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日向(现在的小鬼,真是早熟的很呢。)
    犬冢獠一行跟日向孝两人在一处林间的空地迎面撞上,双方的目标很明确的都是对方,可谓狭路相逢。

    “你们把德间他们怎么样了?”

    双方落定了对峙之后,性格有些急躁的日向火门当即发出质问,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战的态势。

    “他们已经被淘汰了。”

    日向伊吕波浑身上下的控制神经被切断,纵然有精英级别的医疗上忍亲自动手,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恢复,至于日向德间更是直接晕厥,犬冢獠很确信以当时的力度,没有两三天时间根本不可能苏醒过来,被淘汰已成定局,因而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承认的很大方。

    “你这个家伙……”

    闻言,日向火门噌的一股火就冒了上来,当即提掌就要上来厮杀,却被一旁的日向孝制止。

    “不要冲动。”

    相比较陷入了偏激的日向德间,高傲自负的日向伊吕波以及冲动的日向火门,日向孝要冷静的多。

    没有在一见面的时候就选择动手,显然占据绝对优势的犬冢獠他们是有别的打算。何况如果日向德间他们真的已经被淘汰,目前日向家参考的人员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不能够再折损在这里。

    日向在这场考试之中已经经不起更多的挫折了。

    身负笼中鸟的他们这些日向分家,并不是为了维护什么所谓的日向的荣耀,只不过是宗家的人将日向的荣耀看的高于一切,而他们的生死又被宗家掌控,他们受制于人之下处处需要以宗家的意志为意志罢了。

    何况因为德间不加掩饰的对宗家的态度,已经让他们的处境很艰难,不能够因为全军覆没在这场考核之中,让处境继续恶化下去了。

    “你们想要干什么?”

    制止了同伴的冲动,日向孝面沉如水,紧盯着犬冢獠。

    “孝,果然一开始就应该跟你沟通。”

    将日向孝的举动尽收眼底,犬冢獠由衷的称赞了一声,将合作之外的心思暂时按压了下去。

    这场考试对他来说很重要,与未来上战场的事宜息息相关,所以必须争取到最好的优势。

    如果日向孝一开始没有表达出足够的必要素质,不能够协力合作的话,犬冢獠宁可重新筹划也不会多费口舌。

    “如果没有更多人参与的话,你们两个就是日向家本届最后的考生了。我想,日向家不可能接受一届毕业生中没有日向家的名额吧。”

    犬冢獠默默的整理着说辞,尽量的简单明了并直指中心。

    “更何况,你们还只是分家。”

    日向是木叶最最顶级的豪门,如今千手没落,宇智波兴盛,自认不弱于宇智波的日向一族处处与之争锋,如果因为日向孝他们全部淘汰在这一场考试之中,可想而知将面对宇智波怎么样的揶揄嘲讽,到时整个日向都会颜面无光。

    对生死操纵在宗家手中的他们四人,刻板的家规之下,对于这种败落了家族名誉的分家子弟,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惩处。

    犬冢獠的话声调平稳,声音不高,平平淡淡的,却锋利的像是刀子割在心头。

    “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思及一旦被淘汰之后的种种可能,日向孝凝眉沉思,被揭开了痛楚的日向火门恼羞成怒,大声呵斥中就要上前动手,却再一次被日向孝死死拉住。

    “我们可以跟你合作,但你能确保我们得到什么?”

    到底还算冷静,也没有辜负犬冢獠特意找他交涉,日向孝制止同伴之后,沉声答应了犬冢獠的提议,同时也谨慎的想要明确双方利益。

    “孝!”

