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鸡血(“热血”的火影啊,我正在熬汤。)
    求收,求票!

    “大家不要慌,即使是上忍也就有一个人而已。我们加上白丸可是他的十五倍。大家向我集中,孝还有火门,注意所有人的查克拉,不要让他混进来。”

    三山岩的毫无保留的压迫仿佛一座山镇在头顶,刚刚一番急如烈火的攻击取得的小小胜利瞬间烟消云散,幽幽而残忍的威胁语言让队伍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骚乱,唯独犬冢獠一如既往的冷静。

    借助白丸的拉扯从地上拔了出来,犬冢獠开始安抚镇压酝酿在队伍之中的不安。

    上忍作为忍者普通意义上的顶点,对于他们这些还没有从学校毕业取得忍者资格的小菜鸟有着天然的威慑与碾压,更何况现在三山岩不留余力的针对性压制,所以即使宇智波止水与见惯了大人物的阿斯玛也不能在这不安中幸免。

    “孝和火门时刻关注大家的查克拉变化。玄间注意地下的变动。阿斯玛你跟凯一族,准备随时支援。止水,红,你们警戒的同时注意可能的幻术。红豆的消耗有些大,其他人将我跟红豆保护在中间。只是一个上忍而已,由我来指挥,他并不可怕也并不是不可战胜。”

    三山岩的可以的压迫下,即将升起的慌乱被犬冢獠当仁不让的指挥若定抵挡,一番强攻没有任何收获,反而让日向孝两人负伤的打击悄然淡去。

    尽管还是没有信心如同犬冢獠说的那样战胜上忍三山岩,但至少在他的指挥下有了一些抵抗的信念。

    上忍是很厉害,但他们这边可是有十四个人一条忍犬来着,人多势众的气势自然而然的就凝聚起来。

    紧急时刻,没有谁挑出来对犬冢獠横加指责,不说刚才救援日向孝他们的精彩预判与表现,即使心里多少有些意见,但在阿斯玛他们人多势众的默认之下,犬冢獠的指挥权也无可撼动。

    在犬冢獠的指挥下,以除去犬冢獠之外,体术强攻能力在队伍中排行三甲的阿斯玛跟迈特凯为外围防御,与红豆战斗之后消耗不小的宇智波止水和精通幻术的红为第二防御层,日向孝两人紧靠最中心需要保护的核心层做最后警戒,众人片刻之间有条不紊的形成了攻防一体的警备。

    趁着阵型布置的空档,犬冢獠悄无声息的将怀中一直存着的白丸的毛发取了出来,给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贴上了少许。

    “哈哈,真是稚嫩又幼稚,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了吗,不要太天真了啊,你们这些小鬼!”

    三山岩在众人难以察觉的暗处窥探,一刻不馁的以言语施加着压力。

    “不需要听他的话。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该做的,就一定立在不败之地。”

    “村子里真正强大的忍者这种时候不是在战场上,就是在最紧要的关键节点,不可能被浪费在一场内部的毕业考核上。”

    “十五岁成为忍者,二十年下忍,五十岁临近一般忍者退役的年龄才成为上忍,这样的上忍,不过是积累资历熬上来的罢了。如此没有才能的人,又能厉害到哪里去!还不是一样被我们打的藏头露尾的不敢出来了吗!”

    “今天就让我们以打到上忍作为我们成为忍者的起点吧!”

    三山岩想要通过言语继续施加更沉重的压力,如果没有犬冢獠在,也许他多少会有收获。可惜,他只不过才说了一句话而已,就被犬冢獠一大段气势如虹有理有据,蛊惑性十足的发言怼的无言以对。

    施加压迫的目的没有达成便罢了,就连之前战斗造成的压抑也被犬冢獠的一席话冲开,像是破漏的气球,原先强大的气势不断泄露了下去。

    “噢,獠君说得对!青春就应该不畏困难勇往直前!就让我来直接打到他吧!”

