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上汤(上好汤,上上好的鸡屎汤!)
    “嘭—”

    通灵术产生的大片白雾笼罩了整个战场。

    “是你输了,前辈。”

    等到遮眼的白雾随风散去,变化成宇智波带土模样的三山岩被白丸死死的咬住了抓着手里剑的手,止水的刀跟阿斯玛的苦无架在他的脖子上,另一只手也被阿凯抓住,双脚被红的藤蔓缠死。

    三山岩被禁锢住,除了眼神跟嘴巴,再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动作。

    犬冢獠收回了通灵术的架势,好整以暇的平静。

    “真是一群厉害的孩子呢。就算是被我顶替的这个,如果不是打晕了的话,也会一直不屈的抗争下去吧。”

    被抓住的三山岩没有了之前的愤怒,杀气也悄然消散开去。他转动着目光,将犬冢獠他们所有人的表情收入眼中,脸上绽放出欣慰的笑容,和蔼而慈祥。

    此时的三山岩完全看不出来半点片刻之前的凶神恶煞苦大仇深,一心一意想要报复社会的样子,反倒像是个看见累累硕果,即将面对丰收的勤恳老农。

    “能够告诉我,你是怎么看破的吗。”

    三山岩带着一脸的欣慰,最终将目光落到了面前的犬冢獠身上。

    尽管宇智波家的天才很强,拥有者远超一般忍者的能力。阿斯玛也不愧为三代的孩子,迈特凯的体术更是印象深刻,红的幻术没有坠落家门的名声,至于日向家与其他几个孩子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但就是眼前这个犬冢家的孩子,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拔群的实力,可战斗之中展露出来的敏锐与智慧却耀眼的无法忽视。何况他还掌控着这个多的可以组成一个临时中队的队伍的指挥权。

    就是他看破了自己的计划,并将队伍里岌岌可危的士气从崩溃的边缘挽救回来,又通过一举两得激怒自己的语言鼓动起了其他人搏杀的勇气,最终让一群毫无经验的孩子挣脱了他的杀气束缚。

    至于最终这个将自己一举成擒,犹如神来之笔的通灵术,只听语气似乎也是早有预谋。

    宇智波的优秀毋庸置疑,日向的表现也同样优异,其他人的付出不可否认,但最应该肯定的,反倒是犬冢獠这个指挥官大脑。

    即使是以智慧著称的奈良家一代智者,奈良鹿久那个小子,在相同的年龄下,也不可能表现的比犬冢家的孩子更出色。

    最后,最重要的是,一向四肢发达,粗鲁野蛮算不上却绝对属于冲动型的犬冢家居然出了这样一个聪慧的叫人惊艳的小家伙,真的是很了不得啊。

    “这些不都是前辈在引导的吗?”

    犬冢獠放开了警惕,却没有示意放开对三山岩的禁锢,只是进入了平淡的叙话阶段。

    “哦,是我引导的吗?怎么说?”

    三山岩似乎已经完全放下了再继续挣扎的意思,只是带着好奇以及点点希冀,目不转睛的盯着犬冢獠,想要得到完整的解释。

    “前辈根本从一开始就抱着一种教学的态度的吧。“

    ”除了最开始出现的两个忍术,后面一直都是在使用体术呢。“

    ”能够成为上忍,就算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够分派前往战场,前辈也是得到过三代目大人承认的上忍,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点能力。“

    ”如果前辈一直使用范围性的忍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何况前辈从一出现就在透露自己的情报,不就是希望我们能够抓住这个破绽深入么。”

    “而且,三代目能够委派前辈参与这场考试,如果真的像前辈说的那样想要将我们全部杀死的话,太夸张了。”

    犬冢獠将自己的分析细细道来,一副本就如此的风轻云淡模样。

    听罢犬冢獠的一番述说,不说满意之色愈发浓重起来的三山岩,就连除了实力拔群之外一向稳重聪慧的止水也漏出了一缕讶异。

    显然在当时的情况下能够当机立断默认了听从犬冢獠的建议的止水虽然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但却并没有这么深入,这会听到了犬冢獠的话,有一种恍悟。