    犬冢獠还没有回答,听了日向孝的妥协,日向火门顿时急了。

    “火门,他说的没有错,除了合作,现在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但你放心,没有保障的合作我们随时可以拒绝。”

    日向火门还有些不甘,毕竟犬冢獠他们可是已经将日向德间他们淘汰了的,现在却又要合作,这让他难以接受。不过最终还是犹豫着沉默了下来,默认了日向孝的交涉权。

    “想来以你们的白眼,肯定已经遇到过其他人了,但有没有交手,有没有得到卷轴我也不清楚。”

    没有去理会日向孝跟日向火门之间的交流,犬冢獠自顾自的开始了洽谈。

    “至于我们有什么卷轴,也不会告诉你们。我们双方的合作,以我们凑齐两套卷轴,你们凑齐一套为目的就好。”

    完全没有情谊的合作,一切都以形式之下的利益为核心,所以也没有什么需要多说的,只要相互达成满意的平衡就好。

    日向孝凝眉,听完犬冢獠的合作方式,似乎合情合理,利益使然之下不得以的合作也就是这样了,可他却不能马上答应。

    犬冢獠一方七人一狗,无论是人手还是其他方面,都占据了绝对优势,相反的他们一方只剩下两个人,不管是开战还是合作,他们都没有一点点主动。

    眼下不过是被压迫着签订了城下之盟而已,谁又能保证等合作目标达成了,会不会再出现变故。

    这种强迫性的,没有保障的选择,跟日向宗家的压迫何其相似。

    当自己给出了合作的条件,日向孝迟疑着,久久沉思不能回答,犬冢獠略微沉思便想到了他的担忧,心下哑然失笑。

    火影世界因为环境的问题,所以很多孩子在心智方面都成熟的比较早,因而思维就比较活跃,相应的考虑事情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会变得复杂化。

    犬冢獠提出跟他们合作,打一开始就没想过到最后的时候再翻脸不认人,那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也从来没有在他的考虑之中。

    他需要的是顺顺利利的过关,维护好现在这一副高智商的心思缜密形象来迷惑暗处的目光,毕竟作为大蛇丸的弟子,红豆可是明目张胆的就在一边看着呢。

    “当然了,如果我们开始合作,在本场考试之间虽然不能成为可以互相交付信任的伙伴,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绝不会再跟你们战斗。”

    日向孝的担忧是犬冢獠没有考虑到的,是不屑于考虑的问题,没有那样心思的他见日向孝迟疑不答,自然坦然言明。

    不过即便如此,日向孝还是没有马上答应,依然沉默着,一双显得文静的眸子紧盯着他,仿佛是需要更多的承诺才能放下戒心。

    见日向孝还是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他,犬冢獠心里不禁有些好笑,眉头也挑了一挑。

    日向家还是有聪明人的,至少相比较已经陷入了偏执的日向德间,自傲自大的日向伊吕波,火爆脾性的日向火门,现在似乎已经琢磨出了一点什么,知道他需要白眼,所以就趁机持重无声要挟的日向孝确实还是不错的。

    可惜,如果不是因为不想跟自己村的小鬼计较太多,以日向孝现在这种认不清楚形式,全面被压迫之下还妄想以自己的小小作用为要挟,人心不足,早就一把清理了事算了。

    虽然有点聪慧,但限于眼界跟见识,也就是那样吧,归根结底,都只是些边边角角折腾的小聪明罢了。

    “如果达成合作,可以让你们先凑齐一套卷轴。同时保证你们的安全。这是我能给的最后最好的保障了,孝。”

    不欲再节外生枝,也看破了日向孝心里小九九的犬冢獠沉声给出了最后的条件,如果这样都还不答应的话,有红豆再一旁跟着,犬冢獠不能做的太过明显,也就只能顺势将他们淘汰了。

    毕竟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是他们,如果这样还要答应弱势的日向更多的话,不仅不会体现什么必要的紧迫性,反而会过犹不及引人怀疑。那样子真的太可疑了。

    “好,我答应你。”

    听出了犬冢獠语气之间的变化,日向孝知道不可能再争取到更多,也不应该再争取什么,在犬冢獠话音落下的同时,点头出声,答应了了协作达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