    热血如同汽油,一点就着的迈特凯首先相应。

    “嘁,就会说大话。”

    日向孝沉默,只是将已经全力打开的白眼又暗自强行稳固了一下,身旁的日向火门撇了撇嘴,低声吐槽,依然有些看不惯犬冢獠的高光,但还是将精神更集中起来。

    有过之前的合作,阿斯玛他们已经对犬冢獠的话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服从信服,见犬冢獠指挥若定又言之有物,心间的担忧慌乱不知不觉就消散开去。

    便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员,虽然也有些不喜欢犬冢獠的强行夺权,但看他们的首领止水选择了接受指挥,默默持刀与红并肩而立,也都乖乖的闭着嘴巴,没有发表什么高见。

    原本低沉混乱,有些趋于崩溃的气势忽然就如虹般被犬冢獠烧火了起来。

    “犬冢家的小鬼你还真敢说啊!”

    不能确定方位的话如同从喉咙中挤压而出,带着浓烈的杀机。

    犬冢獠专揭伤疤的行为让三山岩出离的愤怒了。

    盖压在头顶的杀气犹如浪涛般拍了下来。

    骤然加强的杀气如此剧烈,即使已经做好了准备,整个队伍依旧免不了产生了凝滞。

    “就让我看看,你的能力是不是跟你的嘴巴一样厉害吧!土遁—土隆抢!”

    “轰轰轰~”

    大地再次开始颤抖,起伏波动着仿佛下面有噬人的怪兽就要破土而出。

    “大家小心!”

    “都不要动,忍术是假的。他从上面来了!”

    “下面,下面也有!”

    “前面后面都有,是影分身。”

    三山岩的爆发不出预料的如同狂风骤雨。

    天上地下,前后左右,七八个身影以合围的方式发动了攻击。

    “宇智波,手里剑投掷。”

    三山岩来势汹汹,犬冢獠淡定自若的指挥。

    “红释放幻术。止水,凯,阿斯玛注意,不受幻术影响的是分身,不用理会,直接找到影分身发动攻击。”

    “孝还有火门,把地下的分身打出来,不要让他进入队伍里面。”

    “玄间土遁准备,随时准备援救。”

    “红豆跟我一起,准备支援。既然出来了,就一口气打倒他!”

    手里剑四面激射,宇智波的投掷技巧之下,顿时将前后左右的空间统统被笼罩。

    “幻术—此处非之术。”

    红的幻术在命令下达的第一时间激发,仅能用于迷惑没有神智判断的分身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前冲,影分身像是被标记一般明显的区分了出来。

    止水,阿斯玛,迈特凯,队伍之中体术强攻能力最强的三人在影分身被区分的同一时刻各自选择对手虎扑而出。

    “八卦掌!”

    日向一族的秘技透过了地面,以三百六十度天上地下透视的白眼血继为指引,直接让地下穿行的影分身无功而返。

    在犬冢獠的指挥下,整个队伍面对三山岩的爆发同样强势爆发开来给予强硬的回答。

    “嘭,嘭,嘭~”

    影分身被围攻打爆的声音此起彼伏,蒸腾起朵朵云雾,仿佛花朵盛开。

    得益与犬冢獠的指挥若定,三山岩携带者恼怒的爆发被成功阻止,没能得到任何收货。就像是恼羞成怒之后注定的无功而返,除了更增加了心底的恼火,没能有点滴藉慰。

    “哈哈,上忍也不怎么厉害吗!”

    影分身爆炸后散开的略微影响视线的白雾中,响起得意的有些叫嚣感觉的声音,宇智波带土笑意盈盈的像是个呆瓜,握着手里剑走了出来。

    “没想到你虽然很臭屁,不过还是很厉害的样子吗,就比我差一点点。所以,请你去死吧!”

    乐天派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虽然口不对心但也有些由衷感慨的称赞话语音犹在耳,踱步到了犬冢獠面前的宇智波带土却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手中的手里剑扎向犬冢獠的心窝。

    “獠,小心!”

    变故来的太过突然,即便看到异变却已经来不及救援。

    “早就在等着你了,前辈。忍法—通灵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