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宇智波与红豆(看我展现风采!)
    “止水你这家伙,明明说好了我来出手的,为什么你要从后面偷袭?太卑鄙了吧,可恶,你到是说话啊,不要无视我!”

    宇智波带土很恼怒,他围绕着宇智波止水上蹿下跳,完全不顾其他几个族人的怒目而视,一味的发表着自心的谴责,想要得到一个答复。

    宇智波止水感觉有点烦扰,天生性格开朗阳光的他不是厌恶宇智波带土的不依不挠不明事理胡说八道,而是想着到底应该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让自己这位同族知道这场考试的严峻与重要。

    “吊车尾,你最好安静一点。”

    “带土,注意你说话的口气!止水可是我们学校的首席生!”

    “你是傻的吗?就不知道区分一下场合吗?之前就是你引来了一队围剿的忍者小队,如果不是止水你早就完蛋了。多少也有点感恩之心啊,蠢货!”

    宇智波止水还在思考并组织语言,可因为信服选择听从与跟随他的另外几个宇智波的族人就有些忍无可忍,终于在某个人忍耐不住脱口而出的呵斥之后,变成了集体对宇智波带土的讨伐。

    “我在以宇智波的身份在跟宇智波一族的止水说话,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群情汹涌的指责,宇智波带土开朗到没心没肺的家伙根本没有一点不适,反倒因为这一股明显的排斥产生的恼火让他的脑筋猛然一转,一句叫人无法反驳的话怼了回去。

    宇智波带土话里的意思显而易见,大家都是宇智波一族,止水救了我不说理所应当,也是必不可少吧。我们都是宇智波一族,我沦落到需要止水救援,你们就能好到哪里去了?

    事实上,你们也不过是跟着人家蹭而已,大家大哥不要笑话二哥,实质上我们没什么不同。

    通过排斥我来显得你们有多高贵似得,拔掉身上这一身皮,谁也不比谁高尚。

    心底多少都排斥着宇智波带土这个吊车尾,认为他是宇智波耻辱的几个呵斥之人被揭破了心思,一时间羞恼不以,却有些哑口无言。

    “好了,大家都不要说了。这场考试并不简单,既然大家能够遇到,就应该好好协作,一起取得……小心,有人过来了!”

    见宇智波带土虽然灵机一动做了绝地的反击,可互相对抗的苗头也越发明显,宇智波止水不愿意看到伙伴之间发展到最后面和心不和的局面,适时的出声将双方的对抗情绪打散,却话说到一半,忽然一拉身边的宇智波带土,杨手向着前方扔出了数把手里剑。

    手里剑锁定的前方树林之中,跃出一道沉默的烟影。

    “吭吭吭~”

    一阵短处的金铁交鸣,射向烟影的手里剑已经被打散开来,那烟影不做停留,直扑宇智波止水而来。

    仓促之间发出的手里剑有些变化不足,只是迟滞了烟影刹那,没能够再有更多建树,但只是这一阻便足够宇智波止水做出反应。

    “戒备,后面还有更多人。”

    沉声吩咐了一声,一把推开被拉回来却还想要抢上前去的宇智波带土,止水紧握手里剑迎着烟影冲了上去。

    对方来势汹汹,意向明显,一开始的选择就是他,而且只凭声势就是不凡,除了他非是其他任何一个族人可以抵挡,因而不敢有丝毫大意。

    “铿!”

    两人当空换了一招,手里剑撞击发出清脆的鸣响,止水阻止了烟影汹汹的攻势,借机看清了来人的面目。

    “女孩子?”

    止水有些疑惑,并非是在意对方女孩子的身份,而是在交手瞬息之间的四目相对之后,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非常明显的敌意,一种不同于之前遇到的所有对手的目光,好像是跟他有什么大过节一样的愤恨目光。

    这让止水有些迷惑,明显可以确认从来没有认识过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更不要说得罪或者过节了。

    不过现实不容许他做太多细腻的思考,一击而退之后,对面的女孩再度蓄力扑杀上来,带着一股誓不罢休的气势。

    “吭,铿~”

    手里剑在追逐之中不停的碰撞,清脆的金鸣声连成一片,两个人在方寸之间盘旋追逐起来,一时半刻,谁也奈何不了谁。

    止水的速度很快,至少相比较在场大部分的人都是没有争议的快,但那个与他争斗的身影也不慢,虽然难免落入下风,但依旧能够三分攻击七分守自,跟止水斗的有来有往。

    “可恶!”

    看着止水的战斗,有心上前插手的带土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跟不上两人的速度,无奈中怒己不争。

    “小红豆,加油!”

    一声带着担忧的鼓舞声从林子里传了出来,清清脆脆的,有些好听。

    夕日红与犬冢獠他们自树林之中鱼贯而出,八人一狗成形成了半个包围圈,将宇智波带土等人围了起来。

    夕日红等人的出现,引发了宇智波带土等人群体紧张戒备,摄于犬冢獠的人多势众,到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是阿斯玛还有红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相较于其他三个人的紧张与戒备,宇智波带土虽然作为同班的同学,到是没有那么警惕,反倒有一些跃跃欲试,仿佛有些分不清楚形式。

    “我们并不想跟你们战斗。先看完红豆跟止水的战斗吧。”

    这次犬冢獠没有说话,因为带土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相熟的阿斯玛跟红身上,惯性的忽略了平时印象中过于平凡的犬冢獠,只是稍稍有些在意跟着他的白丸而已,于是就由阿斯玛作为交涉出面。

    阿斯玛的话让紧张的宇智波族人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都是宇智波一族,但面对对方倍杀自己的阵容,心里也是很没有底气。

    人家对面可是有两个日向的好吗。

    那种青筋暴起的模样,很明显已经开启了血继限界,作为目前宇智波最大的竞争对手,怎么可能不了解开眼的日向跟没开眼的日向的差距。

    何况最强的止水还被人家缠住了,如果真的打起来,完全没有一点事胜算。

    “可恶,你这是看不起我吗阿斯玛!”

    不过同样的话,落在带土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脑回路清奇的带土瞅着阿斯玛沉静中带着淡然的模样,顿时有些恼火,吊车尾的自尊心还是很敏感的。

    “带土,只是红豆想要跟止水交手一番而已,我们战斗的结果,必定会便宜其他人,所以不如好好的等红豆跟止水切磋完,我们谈谈。”

    这边阿斯玛正在跟带土心平气和的交涉,那边,无意于出头的犬冢獠默默观察着红豆与止水的战斗。

    两个人的战斗场面到是不大,就场中的情况来看,止水占据着优势,但又不是绝对。

    尽管止水的速度很快,却也不能全面压倒红豆。每次爆发出来急速,想要一举结束战斗时,总会遇到红豆竭力的反抗,最终只能棋差一招无功而返,从新陷入缠斗之中。

    场面上,止水的攻势已经渐渐占到了八成,但就是剩下的两成让他没有办法结束战斗,每当他想要抽身返回宇智波的阵营时,红豆就会适时的爆发,重现将他推向远离宇智波的方向。

    你来我往的手里剑在两人身旁激射,交鸣成一串的手里剑撞击声成了战斗中的主要旋律。

    两个人的战斗进入了僵持之中,似乎一时半刻没有结束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