    至于其他小伙伴,已经习惯了将交涉事宜和具体指挥判断全权交给犬冢獠的阿斯玛一行人没有过于惊叹。

    见识过犬冢獠软硬兼施洞察敏锐,不得不屈服合作的日向两人也没有过多表示。只余下相对平庸的几个宇智波族人瞪大了眼睛,一副‘还有这种操作,我居然完全想不到’的震惊的鱼唇模样。

    “原来是这样吗。虽然是抱着教学的态度没错,但最后还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暴露了太多信息了吗。不过不得不说,犬冢家的孩子,你的表现真的很棒。”

    听完了犬冢獠的述说,三山岩漏出了一抹苦笑,本来是怕崩溃的太快,所以才给自己增加了限制并透露了消息,以便能够将战斗时间延长,起到更好的锻炼效果,却不想最后反倒把自己摔了进去。

    虽然目的没有达成,可实际的收货却比预想的要更加厚重。

    三山岩看着犬冢獠的目光越发的温和起来。

    “至于最后那个通灵术,应该是你从反驳我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吧。真是细腻的心思啊,居然会想到以这样的方式来使用通灵术,不过你是怎么把你的查克拉留在他们身上的?明明看到你们只是中途相遇的队伍,按说根本没有机会才对。”

    三山岩满满的喟叹般感慨,但还是又问了一个疑问。

    “在那种情况下,能够瞒过身为上忍且经验丰富的前辈您,我目前能够使用的也只有通灵术了。“

    ”产生通灵术的并不是查克拉,而是白丸的毛。趁着集合防御的时候,我将这些毛贴在了他们身上,只要不拒绝,我在使用通灵术的时候,这么近的距离,足够将所有人一瞬间跟白丸一起都拉过来了。”

    战斗已经落下帷幕,对于用心良苦的三山岩,已经取得胜利的犬冢獠似乎并没有什么隐瞒,知无不言的回答着他的疑问。

    只是,这个回答的最后音节落下,犬冢獠暴起发难,猛然伸手抓住了三山岩的脖子,掌中查克拉喷薄而出,瞬间将神经切断。

    “前辈,这一场看来真的是我们赢了。现在您完全不能行动,这样一来,您一直潜伏在地下的影分身就没有用了。”

    “是啊,你们赢了,完全被看穿了啊。不过,最后这个我认为已经做得很好了,为什么还是被看穿了?”

    失去了行动能力的三山岩软倒在迈特凯的怀里,而在战场的边缘,他的分身抱着被打晕的宇智波带土从地下升了起来。

    “是带土呢,前辈。前辈说他被您打晕了,而白丸告诉我,没有谁离开战场,带土的气息最后停留的地点依旧在这里。附近又看不见带土的身影,那么唯一能够不伤害带土又隐藏他的地方也只有用影分身将带土带到地下去了。”

    “而且,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前辈您最擅长的应该就是土遁忍术了。用影分身带一个人藏在地下完全不是问题呢。何况,我从来不认为,一个上忍会这么简单的被打败。”

    “真是细腻敏锐到让人感觉恐怖的心思呢。犬冢家的孩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软倒在迈特凯的怀里,看着淡薄的理所应当的犬冢獠,三山岩的心里如同浪潮澎湃,欣慰之色全然都变成了不加掩饰的欣赏。

    “獠,犬冢獠,前辈。”

    风带走了战斗的硝烟,阳光铺洒开来,掩盖了战斗过后的狼藉,略略有些长的发斌在摆动,拂过了脸上的油彩,犬冢獠微微的漏出笑容,和煦的仿佛融入了阳光。

    “犬冢獠吗。真是了不起的孩子,木叶的新苗已经茁壮成长了啊!”

    天空有白云游过,投下一片云影,笼罩了躺倒在地的三山岩,他的目光仰望着瓦蓝的天穹,忽然陷入了梦呓之中,渐渐涣散了焦距的目光仿佛带他去到了遥远却甜蜜的曾今,去见已经逝去的朋友,同伴和老师。

    “能在这个时候见到你们,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