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上忍(是时候来点大场面了。求收藏!)
    满盈着查克拉的豪火球当空相撞,灼眼的火光随着碰撞四方迸溅,袭人的热浪潮水般席卷而过,地面的绿草在这炙烤下枯黄,继而焚烧起来,最终又泯灭在最后的爆炸之中。

    等到最后的火光消散,不再阻碍目光。现场只留下一个焦烟的大坑,围绕着大坑的土地十数米之内寸草不存,便是周边的树木也难以幸免于难,靠近大坑一面的树枝多多少少的存在着崩断与燃烧后的残痕。

    宇智波止水与红豆两人,隔着焦烟大坑对峙。

    看上去,忍术的对决之中,两人也是落了一个平手。不过相对于气定神闲仍有余力的止水,大坑的另一边,半蹲在地上,额头满部着细密汗水喘息的红豆明显是输了一筹。

    “红豆,就到这里吧。接下来我们需要跟他们谈谈了。”

    再继续战斗下去,也不会再有什么逆转的可能。犬冢獠适时的从阿斯玛手中接回了指挥权利,站出来给这场红豆拼尽了全力的战斗划下休止。

    红豆依然有些不甘心,但也明白继续再打下去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好,她确实比不上老师口中经常赞叹的宇智波家的天才,只能狠狠瞪了一眼气定神闲的止水,默默收起了手里剑回归队伍。

    “我们这里有多出来的白色卷轴,需要交换吗?”

    见红豆听从了建议,不再继续要求战斗下去,犬冢獠这才好整以暇的摸出了两个卷轴,开始跟止水攀谈起来,目的简单明了。

    “好。”

    红豆偃旗息鼓,宇智波止水也收了战斗姿态,重新回归了他的队伍,见犬冢獠上来交涉,没有发表什么疑问。毕竟场面上,犬冢獠一行九人一狗,数量倍杀他们,既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只是互通有无的交换卷轴,到是没有必要多生事端。

    至于跟红豆战斗中的发现的疑问也没有过多了解的**。

    作为本届的首席,又是宇智波一族,宇智波止水面对像红豆这样莫名其妙的战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就驾轻就熟。

    无非又是一个不服气想要来打倒他的人而已,相比较以往那些挑战者红豆不过是更强大了一些,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他现在的心思主要是应对这场过于严苛的考试。

    之前救援宇智波带土的时候,扮演敌对势力的忍者小队中可是存在着中忍,如果不是因为见机得快跑了出来,他们这一行五个人,除了自己恐怕都要被淘汰了。

    卷轴交换的很顺利,咋咋呼呼的宇智波带土或许还是沉浸在刚才的那场战斗中没有拔出思绪来,难得没有跳出来发表什么高论。

    “能够交换真是谢谢了。那么接下来,我们来交换一些情报吧,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帮助也说不定。”

    接过止水扔过来了红色卷轴,犬冢獠将手中的白色卷轴抛了过去,双方检查无误之后,由犬冢獠开口提出了更深入的交流。

    “可以。这次由我们先来说吧,之前我们遇到了扫荡的忍者小队,跟他们有过战斗。三个下忍,一个中忍带队。不过他们的实力似乎跟我的判断有些出入。”

    卷轴交换中建立了点点脆弱的平稳关系,尽管心里还不能放下必要的戒备,但止水还是选择同意情报交换,将自己的觉得有价值的情报娓娓道来。

    “觉得奇怪是应该的。虽然考试看起来阵势很庞大,也准备的很充足细致,但我们木叶毕竟要跟砂忍还有云忍开战,一边又要防备岩忍和雾忍,在职忍者绝大多数都在前线。村子里除了必要的守备力量,剩下的估计都是一些比我们强不了多少的新人,实力不足也很正常。”

    犬冢獠将到手的卷轴收好,顺便解答了止水关于扫荡忍者实力的疑惑。

    以止水此刻超越了一般中忍的实力,缺乏经验之下,以己度人,错误的判断扫荡忍者的实力也是不可避免的。毕竟天才也不是面面俱到。

    “下面由我来说吧。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到之前大蛇丸大人的话,他说这是一场任务。“

    ”言下之意,能够达到死亡森林就意味着已经取得了下忍的资格,而现在这一场是单纯的任务考核,或许还有其他一些方面的考核。“

    ”不过如果说是任务的话,以我们这些人的整体情况来看,应该是默认的归纳为小队为单位来完成任务,毕竟如果每个人都要凑齐一套卷轴太难。当然了,这些都是我的推测。”

    “不过以防万一,如果你们还有多余的卷轴,又正好没有两个白色卷轴的话,我建议我们应该再交换一次,毕竟你们是五个人,默认的会被归结为两个小队。”

    一开始没有直接拿出两个白色卷轴来交换,犬冢獠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疑问产生争执,这会通过情报交流,夹杂起私货来就方便了不少。

    “可以。”

    止水沉吟了一下,点头同意。

    “汪汪~”

    便这时,白丸突然叫了起来。

    “土遁—黄泉沼!”

    没等众人有什么反应,变故徒生。

    脚下坚实的土地猛然之间化作了毫不着力的泥潭沼泽,变生掣肘之下,就连犬冢獠跟宇智波止水都来不及反应,两方十几个人除了机警的发现了危机的白丸纵身跳到了树上,所有人同时陷入了地下。

    这一发忍术来的毫无征兆。

    “土遁—板岩之术!”

    不等谁做出脱身的反应,紧随黄泉沼而来的忍术将化作沼泽的地面重新凝实起来,在场十几人居然被人一网打尽。

    “看看都抓住了些什么?宇智波一族,日向一族。哦还有犬冢跟袁飞一族,真是可喜可贺呢。木叶上忍三山岩的大收获吶!”

    伴随着轻佻中怒其不争的声音,一个平凡的中年落到了就近的树上,居高临下俯视而来。

    他穿着木叶上忍的制式马甲,有一张平凡的脸庞,上面布满着沧桑,但却并不麻木。此刻将犬冢獠他们十几人一举成擒,却没有一点配合语意的笑容在脸上,有的只是凝沉如水激烈如火在酝酿的愤怒。

    仿佛他对自己一击之下的巨大收获非常,非常,非常的不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