集卷轴吧,我不会再找你们了。”

    最后一点筹谋招数也被看穿,三山岩终于没有更多的试探,满心畅快之下,十分痛快的给了一个保障。

    言罢,三山岩仅剩的分身默默退到了一旁,将前进的道路让了开来,示意不再继续对峙。

    没错,尽管三山岩被擒获,也顺势释放了带土,双方的言语交流平静而和谐,但却一直都处于心照不宣的对峙之中。

    上忍的能力从来都不容小觑,哪怕是三山岩这样熬资历熬上来的经验流上忍。

    本体被擒,让分身不敢轻举妄动,但只要那个分身不被取消,一直监视在侧,犬冢獠他们就没有办法继续行动。

    毕竟不可能真的杀了三山岩,而不杀死施术者,即使本体被打晕,分身没有受到致命攻击之前也会一直存在。

    已经因为大意吃了一次亏,导致本体被擒的三山岩接下来一定不会再让分身重蹈覆辙,远远的隔着距离用忍术轰炸就足够让犬冢獠一行人寸步难行损失惨重。

    因而哪怕分身释放了带土,而且还发出了有一套卷轴的福利,犬冢獠也没有选择轻易相信,果断让白丸阻止了带土的莽撞。

    果不其然,三山岩身为上忍,哪怕失手被擒且有着良好的交流,对犬冢獠他们十分十分的欣慰欣赏,却仍然没有放弃最后反败为胜。

    友好的交流出自真心,释放带土似乎看上去已经认输,可当着一切都成为了一种迷惑,为的都是让戒备之心解除,为绝地反击创造机会,也未尝不可。

    可惜,犬冢獠的谨慎让三山岩最后的筹谋无功而返。

    “那就谢谢前辈了。止水,我们走。”

    得到了三山岩的保证,犬冢獠不再迟疑,当即招呼了止水,引领者越发庞大的队伍头也不回的离去,显然尽管跟三山岩的交流尚算愉快,但犬冢獠依然不想跟他过多相处。

    自我限制了实力,只是凭借目前整个队伍的力量,面对三山岩还是过于无力了一些。

    这种时刻都有局势崩盘可能的状态很让犬冢獠反感。

    而且,三山岩的突袭来的有些蹊跷,完全是毫无征兆。只不过是考试第一天就将最大的一批优秀考生一网打尽,也太急切了一些。

    因而面对这种不能去确定的事态,早早离开比较好。

    沉默的队伍行进之中,想到先前三山岩忽然出现,目标明确,犬冢獠不由的瞥了一眼一旁跟进默不出声的红豆。

    三山岩的出现,或许应该有红豆一份功劳,也不能排除大蛇丸的嫌疑。

    不过没关系了,凭借着越发庞大的队伍,无论是来自哪里的试探,得到的也只是一些他想要别人知道的信息罢了。

    有过之前对阵三山岩的经历,对于精诚协作的好处有了明显的认知,也建立了尚可的信任基础,于是接下来的卷轴收集过程便有些波澜不惊。

    放翻了上忍的辉煌战绩给予了足够的信心,庞大到足够组成一个中队的队伍也有充足的人手。

    避开了同样发现了一些线索,或者说找到了三代目故意留下的漏洞,纠结了大量人手的难啃队伍,将目标瞄准在四人小队的扫荡忍者和小批量甚至单打独斗的考生身上。

    有着白眼还有白丸作为侦查,只用了不到四天时间,犬冢獠与止水两个队伍就获得了足够完成任务任务的卷轴。

    死亡森林的中央高塔。

    洞开的厚重门扉发出干燥的摩擦声,打破了凝沉般的沉静。

    犬冢獠带着白丸当先领队而入,这是他用智慧争取得来的承认。

    哪怕没有经历过先前忍者学校的幻境考核,但只是在死亡森林之中掀翻上忍,又轻而易举的通过引诱,埋伏,诱导等等不一而足的手段,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集齐了所有卷轴的表现,让止水带领的宇智波一族也心甘情愿的收起高傲,让出了首领的位置。

    第一个抵达中央高塔的考生,不一定会是首席生,但有忍者学校公认的首席生宇智波止水甘愿跟随的第一个踏进中央高塔的考生,一定会是无冕之王。

    阳光透过高高的窗户聚集成一簇照射在高塔正中,打在犬冢獠的脸上,将他的影子拉长,将他的身躯包裹,模糊了他的五官神色,擢拔他此时加身的荣煌。

    “哦,今年的首席看来有些出乎意料的变化啊。”

    二楼的主席台上已经有一个人恭候多时。

    “不过能够穿过我的结界到达这里,想必你们已经凑齐了足够的卷轴。那么恭喜你们了,以我转寝小春的名义宣布,你们的考试—通过!”

    小春长老的声音慈祥而和蔼,有着淡淡的,符合年龄的温暖,回荡在即使涌进了犬冢獠一行十几人的队伍依然显得空旷的高塔里,让阳光变得愈发明媚。

    数年的修业辛劳,在这一刻,都有了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